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畢竟是血的知識啊

立報/本報訊 2012.10.15 00:00
■宋竑廣日前在立報編寫了「福島大學教授集結批判新版輻射補充教材」一文,因為事涉許多核電專業,受到若干網友批評,於是再去詳查。跟旅日10年的物理博士朋友通信後,確認翻譯、解讀與若干論點無誤。

不過原文中關於電子伏特與半衰期之間關係的部份,他也不以為然,而我覺得可能還需要去信給原單位追問,總之一併以回應方式附在原報導立報網頁之下,看過、或對這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務必去看看。

關心社運議題,時常得碰觸專業領域,牽涉樂生療養院的捷運工程如此,牽涉王家的建築與都更法規如此,牽涉核電更是如此,跟輻射有關的物理學、核廠工程、再生能源發展等,無一不經過辯證,這也是許多人望而卻步的原因,覺得「有爭議」、「複雜」便保持距離以免做錯。

然而,正因為涉及專業領域,若沒有相當的破綻,死老百姓如我,是不會投身論戰之中的,以核電來說,日本311核災造成的核安神話破滅是一個,又或者這次被批評的報導中,關於低劑量被曝風險的論點,已有若干國際專業組織與專書的支持,自然常被拿來引證。

投入每個議題可以有許多理由,並不見得需要每項都懂,都確定沒有不會出錯,但多數人會有一個根本的理由,在我現在知道更多更多核電知識之前,在高中時就已經參加反核遊行,那時的想法很單純,「貢寮人反對」,覺得多數不能強迫少數到這種程度。

順便一提,10月20日即將來台演講的日本反核學者小出裕章,則是發現核電廠雖然號稱安全,卻總是設在偏鄉之後才反核的,就這樣反了一生。前陣子幫忙製作字幕的、有小出參與演出的日本反核搞笑短劇的最後,編輯了他歷年來講演的片段,不管聽眾很少,還是被聽眾抗議的場合,都看得到他長年努力的身影,其中一段標題「為何他們持續警告」,對比311核災的慘劇,令人不勝欷噓(註)。

投入不同層次的爭議之前,往往要先想好初衷為何,甚至自我檢驗一下,以核四來說,用欺騙手段在貢寮興建是我不能原諒的,即便核電真有種種好處──事實上充滿疑慮──也不該妥協這一點,套在其他運動上也是一樣,抓好方向之後,通常,當初的原點還只是不公義的冰山一角罷了。

就現在寫核災文章的角度來說,除了這些理由,還包括傳達災民的心聲與努力。在日本,不管產官學界,擁核派擁有的財力是非核派的N倍,後者在學界可說是趨近於0,而關心核災的日本民眾,在承受悲劇與擔憂未來的情況下,要挑戰由重重金權所鞏固的核電知識壟斷,其艱辛可想而知。

同時也因為311的機緣,我才間接認識到,在日本與其他國家,都有逆流而上的學者及醫生們,貢獻畢生心力,探究輻污對人體的影響。

儘管,總是有人以專業保證,這個不會怎樣那個不會怎樣,但當我在福島災民、日本核電工與車諾比災民的身上,看到類似症狀與其專書時,難免感到不安,想說還是抱著謹慎的心態,一點一滴地看著不同立場的文章比較好,畢竟,這是學者冒著被封殺的風險,甚至經過牢獄之災換來的,是許多災民用健康性命換來的血的知識,是血的知識啊。

註:小出裕章演出的反核短劇影片與演講報名網址

http://www.businesstoday.com.tw/NUKES/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