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左右看:再拜所謂「左統派」於告別式

立報/本報訊 2012.11.05 00:00
左看:道德光環≠政治能力

告別林書揚,但告別不了長慟,慟慟戒嚴的高壓鍋掀開後,為什麼傳說中的左派力量並未應運而生?這是自由派學者十分好奇的問題,更是所有追求進步的台灣人民所長慟、慟澈心扉的無頭公案。

無疑,迄今所有對林書揚的飾終之詞,對照路斷人稀的現實,等於揚糞潑面,無一不產生反諷至極的社會觀感,益增「左統派」的荒誕行徑。何以致此迷幻?當然是從來沒人戳穿國王的新衣,任由八旬老人呼盧喝雉,自我粧扮起政治局常委會,唯妙唯肖之餘還不爽,時時處處批判人,甚至主動、公開批判人,殊不知,這是有錢拿的職業隊在罵自備糧械上陣的業餘愛好者,何其不倫!事實上,所有追求進步的戰後世代也犯了大錯誤,以為他們被關、有道德光環,從而誤認為政治能力,沒人點醒,當年寧可錯殺一萬,也不留萬一,留下的都不是真鬥士,卅年下來,才知是誤會一場,也誤了台灣蒼生。

然這項歷史性大誤會還有深一層的不誤,就是初萌的進步人士尊重中國革命,愛屋及烏,遂讓他們儼似長老加權威,如今連治喪都搞得京味十足的官腔官調,不反感,幾希!趙萬來/大學教授

右看:受害意識=政治無能

林書揚已去,但是「坐了34年7個月最長牢的政治犯」卻在自名為「左統派」份子的嘴中喃喃不去,好似人間第一等冤枉,猶如民進黨的要角也念念不忘他們的牢獄之災,兩者都是扮苦旦、訴悲情,但彼此又有不可比擬處。

不可相比擬的是,民進黨控訴國民黨暴政,除了重複賺取同情票之外,並以選舉的勝利來為自己平反,肯證「台灣獨立」不犯罪;「左統派」則毫無能力通過人民群眾的力量重新裁判頭戴紅帽是無辜,亦只能幽幽、絮絮地陳述多不幸,最後印成訃聞再自憐一次。

然則有這麼無辜嗎?50年代確是濫捕濫殺很多嫌疑人,如今還棲身「左統派」隊伍裡的,應該是歡喜做、甘願受,別說已經領了白色恐怖的補償金,單是解除戒嚴以來,隔海唱和,百無禁忌,這種補償還不夠嗎?更何況,34年牢獄也非白關,獄中所謂鬥爭,不是成就了左統派的一把手、二把手嗎?說與憨百姓哭無妨,說給政治人,也未免太愚癡了。

受害意識高漲不去,這是台灣政治,不分朝野或統獨或左右最突出的共性,無非是集體低能的顯示,一味比賽被打壓啦、被迫害啦、被肅清啦!完全失去主動、領導的政治本義。有人若要追思林書揚,拜託拜託!不要再哀哀怨怨了。甘向西/政治評論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