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聽四年了 口頭承擔可以休矣

自由時報/ 2012.10.28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關中近日有句話很中肯,相關政策與制度措施好壞與對錯,都應由執政團隊的政務官負責與承擔。請問該怎麼承擔?要怎麼承擔?總不能只有口頭承擔,馬政府政務官的具體承擔作為是什麼?要不要由總統帶頭集體減薪?話不要只講一半,應該完整陳述,才不會羞辱與醜化政務官。

馬總統就不必說了,六三三做不到就要薪水減半,可沒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是他自己當眾向選民承諾的,亂開空頭支票,確定已經無法兌現後,不知有多少人試探他要不要履行信諾,只是要看看他會不會為了面子咬牙捍衛尊嚴,沒想到一絲掙扎念頭都未飄過他的腦海,面子者,臉也,那你有什麼辦法?

這樣的領導者,他所率領的政務官,在立法院,也早就被一一盤問過,只有一個陳以真鬆過口要捐年終,結果也沒能帶動其他團隊成員跟進承擔,那時候,主管公務員考試的最高首長怎麼不講句話呢?反倒是對於常任文官,在臉書上寫寫政策觀點,就被他急著訓斥「紀律」,這又算哪門子對公務員的尊重?關中曾任銓敘部長,退撫制度搞到今天這個地步,有沒有責任?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很值得做做歷史檢討。

政策與制度好壞,政務官該負責,這句話太對了,馬政府若真心捍衛軍公教,那麼政務官應該站上第一排,好好告訴全國公民,你們到底要承擔什麼?若是口惠實不至,這四年已經太多,大家聽飽了,可以休矣!其實,讓軍公教挺立,把經濟搞好,是最佳途徑,這點馬政府愧對軍公教。這事也讓大家思考,選擇國家領導人,首要能力,如果把顏色、政黨、意識形態、關係、外貌列為前位,後果就是如此這般,這共業全民共擔,誰也跑不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