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Q寶物語/等我回家 小白讓人心疼...

欣傳媒/欣傳媒 2012.10.28 00:00

圖說:小孩與狗兒的相處,是最自然與天真的。(擷取自Flicker 作者Overdrive)

欣傳媒 | 陳翔宇

從小家裏就養狗,一直到現在,養過的狗不下十隻,如果要我說,我最懷念的狗,我會告訴你,小白。小白是我小時候家裏養的狗,當時我小學五年級,年紀小,小白也是幼年犬,二人的心智年齡相近,常常玩在一起,不論是跑跑跳跳,陪他追蝴蠂等,是屬於「青梅竹馬」的友誼。隨著年齡愈來愈大,小白和我的感情也愈來愈深厚,和小白之間的互動,也由二小無猜的情誼,轉換成哥兒們的友誼;常常我回到家,他尾巴就會動一下,彷彿就像說,「你回來啦!」一種意在言外的默契。上高中後,我離家念書,和小白相處的時間愈來愈少,不過,這不會減少我和他的默契。每次回家,我都會帶他出去走走,而小白也總是一馬當先,跑在前面,當跑一段路後,怕我沒跟上他,頻頻回頭看我;雖然我和小白不再每天膩在一起,但二人之間的感情,卻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變淡,反而更好。上了大學,出社會工作,回家的次數也愈來愈少,雖然很少見面,但我和小白,一直就維持「老朋友」的關係,彼此的默契也愈來愈深厚,每次我才走到巷口,他就站在門口等我;每次一開門,看到他搖尾巴的神情,就像在說,「好久不見啦!」。記得我剛出社會第二年,當時在媒體工作,尚未實施週休二日,而媒體工作是輪班的工作型態,一星期只休一天,休假日也不一定是在星期六或星期日。某天休假時,我睡到將近中午才起床,一起床時,就突然有想回家的衝動,其實有點奇怪,因為,只休一天假,加上中午才起床,假期已經用掉一半,如果回家,假期不就全部泡湯了;但因為想回家的念頭實在太強烈了,所以,在梳洗後,立刻坐車回家。回到家時,已經是下午三、四點了,平常會在門口迎接我的小白,卻沒有出現,只窩裏他自己的窩裏;問了媽媽才知道,小白已經好幾天都沒什麼精神了,帶去看獸醫,獸醫只說「老了」。已經連續幾天沒吃東西,也不想出門的小白,看到我還勉強搖了一下尾巴,還陪著我去外面走走;看到小白這樣,我實在很心疼,一路上陪著他說話,慢慢散步,希望他能精神好一點。因為隔天要上班,晚上很早就睡覺了。一早起床,準備回台北工作,沒料到媽媽告訴我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小白走了!」,我急忙跑去看小白,只看到小白靜靜躺在那裏,就像睡著一般,但摸他的身體,卻已經冰冷…。「原來小白是在等我!」一想到這裡,我的淚水就忍不住一直滾滾流下,腦子裏一直浮現和小白相處的種種;我們二個一起長大,而我成年了,小白卻老了,先走了;我和小白曾有過共同的童年記憶,雖然長大後,比較少相處,但小白為了等我,一直苦撐著….。我曾經因為小白而發誓,再也不養狗了,因為,狗兒總是比我們早離開,我實在不能忍受狗兒先走;但,這個誓言,在我看到另外一隻狗而破戒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