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總統 刮刮樂 緝毒悍將

俄專家:中國新領導層面臨的挑戰遠大于胡溫

俄新網/俄新網 2012.11.07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就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過後兩天,中國也將迎來四年一度的全國代表大會。盡管官方並未明確表態,但中國共產黨新一屆最高領導班子兩名核心成員的姓名很早以前就開始在坊間和外界流傳。俄新社採訪的專家認為,不論在經濟、內政還是外交方面,中共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選出的領導層與以胡錦濤為核心的第四代領導集體相比,都面臨著十分嚴峻的挑戰。

保持GDP增速是主要課題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主任研究員貝格爾在電話中向俄新社表示,與10年前胡錦濤上台時不同的是,目前的國際經濟形勢不容樂觀,等待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的將是一個並不簡單的局面。

他說:“‘胡溫體制’造就了中國經濟高增長的神話,這與第四代領導人占到的‘天時’不無關系。然而,如今全球籠罩在金融危機的陰影下,中國正在失去自己‘世界工廠’的地位。”

與國內日漸加大的貧富差距不同的是,中國的經濟增長呈現放緩的趨勢。

根據中國統計局數據,2012年第三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7.4%增速創三年半新低。而據人民網日前報道,中國收入最高10%群體和收入最低10%群體的收入差距,從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3倍,行業差距達到8倍,地域差距近3倍。

俄戰略與技術分析中心專家卡申指出,中國如何保持自己經濟高增長的問題實際上正逐漸成為一個政治問題。

“保持經濟快速增長的任務將是強制性的,並且是一項長期性的任務。”卡申說,“經濟持續增長將成為共產黨政權合法性的基礎”。

最艱巨的任務是繼續政治體制改革

貝格爾在採訪中指出,社會收入分配的嚴重不平衡,巨大的貧富差距,以及權力分配的不平均,是對當下中國社會最真實的寫照,也是民眾不滿于現任政府的主要原因。

而卡申則說道,過去10年來,在中國不僅媒體越來越多的報道政治選題,而且政治話題也逐漸成為老百姓爭相討論的對象。

他指出,民眾參與政治的積極性加大,並且對民主的訴求也日益上升,這種情況與俄羅斯中產階級政治意識的覺醒,並繼而在普京去年宣布將競選總統後引發大規模抗議活動有相似之處。"有趣的是,國內經濟上的繁榮正是促使這一變化的潛在因素。"卡申說。

貝格爾強調說,眾所周知,十八大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已經有了答案。

他指出,“習李配”接任後面臨的最主要也最艱巨的任務是如何繼續實施政治體制的改革,加大社會的政治自由化程度,加強群眾監督,進一步推進民主進程,打擊各個領域的腐敗現象。

貝格爾表示,在反腐方面,中共第五代領導人應拿出“釜底抽薪”的決心。

在這方面卡申認同貝格爾的觀點:“盡管從目前看來,未來一段時間政改的速度堪比冰川運動,但改革卻是刻不容緩的。”

貝格爾總結道:“當然,所有這些不可能同時進行,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並且只有在獲得大部分群眾支持的條件下方可達成。”

外交政策:不排除中美冷戰

莫斯科國立大學亞非學院副院長科爾涅耶夫在接受俄新社記者的電話採訪時指出,即將成立的“習李政府”不會改變中國的對俄政策。

同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俄中近幾年來在全球事務中的立場基本保持一致,尤其是在去年的利比亞事件中吸取教訓後,這兩個東方大國在敘利亞局勢問題上採取了更為強硬的立場。

而卡申則認為,權力交接後的新一屆中國領導人在外交事務中,尤其在亞太地區可能會採取更積極的姿態。

中國目前與若幹鄰國之間存在領土糾紛,包括日本和越南等,而近年來民間要求採取強硬措施的呼聲也日漸高漲。

卡申不排除,這可能發展為北京與華盛頓之間的政治對抗。“習李體制不會採取實際的軍事手段,兩國在雙邊關系領域將呈現政治殭持與經濟合作平行的局面。”

他進一步指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與美國可能都會寄望于俄羅斯的支持,這將給予莫斯科充分的機會為自己爭取地緣政治利益。

不過,貝格爾則表示,一國的外交立場是高層統一協商的結果,不會為民眾的情緒所左右,在解決領土爭端方面,中國高層換屆後將以對話為主要途徑,與其他國家的尖銳交鋒最終將趨于平緩妥協。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