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心理師在偏鄉:當政府以利益為導向

立報/本報訊 2012.10.30 00:00
■張巍鐘商業一向有成本考量,如何開源節流就成為商業的目標,更有規模的商業就會長期計劃,忽略短期虧損。政府想效仿成功企業,把開源節流視為目標,卻沒有長遠的觀點,而因過度計較失去了更重要的東西。以全民健保為例:筆者對健康保險的理解是「當健康出狀況時,透過保險制度協助需要的人,保險本身有所謂的給付項目與額度」。臨床心理師是醫事人員,在醫院中也受健保所規定。心理師服務的項目之一,就是透過會談協助當事人整理過往與現在經驗,增加個人內在覺察與力量,一起展望未來。這會談在健保項目中稱為「特殊心理治療」,而給付上是344點。健保給付起初的單位「元」,後來因資金短缺而改成「點」,一點等於0.7元,所以醫院就被強迫打折了。看似個節流的好方法,卻是讓本來不夠完整的健保加速惡化醫療。醫院經營壓力大,其他的醫事人員跟著有壓力。在精神醫療中的人際關係是相當重要的,心理師試著營造安全的環境,讓當事人有足夠的時間來說自己的心事,心理師也有時間讓當事人心情平靜回到生活,足夠的時間就很重要,不成文的規定是50分鐘左右,加上掛號與寫紀錄的時間,大約要花心理師一個半小時。一天若沒加班大概可以有5到6個會談,一個月若不參加任何會議與行政工作,約可以為醫院賺到37,840點,換算成26,488元。如果加上心理師本身的薪資,再包括水電、總務、會計、病歷、人事、資訊,與政風等健保不給付的費用,「會談」明顯無法讓醫院自給自足。面對壓力,心理師開始專注在給付較高的項目,限制或不再做給付低的項目。然而面對需求,醫院則選擇自費來回應,同樣的服務因「錢」而不同,許多醫院開始以不同方式爭取自費的資金。其他的醫事人員也有類似的壓力,有些人就離開工作,加上醫院考量成本無法聘任足夠的人,讓醫療環境惡化,只因政府的利益思考開始了醫療商業化。政府常有這種因小失大的作法,如:今年補助東部從事性侵害處遇人員在東部進修的經費被取消,原因是上課的人數少。花蓮縣臨床心理師公會涵蓋從宜蘭到台東的臨床心理師,有最大的佔地,卻只有約50名會員,加上交通不便,能抽空上課的人力更是有限。因政府在乎付出後的人數,不管偏鄉的限制,而要專業人員花更多在交通與住宿費,也花更多時間遠離自己的工作崗位。一個看似合理的小決定對實際工作的人造成莫大的影響,對實務工作更是有負面影響。台灣的政策或制度常常都是「先求有,再求好」,12年國教、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功能障礙分類系統ICF、專業輔導人力等決策,只要是草草上路後,許多問題就會陸續出現,小問題通常都被忽略,然而「求好」時卻要像健保一樣,等問題大了再處理,處理時又以粗糙的方式只處理眼前的問題,沒顧慮到長遠的問題。我們期待政府開源節流,但是缺乏長遠規劃結果背道而馳,反而讓人民失去更多。「先求有」的「有」不應一開始就「有問題」,「再求好」也不是等問題大了「再求」,求好應是隨著時事持續進行中的,決策的建立與改變應有長遠規劃才是真的開源節流,才不再因小失大。(臨床心理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