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俄羅斯如何學會不戰而屈人之兵

俄新網/俄新網 2012.10.08 00:00
作者:俄新社軍事觀察員康斯坦丁·波格丹諾夫

過去兩三年來,俄羅斯每年舉行的軍事演習數量明顯增多。2012年在這方面也不例外:俄羅斯軍隊和海軍參加了為數眾多的大規模演習,其中包括一系列國際演習。與此同時,從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最大規模的軍備採購計劃也在實施中。

自然,對軍隊戰備予以這麼多示威性的關注無法逃離外國觀察員們的法眼:許多人開始提問:如此頻繁訓練和積極裝備軍隊,克里姆林宮的目的合在?

由于不習慣也可能受驚嚇

在經過近20年的停頓後,俄羅斯武裝力量終于獲得機會實施真正的戰備訓練,並開始利用這個大打折扣的機會。讓人疑惑的是,俄羅斯發起如此龐大規模的一整套演習,是針對哪個國家?

被鋪天蓋地相關報道卷入其中的觀察員們可能感覺演習數量非正常增加,實際上只是試圖把軍隊演習數量提高到哪怕不象蘇聯時期的最佳數量,那麼至少也達到當下可令人接受的最低限度。

順便說一下,許多專家指出戰術演習數量不足(情況的確是這樣!)。一般來說,從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正是這類演習最終決定軍隊的戰斗力。我們強調一點,俄羅斯武裝力量的演習數量甚至現在也應被看作是不夠的。

“冷戰”時期,西方輿論習慣了鐵幕這邊定期舉行大型演習的事實,有時其規模之大讓他們受到輕微驚嚇。代號為“第聶伯-67”、“西方-77”、“西方-81”的全軍演習,代號為“海洋-70”、“海洋-75”和“大西洋-78”海軍演習。“盾牌-82”演習——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導彈核力量演習被北約專家稱之為“七小時核戰爭”。

但在20世紀90年代,俄軍戰備活躍度急劇下降,這種少得可憐的水平曾幾何時被西方明確認為是“正常的”。只有在北約1999年對南斯拉夫採取行動後才開始增加演習數量,其中包括戰略演習和海軍導彈航空兵在北極上空的演習。

現在全軍兵團演習達到需要的頻率和規模。這種演習從1992年起就面臨糟糕的撥款問題,此外,不久前還遭遇了另一個問題。

檢查發動機

這個問題是營造軍隊“新面貌”,也以“謝爾久科夫-馬卡羅夫改革”而為人所知(以俄羅斯國防部長阿納托利·謝爾久科夫和總參謀長尼古拉·馬卡羅夫的名字命名)。

從2009年起,俄羅斯對武裝力量的組織編制結構進行了大幅調整。在此過程中,撤消了俄羅斯和蘇聯傳統的師團系統(過渡到旅營系統),建立了統一的地區作戰戰略司令部,管理各種兵力(陸海空)。

改革並不是逐步漸進的,期間採取了許多激烈步驟,這些步驟在後來不得不開倒車,或者做緩和處理,例如:先撤銷後被恢複的准尉機制,先撤消後恢複的介于旅和作戰戰略司令部之間的軍隊管理環節。“新面貌”旅的編制也進行了改制,尤其是後勤保障和司令部環節部分。

結果,在2010年到2011年間,軍隊司令部手中控制的是一個未經檢驗的、也不是最佳的戰斗體系。

軍隊在實踐中得到完善

這樣,兩個強大因素合在一起。首先:俄羅斯武裝力量在20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的戰備情況客觀上薄弱,導致軍隊本就需要好好重新訓練。

第二:軍事管理整個垂直性的系統重建、過渡到新編制和新的戰備標准,要求對軍隊領導層所作一系列決定進行大規模的檢驗(這些決定也需要修訂)。

這兩方面問題都只能通過一個途徑解決:逐步增加各層面演習的數量,其中包括大型演習(有作戰戰略司令部和總參謀部參與),以便檢驗新的戰斗管理系統在多大程度上適應現代戰爭的要求。

在不久前舉行的類似演習中,可以舉出“高加索-2012”軍演為例來說明問題。此次軍演的主要任務正好是檢驗大型軍團管理中的變化和按照過去幾年軍演結果而作出的修正是否具有“生命力”。這些軍演包括“東方-2010”、“西方-2009”、“中央-2011”。

此外,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軍事組成部分獲得了相當積極的發展。該組織麾下出現了聯合武裝力量(集體快速反應部隊),其基礎是俄羅斯空中機動部隊:第98空降師和第31空降突擊旅。

俄羅斯空降兵現任司令弗拉基米爾·沙馬諾夫可能被任命為集體安全條約組織聯合司令部司令,這也說明莫斯科對這種地區安全力量的關注程度。

因此還將額外舉行一系列軍演,俄羅斯武裝力量也將參加。這同集體快速反應部隊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成員國(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亞美尼亞、吉爾吉斯、塔吉克斯坦)整體安全框架下演練聯合行動有關。其中,代號為“中央-2011”的軍演,以及2012年9月在亞美尼亞結束的“協作-2012”軍演都與此有關。

海軍演習是自成體系的。總參謀部一般廣泛吸引海軍參加大型全軍演習,目的是演練各兵種司令部之間的協作,俄軍近年來在這方面的情況相當糟糕。只需不帶偏見地研究一下兩次車臣戰爭期間部門間的衝突,以及2008年格魯吉亞戰爭期間俄羅斯集團軍管理上出現的不協調情況就足以說明問題。

海軍司令部還相當踊躍參加國際海上演習,海軍認為這是額外訓練本國海軍或者只是派遣船艦出海的機會。

俄羅斯、美國和挪威艦艇共同參與的代號為“北方之鷹-2012”三方聯合演習不久前結束了。2012年7月,太平洋艦隊艦艇參加了代號為“RIMPAC-2012”的聯合軍演,這是美國為自己的盟國舉行的軍演。2012年春天,太平洋艦隊幾乎所有戰艦傾巢出動參加了同中國聯合舉行的代號為“海上協作-2012”的演習。

如何學會不戰而屈人之兵?

套用一下亨利·福特在談到黑色轎車時的著名笑話,可以說,俄羅斯有能力贏得任何戰爭,條件是對戰爭手段不設限的,且是核戰爭。這里沒必要提的問題是,形成的放射性廢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被認為是戰爭目的達到了。英國戰略家利德爾·哈特有句箴言,叫戰爭的目的是要獲得一個較好的和平。

在其它情況下,俄軍的戰斗力仍像過去一樣令人值得懷疑。甚至是在著名的2008年格魯吉亞行動中,俄羅斯轟動一時的勝利可以說是無可厚非的,但在協同作戰、戰斗管理和軍隊補給方面出現一系列體制性問題。這些問題實際上推動了向“新面貌”過渡和擴大新裝備和器械的採購。

俄羅斯正在改裝,並最終開始向正常戰備水平過渡,這暗示著舉行相應數量的各層面演習。因為俄羅斯近期完全不想打仗。而為了不想打仗,至少需要會打仗。否則這將被稱為“無力作戰”,而這種沒有作戰能力導致的後果可能是最悲慘的。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