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缺乏理解 泰跨性別者好孤獨

立報/本報訊 2012.10.18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在泰國社會,跨性別者面臨孤獨處境,至親往往視他們為假男人,外來者則避之唯恐不及。他們常承受來自父母、教師和同儕的情緒與身體虐待,嚴重沮喪是多數跨性別者的共同經歷。吉里巴特(Kritipat Chotidhanitsakul)和巴瑞特(Parit Chomchuen)挺著可能被毆打的風險,向《曼谷郵報》記者坦露了各自性別覺醒的故事。他們在經濟狀況可以獨立以後,決定以跨性別者身分生活,儘管很開心能夠向社會發聲,仍舊認為社會鮮少關注他們。他們說,直到青春期前,因為生理性別與認同性別之間的不協調,為他們帶來情緒不安的狀態。現年29歲的吉里巴特,是一名電視製作人與創意活動公關。他說,從5歲開始,就厭惡自己的女性身體。當工程師的父親和當醫生的母親只有他一名孩子,在5年前,吉里巴特成為男性前,家裡強烈反對她成為跨性別者,並且威脅她,試圖以任何可行的方式說服她繼續當一名女性。醫療資訊依舊匱乏吉里巴特以為泰國醫師對於男性轉變為女性的健康議題認知較為深入,於是自己在網路上搜尋跨性別者的資訊。他開始注射睪固酮,但在泰國卻蒐集不到完整的醫療資訊。購買針劑睪固酮在泰國是違法行為,吉里巴特仍舊可以找到願意出售的藥局,以雄性激素刺激男性第二性徵的生長,像長鬍子、嗓音變低、體毛增加以及肌肉變發達。父母難以接受事實他對結果感到開心,沒有人再以為他是女性。移除胸部後,他的下一個目標是存夠資金進行變性手術,估計要花費50萬泰銖(約新台幣48萬元)以上。但是,最艱難的是他必須違背父母的意願。吉里巴特說:「我的父母親知道我想以男性生活時,與我針鋒相對。他們把書上說的每個環節告訴我,認定我是一名女性。因為生理女性與心理男性之間的內部震盪,我經歷了太多情感波動,無法順著他們的意願。」他跟女性約會時,也會經常解釋什麼是跨性別者。曾經,吉里巴特經歷自尊低落與情緒沮喪,母親更指責他所帶來的困擾,親子關係愈加惡化。近年來,與父母的關係雖逐漸好轉,但家庭聚會不再提到他的性別認同話題。巴瑞特現年40歲,他的生活現況也是經過一番鬥爭而來。當家中唯一的女兒以男性裝扮出現,母親徹底崩潰。巴瑞特在心中質疑,有著男性思考方式的人為什麼被禁錮在女性的身體。由於沒有資源能表達他的兩難,家裡禁止他做出男性的行為舉止。回憶起當時的憂鬱傾向,巴瑞特在應該享受人生的年紀卻避開人群生活。從事營養品及個人護理產品批發工作的巴瑞特說:「我母親一直對我嚴加看管,逼我留長頭髮,我盡力去迎合家裡的期待。有一次,我把自己打扮像男性出席家庭郊遊,激怒了母親,她呼我巴掌,警告我如果不能符合正常行為,就要把我逐出家門。那時我明白必須等到經濟獨立才能成為跨性別者。」巴瑞特沒有打算以賀爾蒙強化男性表徵,他的打扮已是男性,而且近中年的年齡進行任何改變的風險都比青年較高,他寧願用綁胸部的作法打造一個男性模樣的胸膛。Anjaree是一個女同性戀支持團體,照顧女性的性權利和性生活,免於他們受到家庭歧視,並為他們提供支援管道,吉里巴特和巴瑞特都曾受到Anjaree的協助。對於那些不確定自己是否為女同性戀者的朋友,巴瑞特會問他們,是否對自己的軀體感到高興,「你可以穿得像個男生,並且和與生俱來的生理樣貌和平共處。」他說。吉里巴特和巴瑞特以各自的經驗抒發感想,他們覺得跨性別者要面臨同事、朋友和老師們固執、辱罵和偏見的態度,除此之外,別具殺傷力的態度也有來自同性戀同儕的嘲笑。他們希望,教師可以採取更多的同情和理解,努力了解學生身上發生的性別認同現象。若讓學生在同儕之間感到孤立無援,將造成更嚴重且難以修復的情感傷害。媒體複製刻板印象吉里巴特說:「現在必須要讓那些行為停止,我們對於被稱作偽男性、大嬸或姊妹並不覺得好笑。」他也抱怨媒體刻板印象,希望媒體能成為教育社會大眾正向面對多元性別的社會,尤其跨性別者的議題猶遭忽視。巴瑞特也是LGBT的倡議者,他分享心得說:「我們必須學習尊重每個人的基本人權,當非LGBT以為是幽默的事情,我們的權利往往被侵犯。」巴瑞特分享他無意中聽到的故事:救護人員到事故現場處理一名跨性別傷者,男護士沒有掏錢包確認身分,直接伸手觸摸傷者的內衣以辨別性別,也不認為他侵犯了傷者人權,一旁的女護士看到卻當作笑話。教育跨性別者議題的最好方式,謹記每一人類個體皆不同,可以帶有好奇,卻要用尊重與開放的態度去面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