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民共交流新局重於憲法各表爭議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2.10.15 00:00
謝長廷登陸訪中打開民、共交流對話機會之窗,謝最大的政治貢獻就是試圖証明民進黨有處理兩岸問題的能力與價值,這是現階段民進黨從總統大選敗選後最具政治意義與價值的「邁向執政」積極表現,遠比蘇主席的四場中國問題研討會的「紙上談兵」,以及成立中國事務部、籌設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初試啼聲」,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個人「民、共對話交流戰略不是夢!」的系列專欄文章引發林濁水大師的熱烈回應與批判,更在其臉書上表示:「什麼是憲法各表,最簡單明瞭的是挺謝扁系老將陳淞山說的,憲法共識、憲法各表、憲法一中是一個配套。」然而,就個人記憶所及好像我不曾提過這樣的看法,但我個人的說法其實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謝長廷的說法,他說他到大陸主張採取憲法各表,就是承認兩個地方的人都存在,並同意彼此的憲法是有特殊關係,至於要如何界定,則是要透過談判方式,不是他要刻意模糊,因為無論是誰都說不清楚。謝長廷認為,前立委林濁水寫很多東西,「跟他書所寫的都不一樣,表示對方沒看他的書!」 誠如,許信良前主席表示:「如果蔡英文在總統大選提出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是解決兩岸問題務實態度,謝長廷的憲法各表就是方法,大概很難有人提出比謝長廷更具理性、務實的主張了。」許認為,既然蔡英文等民進黨政治菁英都能接受「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應當也能認同「中華民國台灣憲法」做為內部共識,民進黨不應繼續在反對憲法的問題上虛耗!個人相當認同許前主席的說法,其實謝長廷對外主張的「憲法各表」,是在承認現行中華民國憲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並存的基礎上,各自用憲法來表達自己的體制與秩序,可能對岸是用「一中憲法」來看代謝的憲法各表,而我們則認定這是兩個國家、兩部憲法的不同差異,未來則需要透過政治談判來處理、解決這個政治差異。 猶記一九九一年年中跟隨陳水扁前總統擔任立委登陸的經驗,當時,陳水扁立委是拿著體現「一國(文化上的中國)兩國(兩個不同的國家)」政治意涵的「兩岸基礎條約草案」與大陸的官員、專家進行熱烈的討論,當時所側重的重點是尋求對岸理解兩岸的政治現實環境,為兩岸未來的政治定位與發展找出雙方可能接受的途徑與方案。此後,陳水扁擔任總統時期提出「政治統合論」與「未來一個中國」的主張,相信也是以此為政治脈絡所提出的前瞻性政治思維,當時,民進黨內部並沒有出現多大的批評聲浪,如今,物換星移,從在野變執政,執政又變在野,時空背景雖有不同,民進黨卻還在為「一中憲法」、「一中各表」與「一中原則」內鬥內行、外鬥外行,難怪當年民進黨執政時期便有重要的政治領袖曾感嘆的說:「四大天王加起來比不上一個陳水扁!」雖然,如今陳水扁前總統已淪為馬政府的「階下囚」、「政治人質」,也還須要五大天王(加上蔡英文)共同伸出援手,可是,我們還是必須反問難道「一國」或「一中」的政治圖騰與政治爭議還要跘住民進黨重返執政的政治機會嗎?兩岸最終的政治定位與分合發展是要靠政治實力與談判才能處理,不是民進黨內不同主張的政治領袖或政治菁英要怎樣定位與詮釋就能解決爭端,也不是國民黨用「一中各表」、「一國兩區」、共產黨用「一中原則」、「一國兩制」就能讓台灣人民所信服接受。此時,兩岸最大的問題是彼此在民主、人權、文化與文明價值差異的融合,民、共之間如何建立正常交流、對話的正常管道與政治關係。民進黨內部又何必在謝長廷的「憲法各表」內涵上大作政治文章呢?這豈不是「捨大求小」的政治策略失措呢? 個人從未曾主張「一中」,但建議民進黨在選舉時應該正視、面對「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的政治爭議問題與殺傷力,選後也曾對「台灣前途決議文」與「台獨黨綱」的檢討修正提出應研擬「更積極正面的新共識」主張,我個人並未否定「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政治價值與貢獻,但就如同蔡英文前主席在選前提出「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一中各表」也可以納入台灣共識討論的說法,已經明顯體現且已跨越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政治內涵與定位,民進黨是有其必要與時俱進重新調整「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文字與內涵從更積極正面的兩岸關係正常化方向重擬新的決議文(請參考美麗島電子報本人今年1月17日、2月2日民進黨的政治罩門、民進黨中國政策的轉型?等多篇文章)。當然,個人認為民進黨的根本問題是民進黨能否調整改變對中國大陸敵視的政治認知心態問題,以及中國政策路線定位與發展的政治轉型戰略問題,這是蔡英文、蘇貞昌等政治菁英2016能否東山再起帶領民進黨贏得執政的關鍵所在。 「台灣前途決議文」與「台獨黨綱」最大的政治差異就在於,前者不再標榜「台灣共和國」與「制定新憲法」的訴求,也明確宣示「改變現狀」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這是民進黨兩千年能夠執政的重要基礎,然而,兩岸新局勢的新變化,從連戰登陸、民進黨八年執政的新情勢與新政治定位以及馬政府執政後的新變局,的確已經對兩岸關係的交流與往來產生新的衝擊與挑戰,民進黨是否要繼續謹固守當年台灣前途決議文「防衛性訴求」的鐵律,而不努力找出具兩岸開創性發展的新政治共識契機,例如建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的可能模式與內涵,恐怕要想在2016取得重返執政的門票,還是「失之毫米,差之千里」吧! 謝長廷的大陸行,讓中共當局認識到「始終如一」的謝長廷,也認識到與他們眼中「不一樣的民進黨」,民、共對話交流之窗已曙光初露,這是民、共建立正常政治關係、累積政治互信的重要開始。民進黨內各政治領袖與要角既然都已肯定此次大陸行的正面政治意義與效果,容或對謝的「憲法共識」與「憲法各表」有仁智互見的多元看法,但卻已証明民進黨是有打開民、共交流的高度政治共識,這是証明民進黨有處理兩岸事務政治能利的絕佳機會,不能因為「憲法各表」所隱含的「一國」、「兩國」政治觀點的差異便抹殺掉謝的努力與貢獻,否則,就如同「陸生納健保」爭議事件一樣,黨內的自亂陣腳、各說各話,重傷的還是台灣人民與中共當局對民進黨的政治觀感與信賴感,無論對誰,都是得不償失的結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