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活佛父子鏡頭下的西藏今昔

民生@報/陳小凌 2012.10.13 00:00
圖說:旺久多吉以札什倫布寺拍的《古廟裡的春天》。陳小凌翻拍。

【文/陳小凌】許多人到過西藏,也拍下記憶中的雪域佛國,但你真正深入了解這個被譽稱為香格里拉聖域的真實面貌嗎?透過昨天起在台北華山紅磚區「活佛父子鏡頭下的西藏今昔」攝影展,或許能帶領你一探西藏的歷史、現實與轉變。

70餘幅攝影,源自西藏第一位攝影家十世德木‧丹增加措,及他的次子,西藏攝影家協會主席旺久多吉。父子倆的作品跨越一個世紀,前後拍攝的西藏,從貴族社會邁向今日的變遷。

父子兩代相隔半世紀來到世間。1901年十世德木仁布欽(活佛的尊稱)出生時,西藏尚存在著貴族社會;1949年旺久多吉呱呱墜地,西藏社會已面臨巨大的變遷。父子兩代剛好以影像銜接及記錄了20世紀乃至21世紀的西藏今昔,作品前後跨越87年。但這項展覽的珍貴在透過影像記實,述說了一個貴族家庭的故事 一本西藏記憶的相簿。

在光與影的世界中,旺久多吉嘗試著與父親對話,並從影像中重新省思自己對攝影的熱情與感覺。「他是活佛,也是我的父親,更是我的老師!」對父親一直有著不可言喻的一份情感,他感受到父親是將佛法、生活和攝影連接在一起。他曾以父親的角度,站在同樣的地點,拍攝相差半世紀的影像,讓人們看到西藏的改革與發展,新舊西藏的不同面貌。但他說:「和父親的作品比較,我總覺得自己很『浮躁』!」

十世德木仁布欽是西藏的活佛。他出生於今林芝地區工布江達縣阿沛村,在七世達賴喇嘛時阿沛家族地位就已很顯赫了,堂兄擔任十三世達賴喇嘛的侍讀經師。十世德木仁布欽自幼捲入和周旋在權力的鬥爭之中,生活周遭簇擁著眾多侍從與僧人;與臣萊德欽的愛情故事,始終無法走出洶湧難測的政治漩渦。他的一生可以說是西藏近代史的寫照。

但從擁有第一台相機,就改變了德木仁布欽的生活樂趣,這是1925年一位尼泊爾人為報答救命之恩而相贈,旺久多吉說:機身木製有皮腔,有軌道,大約30厘米見方,光圈檔只有幾個,速度也只是1/25秒、1/50秒,一個B門、一個T門。卻帶給父親的生活有趣的變化,拍攝出許多動人的影像。

他熱愛拍親人朋友及周遭熟悉的事物,三四十年代幾乎機不離手,但五十年代以後社會活動多了,相對之下拍照的時間少了,1964年以後就沒再拿起相機,隔年所有相機都被沒收,只剩一套蔡斯愛康,即便這台相機,也在文革時被抄走。家人也不敢問,放下相機後心裡是怎麼想的。

德木仁布欽挪出一間倉庫專門擺放底片和相片,總數估計超過數十萬張,這在當時是極奢侈的消遣。可惜文革時期乾片(玻璃片)都被打爛了,僅留下三百多張底片,都是他親手沖洗的。旺久多吉說:「父親先後在印度買了台蔡斯愛康,愛不釋手,接著不斷增加收藏,擁有兩台如萊福萊,兩台萊卡,一台卡賓,250毫米以下的鏡頭一應俱全,平常捨不得用,偶爾會將蔡斯愛康給自己玩玩,也啟發了自己對攝影的興趣。」

從6歲父親給第一個相機拍出「不成形」照片開始,旺久多吉說父親在過世前8年,將自己最愛的攝影相贈與他。他記得父親說:「那有三個櫃子,你去看看!」上萬張乾片、膠片就藏在鐵盒裡。

現任西藏攝影家協會主席旺久多吉,自身戲劇性變化,從靈童轉變為俗人,經歷文革上山下鄉,做過木匠、司爐工、汽車駕駛員、伙食管理員,雖都是苦差事,但對人生體驗卻有深長的助益,最後進入西藏自治區文聯,步入專業的攝影路。以札什倫布寺拍的《古廟裡的春天》在1985年於北京舉辦的第三屆國際影展獲得金獎,一夕之間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當時正興起一股西藏風與中國紀實攝影熱潮。西藏,一個長久被人遺忘的角落,頓時成為大家競逐拍攝的焦點。

透過父子兩代的影像,不僅紀錄了德木家族源遠流長的歷史,也是二十世紀西藏的縮影。展期至24日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