回到頂端
|||
熱門: 颱風 LINE 行政院

美少女資深以後:關於說話的一些事

立報/本報訊 2012.11.20 00:00
■崔妮最近工作越來越忙碌,原本每週固定做志工服務的單位,在連續好幾週的加班跟壓力之下,顯得不太能兼顧。自己狀況越來越不好,其他夥伴當然感覺得出來,雖然服務都還是很固定的進行著,但三不五時就會出點小狀況。終於,有其他夥伴私底下討論了之後,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表示她願意接手我的工作,因為她跟服務地點有很深的地緣關係,加上她認為我「既然無心在此,不如交給她」。我的確是因為工作太忙,能夠放的心力減少,但她究竟從何認為我是無心,而非無力?就算我的確有意調整工作跟角色,但努力了快兩年的服務點,她的說法,好像我已經不適任也不關心,打算什麼都不管丟著就走,這些指責的感覺實在是太莫名奇妙了吧,剛看到信,真的很火大。幸好,就在心結快要生成的時刻,我緊急聯繫了另一位夥伴,跟她說我收到這封令我不太舒服的信,才從她那邊意識到,更核心的一點是,這位寫信來的夥伴,她也是因為服務點最近人手越來越少而擔心,才出聲說願意幫忙。雖然我看了並不舒服,但我要認知自己是帶她們的人,不舒服跟別人講講就算了,還是要想用什麼方式協助她成長跟就位。當下,就有一種疑惑,為什麼會是這樣的說話方式呢?為何不是表達自己對服務點的擔心,因此願意多承擔一些,而是在沒有詢問對方的情況下,認為是他人無心無力,乾脆放手,讓客觀上方便可近的她就近承接。這種說話方式,令人感覺到的是指著別人、說別人不是,來顯現自己,即使她沒有那樣的意思,但說出來的話就讓人覺得在指責。如同今天在討論做紀錄這件事,擔任紀錄,很重要的用意是要練習在大家可能落落長、漫無目的或離題的發言當中,如何聚焦主題,去蕪存菁,然後呈現重點,為我們每週的服務留點記憶,但她今天突然表示,因為紀錄有限字數,希望大家以後要講重點,才不會寫不進去,使得她必須修改大家的發言。我就反問了,這樣是說,要大家以後不可以講太長嗎?她又說不是,而是希望大家講重點,因為她擔心有人會因為發言被刪減或沒有呈現而不高興,所以才希望大家不要講太多,問題是,大家並不介意這點啊……何況,不同的人認為的重點會一樣嗎?可能我講的每件事我都認為很重要、一定要講,所以還是會講很長啊,但關於這點,好像又有點卡住了。搞到最後,明明不是做逐字稿,我們大家也說不需要做逐字稿,但她好像很堅持要記錄詳實,她擔心的是夥伴不喜歡發言被刪掉,而不是擔心記錄太無重點,再這樣下去,記錄詳實跟逐字稿,在她手裡真的有差別嗎?反正當下一下子也講不通到底紀錄要怎麼抓重點寫,那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同樣是說話、溝通事情,認知跟角度還是真不一樣,無意間傷人了也不知道。(社工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