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梅貽琦校長逝世50週年研討 暢談論「全人」教育理念

台灣好新聞/ 2012.10.26 00:00
記者季從茂/新竹報導

梅貽琦一生重人才、重創新,重視全人教育,對兩岸高等教育有崇高的貢獻,是近代華人極重要的教育家。紀念梅貽琦的貢獻, 26、27日兩天清華舉辦「梅貽琦校長逝世50週年研討會」,邀請中研院院士鄧昌黎、中國紀實文學作家岳南及中國著名作家鐘秀斌等重量級學者,從多面向對談大學教育,向清華永遠的校長梅貽琦致敬。包括北京清華前校長顧秉林、廈門大學副校長鄔大光、雲南師範大學書記葉燎原等人也都來到清華與會。

圖說:由左至右分別為清華大學前校長劉炯朗、北京清華前校長顧秉林、清華大學校長陳力俊、雲南師範大學書記葉燎原、廈門大學副校長鄔大光。

清華校長陳力俊指出,這場紀念會不僅緬懷梅貽琦行誼,也就與其辦學理念契合的主軸,包括通識教育、體育教育、全球化、學術自由與校園民主、大學的學術基礎與發展、人文教育與大學精神研討,使一代學人風範長存人間。

陳力俊指出,梅貽琦是一位傳奇人物,他三十七歲即由大師如林的清華教授群票選為教務長,四十二歲時也在眾望所歸下擔任校長,一直到七十三歲時在新竹清華大學校長任內去世。以終身服務清華實踐;一生盡瘁清華大學,未曾一日間斷。清華事業就是他的事業,是古今極為少見。顧秉林也補充,當年梅貽琦回國任教半年曾表示自己對教書沒興趣,清華時期的老師張伯苓語重心長地說,「你才教了半年就不願幹了,怎麼知道沒有興趣?青年人要忍耐,回去教書」梅貽琦晚年回憶起此事說:「這可倒好,這一忍耐,幾十年、一輩子下來了。」

清華得以成為第一流大學,除有庚子賠款可以動用的優勢,但梅貽琦的知人與禮遇,而能延攬第一流教授,也是主要因素。陳力俊解釋,在治校上,梅貽琦採取「無為而治」,以教授治校為主軸,將學校的重心建築在「教授團」上;梅貽琦認為通識為「一般生活之準備也」,「治學貴謹嚴,思想忌偏蔽」,「社會所需者,通才為大,而專家次之」,所以「通識為本,而專識為末」,「知類通達」,「不只潤身而止,亦所以自通於人也」。顧秉林也認同這些看法。

顧秉林以一張當年清華與交大比賽足球的照片表示,清華大學一向重視體育,梅貽琦認為體育是學生「養成高尚人格的最好方法」,所以在學籍管理上明確規定「體育不及格,不得畢業。」顧秉林打趣的說,「清交梅竹賽其實早在中國大陸開打啦!」

國學大師陳寅恪就曾說,「假使一個政府的法,可以和梅先生說話樣嚴謹,那樣少,個政府就是最理想的。」陳力俊說,梅貽琦是寡言謙謙君子,是以迂迴的方式,伸張理念,處理事情總是先傾聽大家意見,以集思廣益,在重大決策上,當機立斷,而且擇善固執。「Gentlemen of few words.」 顧秉林及葉燎原也都以此形容梅貽琦的為人與風範。

與梅貽琦生前有密切交往的鄧昌黎表示,梅貽琦是一位非常能幹、非常成事的人。看重研究工作,看重人才,做事認真,深深瞭解「設備容易,人才難。」鄧昌黎說,整個清華由北平到昆明到新竹都飽含梅校長的心血和功績。

岳南說,一個大學校長最為難的事就應該是學潮。他說,西南聯大時期的學潮可謂為中國的學潮最為嚴重之一,但梅貽琦能讓學潮和平落幕,足見他的影響力及作為。鐘秀斌更以「一個時代的斯文」來形容梅貽琦。中國古代強調「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人生事業,中國歷史上達到這一標準的只有兩個半人,即孔子、王陽明、曾國藩(半個),鐘秀斌說,梅貽琦可謂是代史上一個做到「三不朽」的大教育家。

更多:台灣好新聞:http://yam.taiwanhot.ne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