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蘋果工會的第一步與一大步

立報/本報訊 2012.10.18 00:00
■田育志在「易手」傳言與901反媒體壟斷大遊行時所提出的簽訂編輯室公約與成立工會保障新聞自主與勞動權益的背景下,台灣《蘋果日報》在今(2012)年9月29日宣布正式成立台灣《蘋果日報》工會;成立後首要面對的,就是壹傳媒集團經營權買賣的問題,對此,工會主要的訴求與民間團體在901在反媒體壟斷大遊行所提出的要求相似,即推動與資方簽定團體協約和編輯室公約,希望保障《蘋果日報》原有言論自由空間與勞工權益。台灣媒體工作者勞動處境的轉變然而,在台灣的媒體圈中,《蘋果日報》工會並不是第一個成立的工會,現在討論它的意義何在?首先要回頭看看「工會」一詞;工會主要是指由勞工所組成的社團或組織,設立的目的在於「促進勞工團結,提升勞工地位及改善勞工生活」;所以成立工會與否,與勞動處境及意識有絕對的關聯,當勞動者對於自身所處的工作環境有所反思,才有可能成為主體組成保障自身權益的工會組織。台灣在1987年解除戒嚴後,傳媒結構開始以「去管制化」為主流,隔年開放報禁,至該年年底已有高達146家報紙登記成立,但沿襲威權時代特許報團的優勢,台灣報業並未如樂觀者所想:市場會自動調節;反而是《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兩大報靠著威權時代所培養的資本與人脈,開始進行低價策略攏絡消費者,導致新進業者生存空間受壓迫,在缺乏良善政策的規劃下,自由放任的結果,使台灣傳媒市場呈現「大者恆大,小者恆小」的局面,此時,報社資方與新聞工作者之間的關係與解嚴前相比,更具有獨斷獨行的絕對權威,影響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自主,1991年的徐瑞希事件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壹傳媒宣布將出售壹電視給年代董事長練台生,2012年10月2日壹電視第1批遭資遣員工已經沒有上班,剩餘的員工則照常作業,等待下批資遣的人事通知。(圖文/中央社)90年代以後,因為報業生產線的自動化與報社開始採取「優離優退」制度,造成傳統排版工人與報社員工相繼被資遣,之後更由於網路科技的發展,以及新進業者《蘋果日報》的競爭下,導致許多報社無法維持營運而停刊,連帶引發的問題,就是欠薪或資遣費等勞資問題。除《台灣日報》在停刊前一年即因積欠員工薪水,使員工成立「台灣日報員工自救會」因應接踵而來的勞資糾紛,多半遭遇停刊的新聞工作者會因打官司費時費力,且擔心此舉在媒體圈其他資方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最後選擇尋找新工作而非爭取應有的勞工權益,無形中更加深新聞工作者在面對勞動問題上的非主動性。除此之外,在市場過度競爭的壓力下,商業力量漸漸凌駕於新聞專業自主之上,新聞商品化的結果,造成置入性行銷在近年來席捲台灣媒體圈,使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自主受到嚴重侵害,成為被媒體組織以及廣告資金綁架的對象。在這樣的勞動處境下,工會的成立代表著新聞工作者集體抗衡的力量,也是勞動意識的具體展現。承先啟後的蘋果工會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蘋果日報》工會成立了,保障新聞自主與爭取勞動權益的主張與過去如出一轍,但《蘋果日報》工會另外強調的,是200位支持表態成立工會的基層員工有近8成即來自編輯部,其中更有8位副總編輯,這樣的組成有何特殊,可以從過去台灣媒體工會的發展來做比較。如同一開始所說,在《蘋果日報》成立工會前,台灣已有數個媒體工會;兩大報社《聯合報》與《中國時報》的工會在發展上都有其特色,《中國時報》工會在組成上以藍領工人為主,一般而言,藍領工人涉入工會的程度與動員力都較白領工作者深,加上藍領工人在報業自動化、數位化下常成為被裁撤的對象,導致《中國時報》工會在勞資糾紛時,常以罷工作為抗爭手段。而《聯合報》工會的組成則是藍白領人數相當,聯合報編輯部更有8成以上人員入會,面對與資方的關係,採取的則是以「勞資和諧」的態度,和資方關係密切,並以合作關係為主。此二者工會的差異,導致了日後不同的發展。強調會員團結與戰鬥力的《中國時報》工會,在2008年9月3日發布聲明指出「與其放爛不如光榮解散」,讓《中國時報》工會自此成為歷史名詞。曾任《中國時報》工會幹部的陳文賢認為白領記者普遍勞動意識低落也較愛面子,所以白領工作者在工會的涉入並不高。相較之下,此次《蘋果日報》工會以白領工作者為主的組成比例則與《聯合報》工會類似,至於所採取的態度是否也傾向「勞資和諧」,是未來可以觀察的重點。就之前壹電視原本欲轉手給年代電視台時,傳出資遣數百位員工的消息後,《蘋果日報》工會以同集團成員對壹電視勞資雙方所發出的聲明來看,至少可以確認它對於新聞工作者的勞動權益是採取較為主動的態度,並不因為資遣對象未涉及報紙就無動於衷。而在保障專業自主的部分,因易手而成立《蘋果日報》工會的契機,則和1994年自立報系股權轉移風波,引起關切自立報系記者能否維持編採自主權的跨媒體新聞工作者所組成的「901新聞自主推動小組」起因類似。只是後續由901新聞自主推動小組演變出的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在提升新聞專業自主的保障上,並無太大的影響力;一來是記協成立之初並非走工會路線,再來是各家媒體獨立而為又互相競爭,對於記協在新聞專業自主上的倡議並無明顯理睬。但做為一獨立組織,《蘋果日報》工會訂定編輯室公約所針對的僅有自家的經營管理者或編輯高層,約束的範圍較小,其效力也就較能接受檢視。此外,《蘋果日報》工會所自豪多達8位副總編輯加入的特點,對於編輯室公約來說更是一大利器;身為副總編輯已是編輯室公約所約束的對象,再加上身為工會成員的雙重身分,若不能以身作則遵守公約規定,豈不是太說不過去了?不論是以白領為主的會員組成,或是對於壹電視裁員的態度與多位主管階層加入工會的特性,此次《蘋果日報》成立工會確實是記者集體意識再度覺起,踏出自主的第一步。另外搶在正式被轉手前成立工會,也的確能對後續可能發生的勞資糾紛做預先的準備,但與資方爭取勞動權益的過程,甚至包含數度步上法庭的需要,是條耗費時間與資金的道路,先前自立事件的前車之鑑並未使記者的勞動狀態受到應有的關注,此次《蘋果日報》工會面對接下來的經營權轉移的行動,若能秉持前述所擁有的多項特點,將會是台灣媒體工會發展史上重要的一大步。 (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註:本文部分內容整理自《媒體改革 漫漫長路:紀錄與反思(1999-2009)》一書中,「台灣媒體結構下新聞工作者的勞動處境」此章節。Our Questions1.除了言論自由和勞工權益外,你認為媒體工作者還需要那些保障?2.媒體工會維護勞方的權利之餘,是否也有規範會內成員,達到媒體自律的必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