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花東要說話:翻轉後山命運 有賴民間活力

立報/本報訊 2012.10.09 00:00
《花東地區發展條例》在民國100年三讀通過,由中央政府分10年編列4百億特別預算,交由花蓮、台東縣政府執行地方所提出的發展計畫。對於東部的發展,該由誰來決定?民間對於在地的需求和想像,是否被充分聽見,有沒有完整討論與發聲的空間?「花東要說話」從族群、教育、農業、環境生態、觀光、交通、社會福利、醫療各種面向,邀請花東在地的原住民族與環保團體、學者、民眾發表自己對於下一個10年的願景。本專欄除固定邀約作者外,也歡迎讀者投稿,來稿請註明「投書族群版-花東要說話」。投稿信箱:article@lihpao.com。■夏黎明如果,我們不希望花東10年4百億的止痛劑,藥效到期後依舊百病纏身,臥床不起,那麼,我們就應該協助政府,思索如何對症下藥。如果,我們確實相信,花東基金是百年一遇的歷史機會,就應該鼓起勇氣和熱情,不斷向前精進。花東論壇,不會只是一群人,一個對話的平台,這是一個屬於地方的火苗,必須呵護才能持續發光發熱。翻閱數百年來的台灣歷史,從來民間都是走在前端,敏銳地反應社會脈動,政府反而常常是被動地回應。或許歷史上只有兩個顯著的例外,一是日治台灣,一是後山。生活在後山的我們,太習慣依賴政府幫我們解決問題,太習慣依賴政府許諾一個美好的未來。雖然將花東論壇定位為「和政府一起構思如何妥善運用10年4百億花東基金的民間聲音」,但若到此功成身退,也只是生命中彼此有緣,擦撞出一些美麗的火花,然後無奈地低頭,讓國家繼續主宰東台灣的發展,默默地再次接受這屬於後山的命運。10年4百億,終究只是一帖後山止痛劑。我們窮怕了,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有著深沉的無力感。不斷地問自己,公民論壇,有用嗎?答案是:想辦法讓2012以來民間所辦多場花東論壇中提出的諸多想像,變成有用。一方面,花東論壇必須面對政府,在現有的制度之下,尋找各種「有用」的方式,二方面,花東論壇可以面對廣大的社會,嘗試實踐願景的其他可能性。就前者而言,現有的花東條例相關辦法所賦予的民間提案機制,不僅是一個機會,而且,也是戰後台灣少見的機制,我們不只要認真思考,如何運用此一機制,有所貢獻於地方的發展。而且,這同時可能創下一個極佳的範例,讓各級政府,讓整個台灣社會,看到花東民間組織,如何參與地方發展的決策,如何提出並實踐許多切合地方之需的優質發展方案。進而言之,如果忙碌快一年,花東論壇竟提不出任何一個「有用」的行動方案,不僅令人洩氣,也阻斷未來台灣許多民間提案機制化的機會。我們真的有責任,「活化」民間提案,不要讓它一開始就成了冰冷的文字,形式上聊備一格的民間參與而已。就後者而言,其實全台灣社會資源豐沛,只要我們有好的構想,有成熟的可行方案,一定可以得到社會力量的支持。換言之,除了政府部門,花東論壇未來的對話對象,還應該包括廣大的台灣社會。如果,後山人的命運,是少數民間團體或個人,開幾次會,提出一些論述和願景,就可以翻轉,那麼,這也算不得是什麼結構性的大問題。毫無疑問地,翻轉這個宿命,一定十分艱苦,一定要有著無比的智慧和毅力。終結後山人宿命的第一步,就是讓東台灣的民間,在歷史上,首次走在政府的前面,清楚地告訴台灣的政府和社會,面對10年後的挑戰,花蓮台東的選擇可以是什麼!沒錯,無法走在政府的前面,就永遠無法擺脫被支配的歷史宿命。如果不希望花東10年4百億的止痛劑,藥效到期後,依舊百病纏身,那麼就應該協助政府,思索如何對症下藥。沒有人可以預知,花東論壇可以有多大作用。只知道,改變命運只能靠自己。花東條例是10年,不是10個月,我們一定有機會,驅動地方的發展,決定自己的未來。(台東論壇召集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