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俄羅斯反對派大選:政治游戲還是嚴肅運動

俄新網/俄新網 2012.10.24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俄羅斯反對派舉行的大選于22日結束,有效選票超過7萬張,選出了由45人組成的協調委員會——該委員會准備同現政權進行對話並協調抗議活動。但是,協調委員會並沒有統一的綱領和政治目的,而克里姆林宮也表示,並不准備同協調委員會進行對話。

虛擬+現實的選舉

從去年12月杜馬大選後,俄羅斯各地舉行了一系列抗議當局選舉不公和反普京的游行示威活動。從那時候起,無法進入杜馬的各種政治勢力就計劃進行聯合,協調抗議行動和同當局對話。而通過一次選舉來組成反對派的協調委員會在上周末成為現實。

選舉通過網上投票和實際投票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希望投票的人需要先在反對派選舉網站上注冊並提交護照複印件來進行驗証,通過驗証後獲得選舉機會,然後在網上或設在莫斯科的投票站來選舉協調委員會成員。

參加競選的候選人多達206位,來自反對派的各個政治勢力,有現任和前任的議員,有商人,有作家和節目主持人,也有演員和反政府的積極分子。他們分為四個競選名單,角逐協調委員會的45個席位--其中30個按照全民名單,自由派、專家和民族主義者名單則各選出五個人。

根據選舉委員會最終確認的結果,在當選的45人中,得票最多的是著名反對派、維權人士阿列克謝·納瓦利內。此外,當選的還包括伊利亞·亞申、鮑里斯·涅姆佐夫、加里·卡斯帕羅夫、謝爾蓋·烏達利佐夫,德米特里·貝科夫、克謝尼婭·索布恰克、塔季揚娜·拉扎列娃、米哈伊爾·沙茨、奧莉加·羅曼諾娃和謝爾蓋·帕爾霍緬科等反對派人士。

不過,這次選舉進行的並不是非常順利。先是選舉網站受到黑客攻擊,周六一天基本處于癱瘓狀態,這導致選舉被迫延長一天至周一晚上。反對派搞不清楚是誰發動了攻擊,但他們傾向于認為這是“俄羅斯當局搞的鬼”。

其次是反對派指責搞金融金字塔的前MMM公司創始人馬夫羅季暗中破壞選舉。他呼籲他的追隨者選舉那些他指定的候選人,但實際上這些人難以獲勝。這樣,有大約1萬多人的選票最後被取消,使最終有效的選票只有7萬多張。

隨後,馬夫羅季的追隨者向總檢察院提起刑事訴訟,稱選舉組織者貪污他們繳納的候選人報名費,總額大約50萬盧布。

反對派的合法性

根據計劃,選舉出的協調委員會將成為組織抗議活動、領導抗議群眾的統一機構,而這個由投票選出的機構將擁有民選的合法性。政治觀察家馬卡爾金就認為,在面對俄羅斯當局時,以前自發的反對派領導人的合法性將會提高。

反對派選出代表機構,來參加同當局的談判,或者通過游行示威來迫使當局承認這些政治力量,這是抗議活動發展的新轉折。在去年12月的“博洛特納亞”之後,反對派一直缺乏統一的領導,也難以協調針對當局的活動。正是這樣,俄羅斯當局一方面指責反對派在搞“顏色革命”,試圖政變,另一方面,表示不清楚誰能代表反對派,同誰進行對話。而現在,這種說法就站不住腳了。

多年以來,俄羅斯反對派一直試圖進行聯合,但很多次聯合都以內訌告終。究其原因,很大程度在于自封山頭,難以相互承認。而這些選舉,無疑是通過一次自發的組織活動,從群眾承認的角度來嘗試地位合法化。

選舉的形式表明,反對派的聯合並沒有那麼簡單和明確。從二百多個候選人,四份選舉名單就可以看出,各種政治力量相互妥協的難度。協調委員會成員的高數量和多樣化最終會對決策產生一定的負面效果。

從選舉網站共注冊15萬多人的數字來看,這甚至高于反對派宣布的參加博洛特納亞廣場或者薩哈羅夫大街抗議游行的人數還要多。當然,要求實名注冊和認証,審查護照掃描件,支付象征性的費用,或者占用時間去實際投票站投票,在某種程度上降低了參與者的積極性。但通過網上投票這樣的活動吸引了大量群眾,多半是年輕人來關注政治問題。同集會游行不同,這種抗議活動只需要一點點的時間和精力。因此,網上選舉活動比實際集會所吸引的人數更多,而選出的協調機構的代表性也更強。

當局的漠視

但反對派的選舉並沒有解決他們最根本的目的--同當局的對話平台。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表示,克里姆林宮並不關注反對派的選舉。他說,現在談與反對派合作還為時尚早。因為需要先搞清楚如何進行的選舉,誰參加了,誰勝利了。

在普京去年宣布准備重返克里姆林宮之後,雖然體制外反對派的抗議活動舉行的如火如荼,但當局的態度一直是漠視和強硬。當局認為,任何政治斗爭行為都應該在憲法和法律的框架內進行,比如進行合法的議會斗爭、游行抗議和政治對話。即使在前總統梅德韋傑夫的倡議下曾舉行了他和最廣泛的反對派的對話,以尋求政治體制改革的出路,但這並沒有滿足反對派積極分子的要求(一些最著名的反對派也沒有獲邀出現在對話桌前)。而普京就任總統之後,當局採取了更加強硬的態度,對一些反對派領導人的住所進行搜查,並可能指控他們"政變"。比如左翼陣線的領導人烏達利佐夫已經被限制出境。而被當局逮捕的拉茲沃茲扎耶夫供認,烏達利佐夫有意在今年五月的"百萬人游行"活動中制造事端,有意挑起社會混亂。從當局的態度看,這不是反對派舉行一次選舉就能改變的。

對于俄羅斯當局和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來說,他們在公開場合不會表示對這種選舉的關注。一方面,參加反對派選舉的人數太少。無論是8萬人,還是15萬人,從全國的角度看都是絕對少數。統一俄羅斯黨議員巴塔琳娜說,選舉網站的注冊人數只相當于全國選民人口的0.2%,而最終有一半的人沒有得到表達自己觀點的機會。從這個角度看,她認為這種選舉並不具有合法性和代表性。

公正俄羅斯黨議員阿傑耶夫則認為,選舉的結果是預先就已經確定好的。他表示,參與投票的主要是莫斯科的反對派積極分子,不能說他們反映了其他地方居民的觀點。實際上,在進入議會的三個體制內反對派中,只有俄共准備同反對派協調委員會合作,其他議會政黨則認為,委員會並不代表真實的政治力量。

這次選舉對反對派來說是兩面性的。一方面,這種網上選舉不過是個游戲。很多人是在按照知名度來選擇候選人,而不是他們的綱領和政治觀點。實際上,即使選舉前進行了辯論,但投票者很難全面認識這二百多個候選人。進行這樣的選舉是又一次的在線問卷調查而已。

但是,這種活動可以獲得真實的政治效果。這不僅能夠確定反對派領導人的威信,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團結反對派的力量。畢竟這是一次首創的網絡民主運動。而對于俄羅斯當局,是繼續強硬還是做出對話的姿態,在很大程度上還要看反對派協調運動的發展。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