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土裡長出來的人民文學家 龍應台:他為中國打開一扇門

中時電子報/邱祖胤、林欣誼/台北報導 2012.10.12 00:00
與莫言頗有交情的文化部長龍應台,得知好友得獎,開心得不得了。她說:「莫言是人民的文學家,一個中國土地裡長出來的人民文學家。我希望他的得獎是為中國打開一扇門,讓全世界的人從此看到的不只是政治,而是中國人內在誠懇的心靈。」

龍應台表示,莫言違反了創造與政治的規律。「通常我們會認為,在一個約束很多的社會裡成長的人,創造出來的東西也會受約束,可是莫言的想像力,既泥土又狂野,既荒誕又現實。」

作家楊照表示:「如果說二○○○年高行健得獎,是對中國政權的對抗與蔑視的話,這次莫言的得獎,無疑是對中國崛起的無法忽視。」

楊照說,莫言得獎並沒有太大的爭議及衝擊性,國際文壇對他的認識也不是從近年才開始。事實上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長期以來對他的推崇,已經讓莫言在國際上具有一定的高度。

作家駱以軍表示,莫言的小說世界就像是一個黑暗祕境,不斷噴發出故事來。他受到拉美魔幻寫實的影響,但他的魔幻不是虛的,而是實的。因為他歷經過下放的過程,對民間有很深刻觀察,成為小說豐富的素材,此外他本身又有軍事背景可以寫戰爭場景,極具說服力。

朱天心表示,莫言在大陸「論資排班」都是在前幾位的,剛好處在一個很好的時機,擁有獲獎的條件。因為他在中國文壇擁有足夠地位,經歷了中國從不自由到改革開放的年代,他一直持續創作,每隔幾年就能交出一部大作,加上他的作品也符合西方對東方的想像。

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則為台灣文學抱不平:「台灣作家的寫作遠遠超過大陸,為什麼是莫言得獎?」

與莫言相交多年的作家張大春,對老朋友得獎表示高興,但強調「莫言得獎的意義不在單一的個人文學成就,而是他所代表的敘事傳統被重視。」

王德威則為莫言得獎下了「華文文壇眾望所歸」的評語,也強調了莫言作為「體制內」作家的微妙位置。今年莫言參與手抄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惹來非議。他說,我們無法體會中國作家的處境,相對於西方強調創作「自由」,莫言則自喻「慈悲自在」,他有自知之明也會諷刺嘲弄自己,他以和氣處世,「他找到自在的姿態生存下去,我會尊重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