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rmani 黑鳥 毛孩

追夢人:遺失的美好

立報/本報訊 2012.10.24 00:00
圖文■童一寧承認吧,幾乎每個成長在90年代初期的人,都曾經有過類似的夢想:男生希望自己化身劉德華,一身瀟灑白西裝,騎著帥氣的重型機車,油門一催引擎聲轟隆隆響徹雲霄;女生則做夢也想變成吳倩蓮,坐在高高翹起的重型機車後座上,雙手緊緊攔腰環抱劉德華,白紗長裙與長髮在晚風中飄啊飄(那時還沒規定一定要戴安全帽)。兩人就這樣伴隨著鳳飛飛的歌聲「讓青春飄動了你的長髮,讓它牽引你的夢……」,從深夜無人的高架橋上呼嘯而過……。

(至於女生的手上有沒有戴蕾絲白手套,手套上會不會沾染到劉德華的鼻血;如果有沾到鼻血卻不是劉德華的,該不該反手就給男生一巴,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追夢人》於1990年在台灣院線正式上映,描述小混混華弟(劉德華飾)意外在一次搶案中救了富家千金Jojo(吳倩蓮飾),兩人展開一段純純戀情,卻因華弟捲進幫派火拚,Jojo家人也極力反對,兩人戀情終究悲劇收場。

當年我還只是個什麼都不懂,滿腦子粉紅色泡沫的小女孩,在電影院裡看完之後,只覺得真好看。好看在於富家女愛上窮小子,總結一句話:真是太浪漫。(不過我至今不明白,為什麼有錢人家小姐的名字都叫Jojo,而且都一定要去加拿大讀書?還有為什麼現實生活中的小太保永遠長得不像劉德華?)

事隔二十多年,當我再一次重新溫習《追夢人》,我萬萬沒有想到,我竟然從頭哭到尾。從劉德華帶著吳倩蓮到賽車場瘋狂冒險,兩人在爆炸中緊緊相擁,直到吳倩蓮離家出走追到劉德華澳門外公家,哭著替全身是傷的劉德華餵飯,還有吳倩蓮的媽媽帶著警察在碼頭等著拆散兩人,吳倩蓮不甘劉德華被警察帶走,大哭大鬧中打爛了劉德華外公特別親手做的一雙大紅鴛鴦枕頭,棉絮漫天飛舞……。

那是多麼美好的記憶,多麼美好的純真,那是長大之後就再也不可能重來的時光。不論對電影中的Jojo,或者現實生活中的我來說,那樣真誠的擁抱、乾淨的眼淚,無怨無悔的追隨與付出,都已經在成人世界裡反覆磨損多年,在曲曲折折的歲月迷宮裡,本以為永遠找不到了,沒想到只是一個play鍵的距離,清澈如泉水的往日瞬間重現,遺忘的年輕,失落的真心,彷彿全部都回來了。

所以,你怎麼能夠輕描淡寫地說,《追夢人》只是一部電影呢?《追夢人》不只是電影,它其實是一本關於青春與愛情的教科書。它奠定了一整個世代的少男少女對於未來可能的年少輕狂,所有所有的美好想像。男生要飄撇孤傲、重情重義,女生要天真浪漫、痴心執著。大家最終極的目標,就是當男生用垃圾桶砸破婚紗店的櫥窗之後,女生要拎著男生搶來的新娘禮服,拖著長長裙襬,赤腳在城市的黑夜裡奔跑,追逐著飄然遠去的愛人。雖然我們都知道,這些想像全都只能留在電影裡,但,這不正是電影存在的意義?

後記

把《追夢人》VCD封面拿給劉德華簽名時,他接到手裡,先是非常開心地笑了,「你也喜歡這部電影?」

「當然喜歡,十多年來不知道反覆看了多少遍。」我說。

「都十多年了啊。」劉德華靜靜看著封面上的自己,彷彿有那麼一瞬間,他被捲進時間與回憶的浪潮裡,但很快地,他又站上了現實的岸邊。

「謝謝你,」劉德華說,「我幾乎忘了,我也這麼年輕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