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社論:外交奇譚

立報/本報訊 2012.10.17 00:00
台灣外交處境蹇澀艱困,在國際社會之折衝樽俎尤其需要審時度勢,進退有節。目前與台灣有邦誼的國家雖有20來個,卻大抵是小國寡民,以當前馬政府之「外交休兵」政策,也僅能勉強護持,難有更大開展。唯一例外者,乃是被視為「經貿聯合國」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台灣自2002年元旦加入之後,與150餘會員國權利義務不分軒輊。而台灣在日內瓦的使館,自然就是我們在國際社會經貿活動的最前線。

因此,台灣駐瑞士的WTO大使,就是派赴國際經貿最前線領兵的將領。任何一部兵書都會告訴我們,將在外,最需要的就是來自本國政府的信任和支持。然則,於今在中華民國小朝廷上演的卻是外交史上極端惡劣的一個案例。

前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卸任後被指派出任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詎料還未上任,即遭到執政黨立委丁守中和第一任駐WTO大使嚴慶章的聯合攻擊。他們指控賴幸媛在2001年擔任國安會諮詢委員時,參與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工作,「有欺瞞隱匿、喪權辱國、謊言誇功的事實,不適任駐WTO大使」。而他們指出的具體案例是:賴在談判過程中,使用了許多「去主權化」的文字,譬如將行政院(Executive Yuan)改為政府(Government),將立法院(Legislative Yuan)改成 Legislature(立法部門),這些名稱的使用被認為是「喪權辱國,矮化台灣的地位」。

可是,稍有眼界、常識的人大概都看得出來,在國際文書上,「Executive Yuan」和「Legislative Yuan」之類自我感覺良好的洋涇梆根本不通,視覺上礙眼(「Yuan」是什麼碗糕?),還可能造成誤解或理解的障礙。相對的,Government和Legislature簡單明朗,既不妨礙國際友人之認知,亦無礙主權之認定,大概只有被迫害妄想症者才會認為這是「矮化台灣」的文字。

根據WTO協定:「所有國家或關稅領域,凡是在經貿政策上具有完全自主行為能力者,得以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台灣當年得以加入,當然就是「完全自主行為能力」的肯定,這樣的描述,不就是「主權」的象徵?

何況,申請加入WTO的程序十分複雜,各種雙邊、多邊談判交錯進行,而在農業、工業、服務業等不同商貿範疇又有極其紛繁細緻的規定,今年8月22日,俄羅斯才通過申請,成為WTO的第156個會員國,其談判過程用了整整18年。中國也是經過15年的馬拉松談判,才在2001年底加入。台灣在多重困阻之下,能夠在2002年元旦「入世」,其談判之艱辛可想而知。賴幸媛是當年主談團隊成員,功勞、苦勞兼而有之,若不是她對WTO機制的全面掌握,膾炙人口的「台灣毛巾」一役,豈能大獲全勝,嘉惠無數本土毛巾業者?如此經貿戰將,未獲嘉賞,卻蒙囂謗,實中華民國外交之奇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