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環境評論:唯發展是問的氣息再次降臨

立報/本報訊 2012.10.15 00:00
■倪世傑馬英九總統這一次南下高雄進行參訪,民眾與產業界紛紛就「油電價格雙漲」等問題發動抗議或是軟性抱怨,表示在能源價格調漲的情況下,「經營相當困難」。馬總統的回應則是油電價格只有回歸市場化跟制度化,才是長久之道。自由化的馬英九先談談馬英九總統的政策方向。就一個信奉市場至上的右派政府而言,馬政府的經濟政策基本精神是往自由化、尊重市場機制的方向走,並以與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做為主要訴求。從「穩健地」自由化發展路徑來看,放鬆市場價格管制往往是第一步,也就是馬總統所說的「市場化」,能源價格隨國際市場價格進行調整,而如果還有下一步的話,就涉及企業所有權的轉軌,中油、台電、台水都有可能進行拆解出售,這可能完全地私有化,或是轉成具有台灣特色的「民營化」經驗:由政府繼續控股若干以握有實質經營權,其餘股權開放私人所有。▲總統馬英九2012年4月30日前往桃園平鎮市參加勞工節聯合表揚大會,他說,油電雙漲民怨很高,但為了反映成本,大家要做準備,有能力者就多分擔,這不是傲慢。(圖文/中央社)光就股權轉換這一點,稍具國際經驗都知道,完全開放私營經營才是價格真正隨市場波動的開始,屆時油價與天然氣價格恐怕就不是每公升漲個幾毛這麼簡單而已了,因為私營企業將本求利,與中油當前還可以「虧損經營」維持服務是不一樣的邏輯。將能源市場化未必對消費者有利,只是一般民眾往往想不到這一點。國際標準化的馬英九馬政府施政的另外一個邏輯是國際標準化,尊重現有的國際建制與制度,馬英九上台第一年即簽署了屬於聯合國公約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批准書便是一例,在美牛問題上,最後也是以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的決議為依歸。同樣反映在能源問題上,馬英九過去也就台灣溫室起體排放嚴重問題表示:「在世界的環保趨勢下,無論台灣有沒有成為締約國,都必須要照《京都議定書》的標準去作……我們GDP排名或者是平均國民所得的排名,都沒有到全球第13,可是我們碳排放量卻到全球13,這是一個警訊,要趕快採取節能減碳的作法。」但是馬英九難以迴避的是,台電經營狀況不堪聞問,因此漲電價議題往往會被引導到「先解決台電經營績效問題再說」的焦點上,而喪失了挖掘台灣高耗能產業結構的癥結與轉型的契機。產業界與民眾的焦慮自由化與國際標準化是馬英九政策中「全球主義」與「現代化」二合一的身分的縮影,但台灣產業界與民眾其實是在用另一套不同的觀念在理解「油電雙漲」問題,並由此導引出「無能馬英九」的論題。先從民眾角度出發。台灣當前貧富兩極化、中產階級消失的問題已非一朝一夕,凍結的薪資在物價上漲中形同縮水,因此,一般民眾對油電雙漲肯定是怨聲載道,可以理解,但若一方面支持市場機制,但另一方面又希望政府能夠如何如何以帶動薪資成長,恐怕就難以自圓其說了,蓋台灣產業界薪資低落,除經濟危機衝擊以外,工會組織率偏低,勞動者缺乏工資議價的載體也是主要原因。就以韓國汽車工會於8月到9月展開的部分罷工為例,在經濟危機中,他們透過罷工手段,爭取到加薪5.4%、先給付5個月工資的獎金以及取消大夜班(縮短工時)的經濟利益,這一點台灣確實落後。從企業層面來看,產業轉型不成功的問題未必出在政府,台灣產業界相當吝於支出研發經費,在知識經濟時代這等於是自殺。當產業不升級,利潤漸薄,企業主對工資與能源價格就相當敏感,這也是為何產業界近日來普遍要求「本、外勞基本薪資脫勾」以及「反對油電雙漲」最主要的原因。嚴峻的未來馬英九的政策,產業界與大部分民眾並不買單,過去說要拚「公平正義」結果搞到資本家跳腳、民眾也不領情的輸家境地,現在「拚經濟」捲土重來有取代無效益「公平正義」政策的可能性大增,一旦馬政府堅定信心重回過去唯發展主義的道路,淡化國際標準化改以發展先生的身分重出江湖,環保與公平正義議題將勢必在2016年前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