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學校教育成效差 迦納婦女集結學創業

立報/本報訊 2012.10.18 00:00
【編譯陳玫伶綜合外電報導】迦納北部的年輕人不再只區分為上過學與文盲兩種,現在出現被稱之為教育寡婦(education widows)的第三種族群,指的是即使上過學校念過書,也不見得比沒讀書的人優秀。教育問題一籮筐根據英國《衛報》報導,迦納的非營利組織女性教育運動(Campaign for Female Education, 簡稱Camfed)執行長迪克森(Dolores Dickson)表示:「教育寡婦是教育系統中的挫敗者,這些年輕人曾經進過學校,但他們接受的教育品質很低落,導致他們找不到工作。家庭在他們身上投資了教育,期望子女外出工作賺取收入,所以他們不能回家,也不會種田,可是又找不到工作。」如同許多發展中國家,迦納面臨的教育問題複雜性逐漸增高。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近日發布的報告《讓教育落實》(Putting education to work)指出,在迦納年齡介於15歲至29歲間,有超過半數的女性與超過1/3的男性雖完成6年的基礎教育,仍舊無法讀出完整的句子。Camfed從1998年開始提供迦納兒童上小學與中學的獎學金,至今補助超過6萬6千名學子。Camfed補助公立學校提升低落的教學品質。在2002年,Camfed為獎學金成員創立了名為卡瑪網絡(Cama network)的團體,聚集了已經完成學業的女性給予支持。傳授女性創業技能卡瑪網絡成員在每個月兩次的會議中,接受關於財經、企業領導與生活技能的訓練。從2011年開始,完成訓練的成員可獲得Camfed與萬事達卡基金會(Mastercard Foundation)共同設立的創新獎學金。這個合作是提供小額創業基金給女性創業者,讓她們經營自己的事業。第一批共9名卡瑪網絡成員在2011年9月完成訓練,其中6名女性已著手創業,而且開始獲利。在迦納北方大城塔馬利(Tamale)郊區的福歐(Fuo)地區,這是全國最貧窮的地方。31歲居民伊德里蘇(Balchesu Iddrisu)將夫家的家庭事業轉型為小型食品加工中心,屋外滿是米糧,她聘請當地年長婦人來幫忙篩選米糧、挑出雜質。而屋內則堆放好幾堆小麥、黃豆和玉米,伊德蘇里混合牛奶奶精和花生,製作獨家配方適合當早餐的綜合穀麥。伊德蘇里每月賣出超過1200份穀麥產品,每份價格約1歐元(約新台幣38元)。此外,她開始接觸大型超級市場和醫院通路,從當地農夫購買粗原料,她說,這樣可以省去被中盤商賺取的價差,直接要求產地的穀物品質。伊德蘇里說:「我對目前生意的運作情況感到開心,這給予我和家庭許多幫助,過去我不知道可以做到這個規模,現在底下有人幫我,也為社區的人帶來工作機會。10年之內,我可以開自己的工廠,訓練更多人成為企業家。」塔馬利的另一個卡瑪網絡的成員,是31歲的阿爾哈珊(Sohua Alhassan),她說學校教給她的技能,不足以幫助她進行太陽能產品的生意。生長在接受農業補助的貧窮家庭,阿爾哈珊的靈感來自缺乏電力的生活環境,她很憂心使用煤油燈的傳統照明方式帶來的危險。阿爾哈珊說:「我進入太陽能產業,是因為北方地區的房子沒有電力可用。在村莊裡,孩子無法讀書或使用危險的煤油燈,那會產生煙霧,而昏暗的燈光讓許多年輕人患上眼疾。」阿爾哈珊現在銷售一只要價3歐元(約新台幣115元)的桌上檯燈,以及一組4個燈泡的居家照明燈,每組定價17歐元(約新台幣652元)。女性肩負經濟壓力阿爾哈珊的個人經驗也代表了在迦納北方開創小型生意的困難。她是家中6名子女的老么,幸而獲得Camfed的獎學金,成為家族中同世代親屬中唯一受過教育的人。婚後雖無子女,但是肩負著生病兄長一家13口人的生活,包括兩名嫂嫂和其10名子女,阿爾哈珊收養了其中一個姪女,並且送她去讀書。這在卡瑪網絡成員們身上是普遍的現象,創業獲利的收入必須支持她們的原生家庭,儘管對經營事業充滿熱情,阿爾哈珊提到兄長的疾病與龐大家庭負擔時,她說:「這對我真是艱難。」▲在迦納,有些婦女雖受過教育,但處境卻比沒念書人要來得慘澹。圖為迦納北部的伯爾加坦加(Bolgatanga)的婦女,工作時用頭部頂著50公斤重的稻米,攝於2008年2月1日。(圖文/路透)Camfed的迪克森表示:「這重擔對於家中唯一受過教育的人來說很不容易,他們認為,如果不幫助家人,他們就會再面臨到剛剛掙脫的處境,換個角度想,他們用雙手抓住機會受教育,當他們進到學校看到可見的未來,我們看到他們獲得自信,他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也會變得更加明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