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北韓 胖子 超商店員

在東南亞聽說故事8:泰國 敬美好與黑暗的存在

立報/本報訊 2012.10.18 00:00
■劉蘭菠泰國,是這趟旅程待最久的國家。3個月的時間,有一個月我在泰國中部、東北部及北部旅行,另外兩個月則待在美索鎮(Mae Sot),擔任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簡稱TOPS)的實習生。重新翻閱當時的日記,發現很困難去書寫。不只因經驗的內容太滿,也是那過程中,有許多跟自己「美好」和「爛透了」的部分面對面碰撞,當時的很多掙扎,至今也仍然是我的功課。

歡迎來到微笑國度

從心情像陷入泥沼般的柬埔寨,步行越過邊境,再搭雙排車到達泰國小鎮亞蘭(Aranya Prathet)。抵達的第一天,就完全理解為何泰國被稱為微笑的國度,令全世界的背包客流連忘返。觀光收入佔全國GDP五成以上的泰國,人民很習慣觀光客的存在,加上相較於鄰國,算是國力較強的富裕國家,泰國人多以自在、平等的態度與外國人互動。

所以你不會看到太多殘酷的現實,也沒有過多的罪惡感、被挑戰,只會在便宜熱鬧的夜市裡驚喜的傻笑,享受數不盡的背包客旅館、二手書店、瑜伽、藝術文化課程,你會輕而易舉地搭上別人全家出遊時的便車,你也可以輕鬆愉快又方便的在銀行兌換旅支、手機門號租借、交通景點接駁,剛到邊境還可以遇到像華裔的泰國人Cherry和阿姨Noi般主動出現、詢問我是否需幫忙的守護天使。

在曼谷的住宿,也依賴著沙發衝浪認識的Yamma和台灣人Sing與男友開的Over Stay bar。還有悠閒可愛的城鎮披邁(Phimai)、素可泰(Sukhothai)與北碧(Kanchanaburi),以及在大城(Ayuthaya)往來新舊城區要搭的水上接駁船,充滿生活與文化魅力的清邁(Chiang Mai)。如果把曼谷令人不敢恭維的交通阻塞洗掉,再加強搭乘曼谷水上巴士的經驗,我在泰國自己旅行的那一個月,會舒適到笑得合不攏嘴。

但同時,旅行的意義又是什麼呢?這是我第幾次搭火車客運、第幾次問路、第幾次和陌生人交談、第幾次找旅館、第幾次探索新地點?從什麼時候開始,看著景色都不覺得美和驚嘆?我常坐在路邊的豆漿攤,看著人們經過來經過去的樣子,而感覺自己的人生按下暫停。聽聞邊境故事很多年了,我想知道選擇在邊境生活的台灣人,怎麼知道那是安身立命的地方?

進入美索的世界

進入美索前,扛著自製與朋友幫忙英翻泰的海報與募捐箱,蹲在曼谷街頭募捐文具。短短兩、三個小時,還真的有人提供我文具!不管是觀察很久的、問清楚以後又買了文具送過來的、一看到就直接掏出身上有的文具的、問我還缺哪一類文具才去買的,那些隔壁攤的攤販、路過的媽媽、情侶、大叔、知道這個計劃的其他背包客、賣彩卷的聽人大姐們,共15個人,憑著對人的信任與心意,將這些鉛筆、臘筆、筆記本、足球、排球,沉甸甸的交到我的手上(在到達美索後,我按有留地址的募捐者名單,將轉交文具的照片寄給他們)。

30多年的緬甸內戰,數萬的緬甸人逃難至泰國邊境,除了進入擁擠的難民營,也有許多為了討生活而來的非法移工。美索鎮正位於泰國西部與緬甸交攘的邊境地帶,是重要的國際難民服務基地。對於什麼叫難民或國際服務都還一知半解的我,只是高興的想著「終於有一個我會待超過1週的地點」,可以把3個背包裡的東西都拿出來,並且歸位在櫃子裡的感覺真是太爽了!帶著某種可以平穩下來的興奮,我開始在美索的志工生活。

我在TOPS辦公室協助翻譯文章(讓台灣人有機會了解邊境狀況)、協助在地夥伴練習英文、製作教材、跟著參與會議、運動會、婚禮、拜訪移工小學、認識在地夥伴的生活、進入甲良人的家一起喝醉、去了所謂的難民營……每天,都累積許多的掙扎與思考。面對著邊境夥伴的直接與相挺、面對著同住的白人室友們的不平等關係與自卑、面對邊境人們的困境與慚愧老毛病、還有生活相對穩定下來後,又無法忽略的自己諸多迷惘與缺點。

誰是難民?

