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階級風雨:富人避難 窮人還是得上工

立報/本報訊 2012.11.07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珊迪肆虐紐約市之前,居住在下曼哈頓區、兩度獲頒普立茲獎的羅德(David Rohde)接獲撤離命令,因此偕同妻子暫時前往曼哈頓聯合廣場(Union Square)附近的飯店避難。羅德觀察到,珊迪來勢洶洶,儘管紐約市大都會地區的1,900萬人都人心惶惶;但特別感到憂心的,是那些經濟弱勢的民眾。飯店裡,一名行李員擔憂母親在家是否安全;另一名女服務生,家人要她回返皇后區的住家;另一位在停車場工作的服務生則說,颶風來襲後,他一直聯絡不上住在新澤西州的唯一親人姐姐。被問到如何捱過颶風,他的答案很簡單:「我睡在自己的車上。」29日晚間,珊迪抵達前的數小時,曼哈頓聯合廣場上的餐廳、店家及飯店仍繼續營業。開始颳風之後,這些人沒有回家,出納、服務生及其他服務業員工,仍持續留守工作崗位。在紐約,貧富差距不是新鮮事。但是,颶風卻將某些人給推上浪尖,而這些人無暇無力保護自己的家庭。有車的人可駕車躲避風災、口袋深的人可以入住飯店。工作穩定的人可以拒絕上班,優勢階級可以吃晚餐、叫外賣。但廚師、門房、管理人員、計程車司機及傭人,卻要待在工作場所,將心愛的家人留在家中。這些工作者,有些是20多歲的年輕人、有些是終身沾不上白領階級工作的中年人,而這些人大多是移民。在財富光譜的另一端,有些家庭將保母帶往飯店,幫忙在颶風侵襲期間照顧自己的小孩。停電時,有些人感到驚慌失措;同一時間,服務生、幫傭及門房,仍持續提供協助給這些人。有錢人也受到風災的影響。來自波士頓、加州、英國及日本的觀光客與商務人士,滯留在飯店,發現自己沒電、缺水、對外交通中斷,且要完全仰賴陌生人的幫助。令人敬佩的是警察、消防員、技術人及醫務人員,這些人年薪介於4萬至9萬美元,這些人不只要漏夜待命,風災後仍要持續付出更多的勞力,而不是像某些政客忙於鬥嘴。颶風暴露紐約許多事物,凸顯城市的脆弱,也展現了城市的力量。羅德認為,颶風揭露紐約日益惡化的經濟隔閡。他確信,不少人當天是自願留守工作崗位;但他也相信,許多人恐怕也是非自願的。 (整理自《路透》/大衛‧羅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