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再見吧!蘇貞昌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2.10.17 00:00
在社會主流意見都認同民進黨應當正面、積極處理兩岸事務的現在,民進黨的領導者,卻礙於個人對兩岸事務認知的不足,提不出對民、共交流的中心思想,不僅成為整個黨停滯不前的「反向動能」,更讓綠營內部開始形成一股「謝、蔡合組第二黨中央」的情勢。 或許這麼說對蘇貞昌會太殘忍,但是「要前進的繼續前進,要原地吵架的就留下來」,民進黨的兩岸之路,不該在遲疑、膽怯中匍伏緩進,謝長廷是到了該跟蘇貞昌說「再見吧,蘇貞昌」的時刻了。 在蘇貞昌當選民進黨主席初期,他確實有機會乘著蔡英文所打下來的氣勢,對黨進行大破大立的改變。殊料,蘇貞昌卻自顧自的以為,黨內各派系都對他「包藏禍心」,如果不先解決人和問題,主席大位恐怕坐不久。 所以,蘇貞昌上任將近半年以來,做最多的事不是告訴民進黨人「我要往哪走」,而是忙著四處拜會派系大老,下鄉與資深黨員拍照,讓整個黨中央充滿放鬆、歡樂的輕鬆氣氛。但禮貌性的噓寒問暖,不著邊際的空泛對話,終究藏不住眼前民進黨的空虛狀態。 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這樣形容,「蘇貞昌習慣將一手好牌打到輸,我稱之為『成功阻卻心理』。簡言而之,就是愈在乎就愈謹慎、愈謹慎就愈失真、愈失真就愈沒自信,於是友群失望散去,自己獨嘗落寞。」 的確,在謝長廷前往中國大陸前,蘇貞昌宣布暫緩中國事務委員會的成立;在謝長廷圓滿結束訪問後,蘇貞昌則說處理兩岸事務「這件事不急」。而黨內甚至傳出蘇貞昌認為二O一四年的七合一選舉是地方型事務,與國際、兩岸無關,因此主觀上認為此事能拖則拖,避免敏感的兩岸爭議,成為他連任民進黨主席、參選二O一六總統的絆腳石。 面對蘇貞昌的退縮,謝長廷、辜寬敏等大老,都一再強調民進黨處理兩岸議題的急迫性,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長期沒有認真思考過兩岸議題的他,一方面為了替個人的政治前途鋪路,一方面則因為個人知識量的匱乏,提不出對民、共交流的具體對策,導致民進黨的兩岸工作已陷入原地打轉的虛耗狀態,終而逼出黨內另一波以謝長廷、蔡英文為首的政治聯盟契機。 對謝長廷而言,眼見蘇貞昌既無法提出具體論述,又不願接受「憲法共識」,現在的他,顯然已經無意繼續爭取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相反的,既然「維新基金會董事長」的名義,已為他成功完成兩岸破冰之旅,實在沒有理由不繼續深化基金會的層級與功能性;況且,比起背負政治責任的黨職,民間身分是更具自由度與彈性,與其與蘇貞昌共處一室、面面相覷,不如靈活扮演民、共交流的民間推手。 不僅如此,在沒有黨職包袱的狀態下,謝長廷更能掌握絕對的空間,以兩岸議題作為號召進行派系結盟,籌設具有實質影響力的二O一四輔選團,擴大青年軍投入縣市議員選舉的員額;而綠營的縣市長候選人,在不得不歡迎民、共交流的前提下,當然也必須與謝系維持緊密關係,無形中都為謝創造出黨內的高度。 而在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羅致政當選第一時間,就允諾會為新北市輔選的蔡英文,自然成為謝長廷的作戰盟友。 有人會問,謝、蔡兩人在二O一二的總統大選留下不少嫌隙,且蔡英文志在參選二O一六,與謝長廷的目標不一致,雙方要如何談合作?必須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謝長廷訪問中國大陸前,蔡英文就對外表示樂觀其成;在謝自北京返抵桃園機場時,蔡的核心幕僚洪耀福更以「我代表蔡英文」的身分到場接機。更別說近期以來,蔡不斷對外強調「信任」謝長廷能處理好兩岸事務,都清楚透露出謝、蔡合作的端倪。 就選戰策略來看,「謝、蔡聯合輔選團」的亮點,就是兩人能結合選民對二O一六的期待,將地方選舉上綱為挑戰中央政權的試金石;而「支持民共交流」,則是讓民進黨中央黯然失色的招牌。只要能成功匯集這股民氣與媒體效應,當七合一選舉結束,蔡英文自然會被拱上「再戰一次」的位置;而謝長廷,則是扮演「King Maker」的關鍵歷史角色,彼此拉抬互謀其利。 必須說,謝長廷一旦決定與蘇貞昌分道揚鑣,在兩岸事務的處理上,就不能只是單有論述而缺乏實質作為。而首要之務,就是創立「台商權益保護協會」。 馬英九上任總統以來,所謂國、共交流下的經濟發展,大抵上都只有圖利財團,多數嗷嗷待哺的中小企業依舊是求助無門。諷刺的是,這些中小企業主有不少人都是綠營支持者,但民進黨卻礙於意識形態,遲遲無法跨海提供協助,所以在蘇貞昌認為「這件事不急」的情勢下,謝有必要出手籌設補救平台,避免台商持續任人宰割。 更進一步來說,長期以來,民進黨在兩岸經貿發展的進程上始終缺乏重大建樹;日前兩岸簽署投保協議時,蘇貞昌也只用一句「喪權辱國」來含糊帶過,假若謝長廷能以「台商權益保護協會」名義,維護台灣企業在大陸經營的權益,甚至是人權,不僅能彌補民進黨的破口,更可望藉此超越國民黨「為財團服務」的層次。 為展現綠營對台商權益的重視,呼籲謝長廷可廣邀各派系大老參與這項平台。包括新系大老吳乃仁、洪奇昌,獨派大老辜寬敏,甚至是具有深厚財經專長的吳榮義等人,都應視為共同打破「國民黨兩岸專利」的合作夥伴。 或許外界會以「第二個民進黨中央」來質疑謝、蔡合作的正當性,但坦白說,這一切不都是蘇貞昌自己一手催生出來的局面嗎? 幾個月前,蘇貞昌確實握著滿手好牌,但只會生氣的他,始終無法超越自我,面對機會躊躇不前,試圖收割謝長廷訪中紅利,卻又提不出足以說服人的對策。如果,他還繼續讓個性操縱命運,那麼,注定將與歷史際遇擦身而過,留下寂寞孤單身影,嘆息再一次失去的勝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