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裸照 英國王室 史瓦帝尼

蠹魚的上崗日記:反思光復節

立報/本報訊 2012.10.24 00:00
■邱士杰10月25日,是台灣社會忘卻許久的台灣光復節。今年的光復節,恰好夾在兩個與台灣光復相關的事件之中。

第一件事情是海峽兩岸坐牢最久的馬克思主義者林書揚先生逝世(10月11日)及其追悼會(10月21日)。林書揚先生在光復後的二二八與國共內戰等歷史事變之刺激下,投身反蔣反國民黨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運動,被捕入獄後堅拒「轉向」,遂坐牢長達34年又7個月。出獄後,林書揚先生成為台灣社會主義統一派的領導人,在工人運動與民族再統一運動上又堅持奮鬥了將近30年。是眾所景仰的台灣馬克思主義者。

第二件事情則是本週又將在台北馬場町紀念公園舉辦的50年代白色恐怖受難者「秋祭」追思慰靈大會(10月27日)。為了追悼如同林書揚先生一樣投身於當年的革命卻犧牲在國民黨槍口下的烈士,曾經參與過當年運動的倖存同志或二、三代家屬,便從九○年代開始正式公開在當年的主要刑場「馬場町」辦起一年一度的追思集會。

這些活動都與1945年台灣光復而帶來的重大變革有關,並反映了這些變革的歷史性如何在今日仍具現實性。因此直到現在,仍有這樣多的人,願意為了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與事而在當下做些事。犧牲在50年代白色恐怖中的台籍地下黨員、台大醫師葉盛吉在其以日文撰寫於獄中的自敘傳中,以台灣光復對他所造成的影響,作為隱晦但仍難掩政治眼光的結語:「日本的戰敗及中國的勝利,給我們在主觀和客觀上,非常深刻的影響。而且,今天仍在繼續地進行中。」(引自顏世鴻著《青島東路三號:我的百年之憶及台灣的荒謬年代》)

葉盛吉擱筆於1950年10月27日的這段話,說明了光復後的形勢如何在僅僅5年之間發生劇烈轉變,以至讓葉盛吉這樣一個原本無涉於中國革命的台灣青年,願意義無反顧地親身投入其中,終至犧牲自己年輕的生命。但從這一代人的犧牲迄今仍然具有的影響力來看,台灣光復「給我們在主觀和客觀上,非常深刻的影響」不僅僅是光復後的5年間,而是直到「今天仍在繼續地進行中」。

然而,除了台灣光復的深刻影響之外,以兩岸分斷作為國共內戰之階段性結論的歷史後果,也是迄今影響猶然深刻,甚至更為深刻的歷史變局。雖然半個世紀以來的台灣歷史其實是台灣光復與兩岸分斷這兩次歷史轉折的畸形複合物,這兩次轉折所各自代表的未來方向之間,卻絕不可能長期相容。這不僅僅是取決於台灣人民的意志本身,更取決於中國革命及其歷史成果在大陸乃至全世界的前途。而此應當是我們能夠在光復節這樣的日子裡所獲得的反思。(台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