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首戰輸在自己 次役敗給裁判?洋基 判官誰邪惡

民生@報/ 2012.10.15 00:00
●照片取材自MLB官網

■籃球人常抱怨,戰事緊繃、決勝期裁判的任何一聲不當哨音,都可能左右輸贏,棒球場上,美國職棒MLB的洋基,現可能也超不爽判官對他們的特別待遇,且在美聯冠軍賽前兩戰連續上演,「邪惡帝國」既毫無主場優勢可言,還苦吞2連敗,17日起連三戰作客底特律,不無可能直落四被天敵老虎剃個大光頭。

MLB的裁判確很有權威,但這些大聯盟的大裁判,好、壞球全看主審好惡及自由心證,沒啥個準,「九宮格」僅供參考,而這也就算了,其他方面執法有多高明,倒也未必,有時更讓人不敢恭維,他們擁有的,充其量大權在握,甚至可無限上綱,上壘、出局,俺說了算!你敢囉嗦,大手一揮,當下就奪權、趕你出場!

尤有甚者,聯盟力挺裁判到底,寧可當幫兇,抵死不認錯。

撇開先前例行賽那場引發軒然大波的一壘審百分百再見誤判,硬是活生生沒收一場「完全比賽」不說,目前打得如火如荼的季後賽,從本季首度新增的外卡一戰驟死賽,國聯勇士對紅雀開始,到目前兩聯盟的各自冠軍賽,起碼四次明顯誤判,且每次都造成絕對影響。

洋基15日一早第二戰又遭虎噬,打擊依然不力,一分未得,怨不得人,但第七局先掉1分,第八局0:1落後,二壘審尼爾森(Jeff Nelson)的超級烏龍誤判,壓根兒可比喻為「昧著良心」,尤如雪上加霜,讓少了精神領袖基特(Derek Jeter)隊長,士氣原就低迷的洋基,因此墜落萬丈深淵。

當時老虎進攻,兩出局後英凡提(Omar Infante)、傑克森(Austin Jackson)相繼安打,但英凡提衝過頭,想回二壘,洋基二壘手坎諾(Robinson Cano)已接獲右外野手史威修(NickSwisher)的傳球,手套擋在壘包前等英凡提,並早早觸殺撲壘的英凡提胸前,英凡提的右手遲遲想摸壘不成,二壘審尼爾森卻雙手平攤,判英凡提安全回壘,全場嘩然。

坎諾當然不服,洋基教頭吉拉迪(Joe Girardi)也立即衝進場,電視直播倒帶,畫面更清晰看出英凡提不僅百分之百出局,且在被坎諾觸殺時,離摸到壘包還有一段很長距離,尼爾森卻厚顏堅持原判,最後更把向他咆哮的吉拉迪趕出球場。

老虎理應三出局結束第八局,洋基接下來還有兩局六個出局數可反攻,但尼爾森裁判憑一己之力,硬是擅改歷史,只休三天即又登板的洋基日籍投手黑田博樹(Hiroki Kuroda),投了7.2局只被打出5安打、失1分,送出11K的優質先發,因此被迫提前退場,且壘上還留有兩跑者的責任分。

意外受裁判庇蔭的老虎,幸運一、二壘有人,持續攻擊,也把握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反之,洋基士氣已竭,換投為羅根(Boone Logan),被代打的賈西亞(Avisail Garcia)敲出安打,英凡提回本壘,洋基再換投張伯倫(Joba Chamberlain),仍難逃卡布雷拉(Miguel Cabrera)的安打,傑克森跑回本局第2分,3:0鎖定勝局,這2分也都算在如同「黑雲罩頂」的黑田博樹帳下。

黑衣判官尼爾森即便賽後看完重播,坦承自己誤判,但案發時他的隻手撐天及硬拗,卻對洋基造成難以彌補、挽回的重傷害,洋基雖還有兩局可攻,似已無心戀戰,第八局三上三下,第九局兩出局後A-Rod「爆冷」敲出安打,仍如迴光返照,葛蘭德森(Curtis Granderson)最後吞下此役連3K,也是對金鶯系列19支3、對老虎兩戰7支0,26打數共嚥下的第14K,0:3讓作客的老虎連兩場踢館成功,揚長而去。

當然,縱使尼爾森不誤判,洋基也不一定能翻轉戰局,但,專家、球評常批球員一次失誤、一個處理不當的小細節,都可能讓比賽豬羊變色、輸贏易位,裁判一次誤判,難道就不會因此改變勝負?肯定會!只是,判官的錯,沒人可制裁他們,因而冤枉輸球的球隊卻欲哭無淚,苦水往肚兒吞、苦果自行吸收。

事實上,洋基早在14日對老虎系列第一戰,就已吃了裁判悶虧,第二局兩出局後,馬丁(Russell Martin)、基特、鈴木一朗(Suzuki Ichiro)連三安打占滿壘,坎諾投手前軟弱滾球,他死命前衝,明顯較老虎投手延誤一下再拋給一壘手的球,腳早半步踏上壘包,一壘審德瑞克(Rob Drake)卻硬判他出局。

洋基錯過先馳得點,向來溫和的坎諾氣得把頭盔重摔地上,仍無法救回德瑞克的誤判,受此影響,洋基愈難拿分,反在六、八局各丟2分,即便第九局靠一朗、伊巴尼茲(Raul Ibanez)各1發兩分砲追成4:4,仍因打擊持續不振,延長的第12局再掉2分落敗。

