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攻防重點 喬民間合約與職權有關?

自由時報/ 2012.11.10 00:00
〔自由時報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特偵組以違背職務行賄罪起訴林益世,林益世昨天在庭上仍堅持「這是我協調合約所得到的酬勞」,律師團則爭論立委、行政院秘書長的實質影響力僅及於公務員,不及於民間公司,法官也認為起訴所舉的例子前日相田中角榮案與本案不同,要求特偵組補強論述。

律師指檢方擴張解釋「實質影響力」範圍

林益世昨天答辯時說,他認為陳啟祥兩年前給他的六千三百萬元,是他幫中聯、中耀、地勇三公司喬合約所獲的酬勞,他否認收賄,也沒有利用職權。

林的律師丁中原補充,特偵組的起訴內容中,過度擴張解釋「實質影響力」的範圍,認為立委、行政院秘書長的影響力僅及於公務員,中聯等公司都不是國營事業,而是私人企業,林益世幫地勇爭取爐渣合約,並未損害到中聯的利益,民間企業的買賣合約屬於「私經濟」行為,不是立委、行政院秘書長的職權影響範圍,喬合約的行為與這兩職務都無關。

法官紀凱峰提示檢辯雙方,幫民間私人企業間喬合約的行為,是否屬立委、行政院秘書長的職務行為,將是本案的攻防重點,即使採用實質影響力之說,也須證明這個「喬」的行為是否與立委職權有「密接關聯」的相關性。

紀凱峰說,就特偵組起訴所舉的田中角榮案,他初步認為兩案是不同的,田中是對下屬有任命權的大臣,提出勸誘的行政指導,這和林益世去喬沒有部屬關係的民間合約,不能相類比,檢方若要堅持起訴法條,就須再提出林對民間公司有實質影響力的更有力證據和法理論述。

紀凱峰說,林益世在此案飽受全國民眾給予道德譴責,但,是否有法律犯罪行為,仍須要依罪刑法定原則來決定,以避免多數暴力的全民公審,法官要忠於法律的原意,「在全民的激情過後,回歸理性公正的審判」;紀凱峰在提到罪刑法定原則時,突然停頓下來看著林益世說:「當然,罪刑法定不能做為脫罪的理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