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亮點工坊文化創意研習觀摩心得

立報/本報訊 2012.10.11 00:00
■鄭馨今年度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向台東縣政府承接了「台東縣莫拉克災區部落亮點工坊營造專案」,由台東縣各工坊中遴選出 12間工坊後進行空間改善、商品開發及包裝設計,成為台東的「亮點工坊」。

12月3日至5日是亮點工坊的觀摩活動,帶了12間工坊負責人離開台東出去走走,希望在這觀摩活動中能給工坊負責人們新的創作靈感及思考的碰撞。

這3天2夜的觀摩活動中,不論是工坊負責人或是縣府的人員,每位參與的人員都很投入行程中,尤其是最後一天在山地門鄉蜻蜓雅築,施秀菊老師一開始嚴厲的告訴各位工坊負責人「做生意」該有的態度,一直到最後施秀菊老師聽了各工坊負責人的心情而掉淚,我自己也紅了眼眶。在我看來這是一場很成功的觀摩活動。

泰雅與布農的交流

自從這專案開始進行時,我便是其中的專案執行,也是我第一份所執行的專案,很認真的想將這份專案執行完成。從一開始的遴選到現在的空間改善的製作,以及接下來商品包裝、成果展,距離結案只剩不到3個月的時間,與各工坊間的感情也與日俱增。在一切都很緊湊的期程及繁瑣的程序中,各工坊負責人都很與我們配合也很體諒我們,就像家人一樣要我們把工坊當自己家,三不五時我們便會跑去工坊聊天,是為工作也是為讓自己原住民的文化產業。

大家都期待已久的觀摩活動,其中有一晚住宿苗栗石壁部落。石壁部落的染織工坊是複合式的方式經營,有DIY體驗活動、也有手工藝品店、咖啡廳、還有餐廳及民宿。

12間工坊負責人有不少都和石壁工坊的林淑莉老師是老朋友了,他們說這次觀摩有種來找朋友的感覺。一見面,淑莉老師便用歌聲迎接我們,在一段談話後開始染布的DIY活動,參與的工坊負責人在自己的領域中都已是老師、大師級的,但是面對自己手中的布,動手做著不太熟悉的染布,大家看起來都有點苦惱的樣子,這畫面應該難得一見吧!

當布與染料在鍋子中旋轉時,淑莉老師帶著大家體驗泰雅族的織布。工坊負責人當中有一位年紀最大的胡金娘老師(我都稱她胡媽媽),胡媽媽的「布農KAVIAZ工坊」位在台東北邊山上的海端鄉霧鹿村,離市區很遠,路也不是很好走,但是每次前去都特別開心,因為胡媽媽幾乎一生都奉獻在布農族織布中,有很多布農族的故事可以聽。

當胡媽媽看到泰雅族的織布,不禁手癢了起來,也說要試試看,隨即把相機拿出捕捉這難得的畫面,很多人都說布農族與泰雅族的織布很像,但其實完全不一樣,胡媽媽一開始也手忙腳亂的,但是她果然是有天份的,沒兩下子就熟悉了起來。這是文化的交流,也看見胡媽媽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

傳統文化出發

彭春林老師,是這個計畫在遴選亮點工坊時的評審之一,與每一位工坊負責人也都見過面,特地來拜訪老師也是大家都很期待的。先在一樓店面參觀老師的作品,工坊中陳列的方式及小物,讓人覺得溫馨,抬頭看看天花板,凹凸不平的牆就像走進洞穴一樣,再到二樓的空間中聽彭春林老師的故事,聽著每一件作品的由來及故事,會讓人不自覺地對商品產生興趣。

彭春林老師的創作方式,不同於一般商品開發的思維,彭老師從魯凱族傳統的文化出發,每一個系列作品都經過好幾年的醞釀,從傳統的圖騰或元素中找到能與現代對話的元素,他無私的分享讓大家都相當感動。我想彭春林老師與大家的對話,應該也讓各位心中的想法又被重整了一次。

最震撼的莫過於最後在蜻蜓雅築與施秀菊老師的對話。蜻蜓雅築也是間複合式的工坊,有供餐咖啡、有手工藝品還有DIY活動,蜻蜓雅築多有名、施秀菊老師有多成功,這些都不用再說了,難得的是,施秀菊老師與大家對話時的性情流露,才是最感動人的。

新元素中藏故事

在觀摩之前老師有請各位工坊負責人帶作品過去討論,在對話一開始老師便要各位拿出作品,劈頭便問:「這條項鍊賣多少錢?」拿出作品的是金峰鄉正興村奧林工坊負責人的兒子孫明光大哥:「差不多1,200吧!」老師笑了笑說:「原住民就是這樣,1,200就1,200為什麼要說差不多。」

一語道破原住民工坊的通病,價錢不一致,客人一殺價就打折,這些辛苦做出來的作品沒有讓自己賺到,還賠錢賣,這就是原住民做生意的方式。老師一個一個請工坊拿出作品,一句一句的告訴的負責人們,我們原住民的手工藝並不廉價,最貴的是「故事」,賣作品之前要讓客人知道這件商品的可貴及作品內的意涵。

在對話的過程中,工坊負責人們有同感的點頭、做筆記。施秀菊老師用自己的經驗與大家分享,為的是希望工坊負責人對自己的商品有信心。在對話的最後,施秀菊老師請各工坊負責人一一分享自己的心情,不論是對這次觀摩活動的心得,或是對本身工坊發展的心路歷程,也有對文化為何執著的心情,每位工坊負責人在說話的同時,站在最後面的我,也數度紅了眼眶。

除了用生命堅持的傳統文化,還要學習怎麼讓外地人接受你的作品,讓它成為商品,這是所有原住民工坊都必須要學習的事情。

不論做甚麼事情,堅持很重要。施秀菊老師用紋手的雙手握著麥克風說:「我沒有比較厲害,只是一直堅持著。」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受傷了多少回,才有現在的蜻蜓雅築。

年輕人 回部落吧!

在這次的觀摩結束後,我相信在12位工坊負責人的心裡,或深或淺都有些幫助。因為我也被感動到了,有很多原住民工藝家們在現實與夢想間掙扎,需維持家計,因此在有收入的工作之餘,還必須抽空創作作品。這12間工坊的負責人幾乎都是專職在工坊營業及創作中,是很難得的。

繼續堅持我相信各位負責人都是願意的,這次亮點工坊營造專案是一次很難得的機會,感謝台東縣政府讓原住民工坊能夠有成為亮點的機會,也很幸運的我能夠當這次的專案執行,讓我接觸到很多人及文化的故事。

現在原住民傳統手工藝,會作的年輕人不多,我們會行銷會推廣,但是並沒有去學習,沒有去保存,那未來我們還要行銷甚麼?推廣甚麼?怎麼告訴別人我們是原住民呢?

現在工坊負責人的年齡層也漸漸偏高,愁的是技術要傳給誰,文化若斷層便很難找回來了,但是如果年輕人願意回來學習文化並利用在外地學會的方式推廣作品,這也是為原鄉產生就業機會的方式。期待這個計畫在這次的觀摩之後,能夠凝聚出更多的共識和更高的能量,讓台東縣原住民的工藝真正在這12間工坊的努力之下「亮」起來!(社團法人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專案執行)

布農族和泰雅族的織布交流由林淑莉老師(左)和胡媽媽(右)展開第一類的接觸。(圖文/原促會)

工坊的伙伴們在石壁工坊首度嘗試染布DIY。(圖文/原促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