除了洋基連遭判官襲擊,稍早的國聯第一輪國民對紅雀最後攤牌的第五戰,國民從6:0絕對優勢,到第八局被追成5:7,但關門的九局上,紅雀兩出局三壘有跑者貝爾崔(Carlos Beltran),國民終結者史托倫(Drew Storen)先保送莫利納(YadierMolina),接著面對去年國聯、世界大賽雙料MVP菲利斯(DavidFreese),投到2好2壞,差1好球即可勝出,昂首晉級國聯冠軍賽。

隨後他投了個壞球,菲利斯棒子揮出大半又收回,主審馬魁茲(Alfonso Marquez)不想當壞人,直接對菲利斯拉弓,就此淘汰衛冕軍紅雀,國民捕手鈴木(Kurt Suzuki)訴請一壘審海克斯(Ed Hickox)裁決,海柯克斯有樣學樣,當然也不願當壞人,於是雙手平攤,裁定菲利斯沒出棒,比賽繼續,等同把球丟回給主審、投手、打者,讓三方自行決定輸贏。

史托倫有機會三振菲利斯終結比賽,率國民晉級,卻未獲裁判認同,心情大壞,又投出壞球保送菲利斯,讓紅雀占滿壘,錢伯斯(Adron Chambers)換下莫利納代跑,隨後迪斯卡索(Daniel Descalso)擊出安打,貝爾崔、錢伯斯相繼回本壘,7:7,史托倫愈慌,又被菜鳥柯茲瑪(Pete Kozma)揮出安打,菲利斯、迪斯卡索先後跑回,9:7,九局下國民已徹底崩盤,本季就此買單打住,讓「憤怒鳥」完成不可思議的大逆轉。

也就是說,國民淘汰儘管並非因裁判誤判,但主審馬魁茲、一壘審海克斯,當時都少了肩膀,不肯拉弓或豎直拇指,判菲利斯三振出局,從而再給紅雀「救贖」機會,沒想到「憤怒鳥」真的又變身「不死鳥」,硬是奇蹟式啄傷國民,獲主審、一壘審一時的婦人之仁意外庇護,鬼門關前繞一圈後,換成把國民送進歷史灰燼。

短短數十秒,由峰頂摔落谷底,國民球員、教練及塞爆的3、4萬主場球迷,都無法接受這空前殘酷的事實,且儼然世界末日,早早備妥的香檳不僅派不上用場,更被砸得稀爛,現場幾萬人先呆若木雞,再掩面而泣,現場死寂一片,無人講得出話來。

或許不致有人因此自殘、自殺,但接下來,不少國民的相關人士,特別是第九局救援不成,反連丟4分搞砸的終結者史托倫,得去看心理醫生,恐是難免。

例行賽全聯盟第一的國民,大抵只能自怪第九局頂不住壓力,但主審、一壘審對菲利斯極具爭議的那一球,肯不肯舉手、有沒有左右戰局,乃至間接影響最後的輸贏,看倌們,大夥兒心裡有數!

更早的5日外卡一戰驟死賽勇士對紅雀,第八局勇士3:6落後,一出局兩人在壘,下一棒西蒙斯(Andrelton Simmons)擊出內、外野間的高飛球,球落點明顯將在外野草坪,裁判一開始並沒舉手明示這是「內野高飛必死球」,直到球快落地前才匆匆把手舉高,沒想到紅雀三壘手、左外野手沒溝通好,互讓後誰也沒接到,球結實落在外野,勇士看似可因此幸運占滿壘,且仍一人出局,追分有望。

但裁判堅持這屬內野高飛必死球,即勇士由原可一人出局滿壘,變成兩人出局二、三壘有人,如天差地別,勇士抗議未果,隨後雖靠四壞球進占滿壘,惜後繼無力,沒能添分,最終失利淘汰,無緣季後賽。

勇士滿壘無法得分,怨不得別人,但裁判當時處理那只是否屬「內野高飛必死球」,手勢太慢且不明,瑕疵不少,紅雀漏接高飛球自己失誤,卻變成受益者,勇士反吃了悶虧,到底,一出局滿壘,有諸多戰術可靈活運用,得分機率既高,且不無可能變成大局,進而逆轉劣勢,兩出局兩人在壘,則得安打才能拿分,難度偏高。

勇士輸球出局,未必全因第八局裁判的爭議性高飛球裁決,稍早兩次要命失誤,才是落後主因,但無論如何,勇士錯過第八局的最佳反撲契機,與裁判有關,卻是不爭的事實。

綜觀上述四椿裁判具體誤判,紅雀、老虎各得利兩次,勇士、國民則因此先後被紅雀淘汰,洋基儘管仍未出局,但兩度栽在判官手上,苦吞主場2連敗悲情,接下來作客底特律,恐難抵抗已先獲裁判眷顧、2勝在握的老虎主場優勢。

換言之,老虎、紅雀若雙雙在美聯、國聯冠軍賽殺出,最終世界大賽王見王,裁判前述的適時踢出臨門一腳,功不可沒,果真如此,黑衣判官在今年MLB季後賽,不僅有角色,尤舉足輕重,即便「邪惡帝國」如洋基,都窮於招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