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無毒稻米是個夢

立報/本報訊 2012.11.18 00:00
左看:政府主責契作代耕金墩米事件在一片混沌、無法辨別因果關係下暫告落幕,但究竟農民為何使用不合格的農藥?還有多少毒米混在好米中出售?迄今仍是未知數。事實上,農民會以賭一把的心態鋌而走險噴藥,是因稻米收穫價格起伏落差大,想在好收成的前夕多噴藥以換得較高的收成比例。目前宜蘭有農民正推動消費者契作代耕,具體辦法是透過消費者在生產前,認領農夫的田地,請農夫以友善無毒的方式代為耕作,該田地收穫多寡的主要風險由消費者承擔,使得農民收入穩定、無撒藥誘因。這立意很好,但其成功前提是參加代耕的消費者自身收入寬裕,且代耕農數量不多、未產生激烈市場競爭才能成立。相對的,若要讓廣大受薪消費者享有價格合理且安全的食米,應由政府主責契作代耕平台:即建立最低面積收購價機制,只要達到最低單位面積產量,政府就比照民間契作代耕價給予收購,以降低農民用藥誘因。同時由地方政府派專人協助農民作生產履歷、農藥殘留化學檢驗。事實上農民為國家照顧土地、糧食、人民健康,國家則透過社會集體資源認養農地,使得農民可以專注無毒耕作、不需擔心行銷問題;另方面讓消費者有機會透過包裝上的生產履歷,與名不見經傳的用心小農互動。潘欣榮/公共化協會成員右看:下放藥檢權雖然金墩米風波暫息,但對於事實真相各界仍霧裡看花。事實上,這次金墩米還是掛著品牌、與農民簽有契作合約的大廠,都未作農藥殘留檢驗,更何況許多非契作田沒有被檢測,部分不肖的糧商、代耕業者、農民,甚至透過混米的方式,將通過檢驗、未檢驗的兩種稻米混合後,再進入市場。對此,金墩米表示目前有檢驗機制的契作米只佔1成,也就是另外9成都因未檢驗,而有可能含有不明農藥。會使用不明農藥,一方面是農民缺乏這方面的知識,另方面是許多老農無力顧田,但又要靠稻作來供給生活費,所以只好使用農藥行口中「便宜又有效」的不明農藥。糧食安全是人民基本需求的一環,政府絕對不能繼續放任、需承擔食米的檢驗權,所以要根治此問題,需從兩端著手:首先,是「建立法源、授權地方」,由目前名義上讓業者自行管理、實質上放任業者混米,改成權力下放地方政府成立專責機構進行抽驗。其次是補貼農民檢驗費用,同時提高未送驗而被抽查超標的罰則。因目前主要的兩大檢驗項目:農藥或重金屬,其每項檢驗費都要4千元,對農民是沉重負擔,相對的,如果能降到每項4百元,多數農民為求自保都會樂於送驗。而相關補貼則可由地方、中央農業單位均攤。吳恆祐/社會評論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