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總統 刮刮樂 緝毒悍將

再見莫拉克系列:永久屋居民傳遞溫情 期待認同

立報/本報訊 2012.11.20 00:00
■白莉娜每天,唐媽媽總是騎著那三輪腳踏車,在大愛園區裡忙碌地穿梭著。從她那大嗓門的說話聲中感覺,似乎有用不完的精神與體力。

她與現任的老公相差20幾歲(她已60歲)都在大陸有過一段婚姻,來到台灣高雄山區(桃源鄉梅山村)定居。老公因年紀大,雙腳較無力,需長期坐在輪椅,也僅能偶爾靠扶助器走幾步路,所以吃、喝、拉,都是要靠唐媽媽照料。老公前任所生的孩子都是在外工作,比較不過問兩老的生活狀況,有時候還會向兩老討錢要生活費。

2009年莫拉克風災發生,2010年2月入住大愛園區,因為年紀關係,以及要照顧老公只能待在家裡開雜貨店生意,外加一項拿手絕活「手工饅頭」——這是社區居民都知道的。家裡的事情夠她忙的,尤其是作生意及照顧老人。「不用繳很多錢,就有很漂亮的房子可以住,實在是要感恩,惜福。而且要做社區志工,幫助很多困苦的人。以前血壓都很高,現在改吃素,每天騎三輪腳踏車撿環保當作運動,血壓都很正常啦!」唐媽媽用那大陸腔調說著。

唐媽媽是慈濟志工(收公德款項)、社區環保志工、社區老人送餐志工……,之前八八臨工做過社區老人關懷的工作,是有收入的,但結束後,只靠她老公的榮民退休金及雜貨店微薄的收入,可是關懷的工作卻未斷過,時常送些吃的或物品給較貧苦的人家。因著她的緣故我也固定每個月繳功德款給慈濟,她自己也是每個月繳2千元。有一次大愛園區要興建教會需籌募經費,唐媽媽二話不說就捐了1萬元。

唐媽媽熱心助人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社區中就是需要有這樣的人,才能帶動並活絡社區溫馨氣氛,營造健康有活力的社區環境,是我們住在社區每一個人都要做的,也是大家的責任,只是大愛園區集結6個鄉鎮的居民,不同族群的八八受災戶聚在這裡,生活習性及風俗民情都有差異。「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理念相同一致,一起營造新的健康社區,只要大家都認同與努力,相信一定能達成理想目標。(大愛生態社區關懷協會)

莉娜(前白衣蹲下者)帶著老人家參加活動。

莉娜為老人家舉辦慶生會。

關於作者白莉娜

莉娜所描述的唐媽媽,在大愛園區是位知名人物,就是因為她不分族群、長幼,奉獻她的關心,在這個災後才成立的密集住宅、缺乏認同感的「大愛村」,更顯得特別與珍貴,從她身上也相對展現了脫離原鄉文化、破壞聚落凝聚力的永久屋政策面臨的考驗。

在我陪伴大愛園區3個社區組織的過程中,最常面對的問題就是「找不到人幫忙」、「找不到志工」,明明大愛園區那麼多人,為什麼找不到人?面對陌生的環境、鄰居,住民缺乏認同,生計的壓力,讓人無暇付出,不同族群的生活習性,容易產生誤會和嫌隙,這種沒有社區感的社區,該怎麼經營?是大愛園區內每個組織都面臨的問題和困境。

大愛居民入住近3年,「找不到人幫忙」的狀況也漸漸改善,居民彼此熟悉,也透過各組織的努力與外部資源的連結,以活動、課程等形式漸漸凝聚情感,也發掘出願意為社區服務的居民,今年開辦的老人中餐共食,也讓園區內的老年人有更多互動的機會,也意外發掘出熱心的「阿公志工」、「阿嬤志工」。

莉娜是布農族,從桃源區搬到大愛,因行政經驗豐富和教會工作的經歷,成為大愛生態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主要負責老人健康促進、老人關懷、老人共食等事務,服務的對象包含全園區的長輩,不分族群,在互動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她對社區事務有所期待,卻常因園區的境況而受到挫折,消磨掉起初的熱情,但每當要帶動老人家時,仍能用熱情有勁的聲音和舞步,讓大家都隨之開心舞動。或許就用時間來印證,大愛園區可以發展出怎樣的社區經營模式,而人在這過程中,又是怎麼以自身的熱情去點燃其他人。(周依禪/旗美社大莫拉克社區重建站專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