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說話課-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親

中時電子報/田威寧 2012.11.07 00:00
並非有比賽經驗的人皆能成為好教練,身為教練也意味失去選手的身分──再怎麼任重道遠,皆僅能是最關切的局外人。母親往往自認為女兒的最佳教練,卻總忘了在開賽前速速退開,可證諸詹姆斯.喬伊斯在《都柏林人》中的〈伊芙琳〉、〈寄宿公寓〉和〈一位母親〉。

除了〈金鎖記〉的曹七巧那樣極端的例子,一般母親日日夜夜絞盡腦汁挖空心思,只為替女兒爭取切身的利益與美好未來的允諾。儘管沒人會否認母愛是世間最偉大的付出之一,然而大大小小的犧牲不免化為女兒的罪惡感,方方面面的焦慮導致女兒踟躕於十字路口──不知動輒得咎抑或動則得救──過多的協助反而讓女兒習得無助。一位將未來的藍圖加諸於女兒身上的母親,不免成為女兒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親。

愛女心切的母親總認為自己眼前有個水晶球,可以憑此看見女兒的未來,卻忘了從沒有人可以拿到一份後天的報紙。恐怕要到兩好三壞滿球數後,教練終於抱著遺憾地緘默了,女兒才能為自己的人生戒慎恐懼地揮棒。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