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淡淡的生命回憶 東南亞影展《永別》

立報/本報訊 2012.10.18 00:00
■但唐謨正在進行的「東南亞影展」有個非常貼切的副標題:「這麼遠又這麼近」。溫德斯(WimWenders)曾經用這個概念拍了一部《咫尺天涯》(Faraway, So Close);愛情中的人也常用這句話來抒發失落。在台灣,東南亞近在咫尺,不只是地緣近,生活中,我們有最高檔泰國餐廳,和每個假日金萬萬門口群聚的外籍人士;但除了消費異國情調,利用廉價勞力,近在咫尺的東南亞,從來沒有進入過「中心」,永遠是在遙遠的天涯之外……不過還好,電影給了我們認識一點點東南亞的機會。泰國電影《永別》是導演Sivaroj Kongsakul的第一部作品。電影的開始是一個長達15分鐘的長鏡頭:泰國的鄉間,一輛機車從遠方緩緩駛進畫面……這是個非常「遙遠」的畫面,一個我們很陌生的景觀;但是在長時間地觀看中,這種陌生的環境,漸漸被我們熟悉了一點點,於是那種遙遠的感覺也被沖淡了一些。法國太陽劇團(Théa tre du Soleil)以東方為主題的戲劇,也刻意把時間尺度拖長(一齣戲可以演上一整天),目的也是在利用時間,消除觀眾對異國的陌生疏離。在這朦朧泛黃的長鏡頭之後,出現了一個悲傷帥俊的男人:他是一個鬼,回到了充滿他回憶的地方,想再看一眼……《永別》(光點)《永別》是一個鬼故事,也是愛情故事,也是親情電影,總之就是我們生命中最不捨得割捨的那些事物。男主角叫做Wit,他把城裡認識的女朋友Koi帶回鄉下(我好喜歡泰國的單音節小名),他們躺在吊床上休憩,跟小朋友玩,然後做飯吃飯,說話,跑去一個充滿神話故事的山丘,然後去拜拜,那是一個大家都需要搖著扇子驅逐暑氣的夏日。這是一個回顧生命的故事。當回憶的時候,永遠挑選最美好,或者最深刻的東西。而在這部片當中,最刻骨銘心的生命片段,都只是一些淡淡的生活切片,行雲流水般隨性的言談、簡單的愉悅,或者看到年輕時候的Wit對著鏡子整儀容,然後出去吃飯。這些畫面簡單自然,長鏡頭居多,有時候兩個人背對著畫面,面對著河流,我們雖然看不到他們的臉,差不多也看到了他們眼裡看到的世界,同時又好像是站在遊魂的角度在觀看前世。這些非常抒情的畫面,建構了整部片的風格。其實,我們回憶的時候,最刻印在心上的,並不是那些大起大落的人生轉折,而是一些真正讓你感到溫暖的片刻。這部片對於回憶的詮釋,也正是這樣的一種感覺。整部片當中沒有一個悲傷的回憶,也沒有欣喜欲狂的時候;只有Wit以回憶者(鬼)的身份在哭泣,失去過去美好的一切(因為死亡),多麼讓人不捨啊!《永別》的英語片名《Eternity》,其實更有「永遠」、「永恆」的意思。有些東西,並不會因為生命結束就消失的……看完這部電影,我和我的朋友都覺得實在跟《波米叔叔》有夠像(太明顯了啦),但是我們也都覺得比《波米叔叔》好看,因為波米叔叔太深奧難懂了。我們總是會帶著上課做學問的態度去看,太緊張;可是《永別》就像一首淡淡的詩,看著看著你幾乎可以暫時閉上眼睛(不是叫你去打瞌睡喔!),然後用心去感受電影中那份生命的流動,和回憶的力量。感覺很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