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貓眼的世界:我真的沒有歧視台灣人

立報/本報訊 2012.10.11 00:00
■黃懷軒英國人幽默風趣,做事很講究,社會多元,尤其是像倫敦這樣的大城市,走在街上很可能只是短短50公尺的距離,圍繞在你周圍的人們閒談就會出現5種不同的語言;法國人優雅浪漫,藝術氣息濃厚,似乎每天只要談情說愛生活一樣可以過得很優美;德國人做事嚴謹,一絲不苟,國力強盛工業發達。還有好多好多的國家,不論是先進不先進,都有令人嚮往的地方,同時也有令人厭惡的地方。我歧視他們!

現代資本主義的社會結構讓我們被金錢、權利、階級等條件制約,打從我們懂事開始,在學校裡就開始會比東比西,搞小圈圈,成群結黨,我們被制約得可深了。本來我以為區分你我是只存在我們人類血液裡的一種基因,但是其實動物也會,非我族類者,出於對未知事物的懼怕與本能,動物們不是逃走就是攻擊;至於同類間的打鬧鬥毆,大多出於爭地盤及求偶。但是動物不會歧視其他的動物,不論是不是同類。那好啦,所以人類要嘛就是卑鄙,不然究竟是何以可以這麼的自我感覺良好到睥睨一切物種,甚至是同類?

我想身在台灣這鬼島上的人們若不是卑鄙至極就是自我感覺良好到一種超凡入聖的境界。駐美外交官員虐待外籍幫傭案被美國起訴並遞解出境,回到人親土親的台灣祖國就只是被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外籍勞工眾多的台灣,面對這些支援著這島上底層經濟基礎的印尼勞工因為慶祝他們文化中的開齋節而大舉出現在台北車站時,我們的回應是設置紅色的禁制區來因應。當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發起抗爭時竟是接到政府單位及一堆民眾的「關心」,強調我們沒有歧視外勞。再過幾天,了不起的文化部就在台北車站的禁制區裡辦起民眾藝術活動來了,還順便吃了一下外勞們的豆腐(參見2012/09/23 聯合報)。所以,結論是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們。

歧視這字眼一般帶有貶義,就是瞧不起的意思,不過說穿了其實就是自以為自己和別人不同,但通常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在台灣的人們大概對歧視二字有不同的解釋,如果這麼多且普遍對另一個族群的一種差別待遇與輕蔑,甚至虐待、強姦及暴力相向已不再是新聞的這樣一種社會現象都還不算是「歧視」,那肯定是我對歧視的認知與台灣人不同。身為正港呆玩狼,依此邏輯演繹,我要大聲的說,我肯定是歧視全世界,但我真的沒有歧視台灣人。(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