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Les and the City:有後路的同性戀

立報/本報訊 2012.10.18 00:00
■AD. Lin提到美國男假扮同性戀的事,在場兩人都說有看到新聞。其實這則消息6月時就有了,會出現在最近的新聞中,是因這位提摩西先生把一年來的經驗出版成書,還上了美國ABC電視新聞網。老實說,對這件事我第一個念頭無關同性戀異性戀,而是覺得這是很好的行銷方式。提摩西先生是基督教友,4年前一位唱卡拉OK時認識的女性朋友哭著對他說,自己出櫃後不被父母諒解,覺得很痛苦。當下相信同性戀有罪的提摩西想的卻是要如何說服她轉變回當異性戀。這引發他思考:「同性戀真的有這麼孤立無援嗎?」所以他就開始了一年的假扮同性戀「實驗」。第一步當然是教友「出櫃」,結果這位異性戀男充分體驗到身為同性戀的苦痛,被教友斥罵骯髒。9成親友聽到後不再理會他,連他母親在日記中都寫出:「我寧可知道兒子是得了癌症,而不是個同性戀。」知道實情的只有3個人,他阿姨、卡拉OK女性友人、跟他最好的哥兒們。總之提摩西例行貫徹同性戀生活1年來,的確徹底受到震撼,因為實驗開始才幾週,提摩西就沮喪難過到必須尋求同性戀朋友開導。許多問題不斷浮現在他心中,他反思為何自己過去會深信同性戀有罪?也想著為何「愛有罪者,卻恨這罪」。後來他把這實驗心得出書了,版稅收入全數捐出。提摩西用一年的親身實驗,認知到同性戀很痛苦這過去他不以為然的事。這實驗是很好的,其實人都是這樣,要親身經歷過才能體會箇中甘苦。自稱過去有恐同症,相信同性戀有罪的異性戀提摩西先生非常的有勇氣。我說我覺得提摩西無論如何都有後路可走,因為他知道這只是「實驗」。再怎樣受到歧視打壓,都只在他假扮同性戀的情境當中,一但他回去當他的異性戀,他身邊的親友們又會喜愛擁抱他。「他隨時回得去呀!因為這怎樣都只是個實驗!」我說。「我們回不去了呀!」朋友說,她是指身為同性戀,就算有少數異性戀願意學習尊重,但歧視不會因此消失。一開始用連續劇的梗,就開始回得去回不去,誰該回去誰不該回去,完全偏離主題的搞笑。「我們已經到啦!這不就是我們選擇的路?」女友冒出一句,倒是個滿好的收尾!但我心中忽然冒出一記回馬槍:同性戀為何會活得很痛苦?還不是因為異性戀主流社會的歧視與仇恨?(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