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榮乃成 壹週刊 詐保

柴可夫斯基賽首獎 加伏里洛夫登台

民生@報/陳小凌 2012.10.26 00:00
圖說:俄羅斯鋼琴家加伏里洛夫。鵬博提供。

【文/陳小凌】被日本樂界稱為「有裂痕的核能發電廠」的傳奇俄羅斯鋼琴家加伏里洛夫,這位1974年柴可夫斯基鋼琴大賽首獎得主、深受李希特賞識而經常合作演出的鋼琴家,繼今年九月與高雄市立交響樂團合作協奏曲之後,12月7日將再度來台,在國家音樂廳首度舉行鋼琴獨奏會。

加伏里洛夫認為古典音樂不應該拘泥於「樂派」或「時期」,而是應該直擊音樂的本質與核心來看待。比如說,貝多芬很多晚期作品則更具浪漫的聲響,與之相比,普羅高菲夫的作品其實更接近古典風格。

1955年出生的的加伏里洛夫,曾是傳奇名師瑙莫夫(Lev Naumov)的學生,贏得柴可夫斯基大賽的冠軍後成為媒體新寵兒,在前往歐洲演出之際發表不少响往自由言論,就在1979年卡拉揚邀請他與柏林愛樂一起灌錄唱片,排練當天,加伏里洛夫正準備出發至柏林,護照卻被前蘇聯KGB給沒收,也因此遭受KBG囚禁的五年之中,不准與他人接觸,三次遭到KBG暗殺未遂,加上完全的孤獨,使得他精神錯亂,焦慮產生的換氣過度(hyperventilation),更使得他幾乎無法自主行動。

直至1984年,加伏里洛夫在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的幫助下再度前往倫敦演出,成為第一個可以自由進出蘇聯而不用申請政治庇護的蘇聯藝術家。1985年加伏里洛夫首度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為美國樂壇掀起一股大風暴,他的演出風格之特異,還在《紐約時報》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辯論。

加伏里洛夫在EMI與DG 的數十張錄音,屢屢獲得留聲機大獎與德國唱片大獎的肯定,加上頻繁的演出,讓他成為當代最重要的鋼琴家之一,但他不汲汲於名利,積極參與慈善音樂會,例如在英國巴比肯音樂廳舉辦的1988年亞美尼亞大地震慈善音樂會,邀請羅斯托波維契等人參與,將所得的50萬英磅全數捐給亞美尼亞受災難民。

然而在事業到達最高峰的1993年,加伏里洛夫突然意識到他的物質生活相當充裕,但精神生活並沒有達到他想要的自由,而是被鋼琴演出事業綁得死死的,喘不過氣來,因此他選擇退隱。「如往常的某天早上,我吃完早餐,做一些體能訓練,晚上在巴塞爾還有一場音樂會等著我,但忽然一個念頭閃過腦中:『我不想彈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念頭像旋渦一樣擴大,並幾乎將我吞噬,我忽然不知道為什麼要繼續彈?我馬上取消了當天的音樂會,緊接著是所有音樂會,還有與DG的唱片合約。」

加伏里洛夫並沒有放棄音樂,這段時間他持續研讀宗教與哲學議題,再揣摩作曲家對作品的意圖,並且精練琴藝,尋思一個嶄新的音樂世界觀,他為此甚至到斐濟住了半年!「某次在飛機上,忽然像是與異世界接軌般,看到一道白色的柱體,忽然間,這十幾年來所有的問題,所有的掙扎與拉扯,就像被洗滌並清理了!之後我又回去研究柴科夫斯基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忽然明白且接收了作品當中作曲家所隱含的密碼。」2001年,加伏里洛夫凱旋式的回到俄國,並在莫斯科音樂院一晚演奏了四首鋼琴協奏曲,正式重返樂壇。

對於錄音,加伏里洛夫表示,他再也不想要在錄音室裡面進行錄音,而他在突然與DG唱片解約之前,其實已經灌錄好巴赫的英國組曲、貝多芬的鋼琴協奏曲全集、合唱幻想曲,以及迪亞貝里變奏曲,「除非我去世,否則DG唱片絕對無法發行這些錄音。」

加伏里洛夫在高雄演出時,親自見識到台灣聽眾的年輕與熱情,他認為這絕對是古典音樂的新希望。「我們不只需要傳統或保守老派的樂迷,我們也需要能夠接受新的技巧、情感表達或聲音色彩的朋友。」在這次獨奏會裡,加伏里洛夫將帶來他退隱時精心鑽研的蕭邦夜曲集,以及他當年轟動樂壇的兩首普羅高菲夫鋼琴奏鳴曲。目前票劵已經在兩廳售票系統熱賣中,節目詳情請洽主辦鵬博藝術 (02)2941-2155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