我記得到達美索不久,我坐在邊境夥伴良恕姐的車上,在小巷子裡與另一台車狹路相逢,我還在按照自己的公平原則想著「他剛轉進小巷,離外面的大馬路比較近,應該是他要往後退」,良恕姐就自己喃喃的說:「應該是我要後退,他那邊後退是大馬路比較危險。」

我也記得某一次修腳踏車的事,因為想要光顧貧窮移工的小店,就去了外觀看起來蠻髒亂的一間腳踏車店。送腳踏車去時就覺得這家店不太穩,但還是去了。果然,車修好了,但比車還貴的鎖卻壞了,我講不出泰文硬要吵架、想表達「你這樣對嗎」,最後就只能說「no good、no good」的指著老闆搖頭,老闆也無法講英文,有點自暴自棄的也說:「Ok! No good!」

回到家,邊生氣也邊問自己,如果我面對的是移民局官員或任何比我有權力的人,我還敢這樣罵對方嗎?然後,如同良恕姐提醒的,當我知道進去的這家店可能有風險,還是選擇走進去,並且又把昂貴的鎖放在那裡,是不是就應該要準備付出代價?怎麼能在真正付出代價時,又一點都不厚道的指責我原本想要幫忙的人。

到底誰才是難民啊?大概就是類似這樣的事件,看起來是在談難民議題,但又是在碰觸自己的議題。

這個世界有可能是一個完美的世界嗎?我只知道這是個有限公平的世界,每個人有自己處境,而面對苦難,根本沒有施與討的問題,只有如何自處的問題。當時的TOPS駐泰領隊賴樹盛說:「與其討論罪惡感,不如創造幸福感。」

重感情,輕別離

男同志電影《遇見好男孩》,充滿哲學思考又敏感善良的摩門教男生Araon。他小時候最喜歡整張臉貼在電視上看著螢幕,於是那些畫面都被拆解成無數的小光點,什麼都看不清楚;當他再把距離拉遠,不再執著去看待每一個細節,則發現光點間都可以彼此連結、相互完整,所有事都有其道理。

在離開美索的前一天,我一一跟這裡的朋友道別,有人偷塞了錢給我,有人給了我擁抱、有人煮了一餐好的送我。我想著在邊境發生的人與事,還有良恕姐的那句:「重感情,輕別離。」我並不知道旅程繼續下去,是否就能成為自己想要的那個人,但我很確定,還是要當個有情有義的人。(下下週續)

註:1.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是當地蓬勃發展的各國救援組織中,除了日本以外,唯一的亞洲組織,已於美索鎮支持難民、移工及偏遠山區少數民族(以甲良族為主)的教育工作長達15年以上。官方網站:http://www.cahr.org.tw/TOPS/index.php部落格:http://blog.yam.com/topstw/

2. Borderline商店,是前駐泰領隊林良恕與泰國籍的緬甸少數民族(甲良)丈夫結婚後,選擇長住在美索,持續服務當地有需要的人,並與友人成立協助當地少數民族婦女、流亡畫家販賣作品的「邊城商店(Borderline)」,為知名旅遊出版社「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推薦的當地特色商店。今年10月27及28日下午1點半到晚上9點,良恕一年一度返台義賣,請至唐青古物商行。官方網站(英):http://www.borderlinecollective.org/林良恕部落格:http://blog.yam.com/acrosstheborderline

3.前駐泰領隊賴樹盛個人部落格:http://blog.yam.com/samlai

Mae_La難民營裡的第一步

美索鎮街景。

素可泰遇到的慈祥婆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