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感念卡拉揚 慕特挑戰貝多芬協奏曲

民生@報/陳小凌 2012.11.12 00:00
圖說:德國小提琴家慕特。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第九次訪台的德國小提琴家慕特,13日將和NSO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為台灣樂迷獻上三大小提琴協奏曲之一的「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這首曲子對慕特有特別的意義,她說:貝多芬協奏曲是小提琴家的聖母峰,所有人都想攻頂,這也是慕特和恩師卡拉揚合作過最多的曲目。此外,慕特也將演奏當代作曲家黎姆作品「光之遊戲」,這也是慕特首次在台灣演出現代曲目。

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是四大小提琴協奏曲之一,就連作曲家馬勒都稱它為「與眾不同的小提琴協奏曲」,由於音樂氣勢堂皇磅薄,因此更有著「小提琴協奏曲的帝王」風光的封號。

慕特近年深入鑽研貝多芬樂譜,如今重新挑戰經典,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因為這是慕特和恩師卡拉揚合作過最多的曲目,回憶老師的點點滴滴,慕特對卡拉揚的提攜感念在心,而卡拉揚對音樂的堅持,也深深影響了她。

早在1978年,慕特便與恩師卡拉揚合作過。慕特回憶說,隔年大師便建議她接下來該拉這個曲目,慕特跟著老師Aida Stucki經過半年練習後,拉給卡拉揚聽,結果卡拉揚卻說,「回家吧,明年再來。」慕特又練了一年之後,卡拉揚對她詮釋的評價儘管比前一次寬容,但依然認為不夠深刻。即便如此,慕特還是跟卡拉揚在1985年於DG發行此曲錄音。

在卡拉揚百年誕辰紀念音樂會上,慕特和柏林愛樂就演出這首最能表現小提家演奏家能力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慕特說:「貝多芬的協奏曲,測試了演奏者的心理程度和演奏的技巧,但讓它變的特別的原因是,它讓演奏技巧超越,成為另一個世界的語言。」

慕特2003與馬殊灌錄過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2008年卡拉揚百年冥誕也曾與小澤征爾演出此曲。演奏過上百次的慕特表示,演奏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就如攀登高峰,她每次的演出都抱著好奇心及新鮮的態度,場場都展現不同的感覺,每次的演出都是當時情感真實的展現。

現代作曲家黎姆受慕特委託之作「光之遊戲」,在德文中與「簡單工作」一語雙關,同時也有「空靈的遊戲」之意,黎姆表示,光這個字也有輕的意思,但輕不代表沒分量,他希望能以小編制的樂團,加上小提琴的演出,烘托出一種夏日散步的氛圍。慕特認為黎姆的特色在於樂曲精細微妙、透明但色彩豐富,並使用莫札特時代小樂團編制。是部小眾的作品,但內涵深刻美麗,值得細細聆聽。

慕特和長期合作的指揮法蘭西斯,將第一次與國家交響樂團(NSO)合作,這兩天才和NSO彩排,已感受到團員的專業。慕特對於國家音樂廳的印象很好,長期巡迴演出的她說,很少音樂廳像國家音樂廳一樣擁有數量驚人且狀態良好的鋼琴。他們非常期待明晚的演出。

慕特小提琴協奏曲之夜13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18日在高雄至德堂演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