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從尖牙兔到小果實 FOUFOU的文創人生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2.10.19 22:29

尖牙兔

2005年11月,FOUFOU的第一隻尖牙兔子誕生,不到一年的時間,在2006年7月時,就被印在T恤上開始販售了。夢想可以這麼快地實現,除了姊姊謙虛地歸功於運氣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勇於改變並願意往前踏一步。

建構這個夢想的兩位主角,一位是FOUFOU的靈魂人物,也就是創作這隻瘋瘋癲癲虛線尖牙兔的妹妹洪佳祺;另一位是將這隻充滿個性與脾氣的兔子行銷給所有人的行銷專家姊姊洪佳吟。

人類文明走到這個階段,完美的童話聽起來已經天真的像開水般無滋無味,但人們對可愛溫暖的東西卻又有一種天生的依賴,於是原本應該個性扁平只懂一味取悅人類的各式可愛人物都得紛紛挖出自己的陰暗面,在脖子上噴上一些人味才能存活下去。

FOUFOU的代表人物是一隻長著尖牙的兔子,徹底顛覆一般人對兔子的期待,就是那種直愣空洞的眼睛,完全任你擺佈的聽話樣。FOUFOU的這支兔子隨時張著大鋼牙,性格多變,脾氣也不算好,想做什麼就作什麼。

「再怎麼可愛的小動物其實內心都會有負面想法與陰暗的一面,也可能會想要對別人惡作劇,並不如同表面上大家看到的印象,也許是呆或者單純。 」創作者洪佳祺這麼說道。

但其實FOUFOU真正能成功,除了創作尖牙兔的洪佳祺外,還要歸功於擅於行銷的姊姊洪佳吟。

品牌夢

跟很多現在作文創商品的人一樣,佳吟跟佳祺這對姊妹趕上了文創風潮的第一波,在2006年將妹妹佳祺創作的兔子印在T恤和鞋子上後,在假日市集擺了一年攤位。之後,姊姊從電視台離職,正式成立FOUFOU品牌。

FOUFOU,取自法文「瘋瘋癲癲」之意。大概這些從市集中發跡的文創作者都對過於規矩安分的生活存在一種節制的反動,他們也做不了革命那種大事業,卻盡量在有限的範圍內釋放自己的能量,以免憋死自己。所以在創作FOUFOU時,他們並不會刻意避開這種負面情緒,所有創作出來的作品都是反應創作者的內心,可以說這隻尖牙兔子就是創作者本人的投射。

而對於品牌的發展,從事行銷,相對需要具備理性一點頭腦的姊姊佳吟說,雖然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困難,品牌規模小的時候想要變大,變大之後想要維持盛況...... 但無論如何,對於實現夢想,轉換跑道這一件事,她始終無悔。評斷決定的標準是:「你是否喜歡做著這件事情的自己?」

品牌成立第二年,他們就跑去向誠品提案設櫃。而原本是結合五個文創品牌共同分攤成本跟風險的,卻在七個月內有三個夥伴陸續退出,雖然明知大事不妙,但還是決定要牙撐過去。甚至再投入資本將專櫃的風格改成更活潑有趣的風格,以符合自己品牌的氣氛。

小果實

對於這段苦撐的經歷,姊姊說:「『持續』是完成夢想最重要的元素。」如今這個夢想結了一顆「小果實」。姊妹倆今年在東區後面開了這家名叫「小果實」的咖啡店,店裡以簡單的木作呈現溫暖的質感,加上清新的擺設以及神出鬼沒的尖牙兔,終於算是擺脫寄人籬下的設櫃生涯。

文創產業看起來風光,有時甚至給人一種嘻嘻哈哈就能輕鬆過生活的印象,但細數一路來的犧牲與付出,姊姊佳吟仍然要對懷抱天真夢想的年輕人說:「只要出發,就有可能改變;但不移動,絕對沒有想像空間。 」

我看著尖牙兔,想著這世代的年輕人,他們太早成熟,太早知道這世界的不完美,同時也勇於承認缺陷,不太流行過於偉大的抱負,那是完美的超人才該執行的任務。所以一個娃娃,一件T-shirt,一個品牌,一個咖啡館。按部就班,安穩而滿足。

我不知道對這世界這種程度的夢想夠不夠維持接下去的運作,但以他們對自己的想像來說,目前為止好像都還不錯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