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蠹魚的上崗日記:一張40年前的大字報

立報/本報訊 2012.11.07 00:00
■邱士杰1966年,寒春、陽早等旅華外國專家,曾因寫下毛澤東高度認同的《為什麼在世界革命心臟工作的外國人被推上修正主義道路?》大字報而名噪一時。但很少人知道,就在同樣也是文革的1972年,台灣人也曾向大陸的領導中央貼出一張不容忘卻的大字報。

1972年11至12月間──恰好40年前──知名海外台灣左派運動家與保釣健將許登源先生及其夫人陳妙惠女士,在白色恐怖的陰霾中,秘密從美國抵達北京。當時的他們,剛與美國的台灣分離主義左派合辦出海外第一份台灣左派刊物《台灣人民》。在北京的他們,與另一位更早前往北京定居的台籍保釣健將林盛中先生共同寫了一份大字報,誠懇而嚴厲地批判當時的對台政策。

這張原題為〈一群台灣工農子弟給政府有關台灣解放單位的一張大字報〉的建議書,主在批判下列見解:「認為中國解放已經完成,而台灣問題是節外生枝,單純的把台灣問題看成是世界上受壓迫人民反壓迫的鬥爭的一個特殊區域。以『革命不能輸出的原則』來對待台灣解放問題,認為解放台灣只是盡中國國際主義的義務而已。或者不把台灣解放問題看成是中國的內政問題,把爭取台灣人民的事業視為一般海外華僑的問題來處理。」「採取等待時機,單靠『國共和談』的方式,等待台灣人民自我覺醒,有朝一日站起來推翻蔣介石集團,因此不作積極的準備和對台灣人民反壓迫的支持。」對此,他們主張,「把台灣人民的革命鬥爭與中國解放鬥爭相聯繫」、「對台灣人民的抗暴起義做及時的具體的精神鼓勵」,「政府在同蔣介石和談時,必須動員所有有關的革命力量,同時加強支援台灣人民的革命鬥爭」。

40年過去,許先生與林先生均已逝世。且不論當年的大字報如何影響對台政策(比方促進在黨大會與人大內設置台灣代表團),最重要就是當年所提示的思路:台灣人民「自求解放」應同全中國的解放相聯繫。雖然,眾所皆知,許登源先生在改革開放後對中國大陸的資本主義化提出了嚴肅的猛烈批判,而統獨抉擇也和這種批判產生了新的關係,然而台灣老一代馬克思主義者──無論是20年代與50年代白色恐怖受難的一代、許先生所代表的70年代保釣的一代,乃至80年代以來的一代──為了海峽兩岸的解放而持續展開的思考和努力無論如何令人感念。

在十月革命95週年的今天,當我們回顧這張40年前的大字報,應當重視台灣社會主義運動在斷層中仍能積累的延續性;我們應當以著充滿溫情與敬意的歷史感,團結起來一同向前邁進!(台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