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公主漫步雲端:沒有性騷擾不是你說了算

立報/本報訊 2012.10.08 00:00
■卡蜜兒小學的時候,我們學校有二個公認的「豬哥」老師,大家會以他的姓氏開頭當作代稱,姓王的就叫「王豬哥」,姓陳的就叫「陳豬哥」。其中又以「陳豬哥」最有名,升上五年級那一年,我們都齊心禱告,千萬別讓陳豬哥帶到我們班。非常幸運,沒被「陳豬哥」教到,但「王豬哥」是科任老師,他還在我們班上另排時間教書法(有點類似現在的才藝班)。王豬哥一開始規規矩矩地教書法,同學寫完書法就拿去給他改。後來,他會把一些女同學叫到自己旁邊,拉著她們的手,甚至叫她們坐到他的大腿上,邊改她們的書法邊跟她們聊天。坐在老師腿上的女生們似乎沒有表現出抗拒與不樂意的態度,甚至有人會覺得:「呀!老師對她們比較好……」有一次,陳豬哥來我們班上代班,也對某個女同學開始毛手毛腳,女同學看其他同學的眼神裡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後來趴在桌上哭了起來,並且找來了家長。學校主管才趕緊介入了解情況。在那個還沒有相關法令的時代,一切事件的處理是非常人為的。我一直記得處理的主任來我們班上講的話:「陳老師(豬哥)是因為自己沒有女兒,所以特別喜歡女生,都把女同學當作自己的女兒一般疼愛」。最近的新聞事件讓我想起這段回憶,一位有主管、指導者身份的男性,被指控對有工作關係的女團員、與合作夥伴,有親吻、撫摸等動作。這位男性從一開始的否認,到後來承認有那樣的舉動,但是堅持那樣的行為是一種友好的表示,是「國際禮儀」。陳豬哥老師跟這位男性主管,都有著類似的模式,承認做了此事,但是否認此行為有騷擾的意圖。也就是說,他們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這是最令人覺得可悲之處。顯示我們的性別教育、人身安全教育,恐怕沒有人們所預期的那麼好。在《性騷擾防治法》第二條中談到 :「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 」,其中之一就是「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損與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有關權益之條件 」。小學時,我們遇到的陳豬哥、王豬哥老師,對於我們獲得或減損成績、教育有直接的影響,坐到王豬哥大腿上的同學通常可以得到老師較長時間的指導,老師還會握著她們的手,一筆一畫慢慢地練筆。而且在孩子的心中,可以得到老師的特別照顧與喜愛,彷彿也在團體中得到了某一種優勢,很少有孩子主動拒絕老師坐大腿的邀請(他會邀請特定的孩子)。而最近的社會新聞中,女性當事人也因為在團體中的工作機會,沒有辦法直接拒絕該男性當事人名為「禮儀」實為侵犯的行為。甚至其他團體為了獲得爭取相關機會,主動迎合他的「喜好」,奉上「國際禮儀」。這其實就是利用權力實施違反意願的一種侵犯與交換。對此毫無意識的人,顯然更常會長期、習慣性地濫用自己的權力,獲取「利益」而不自覺。只是,看著那對自己的的行為失當毫無所覺的人大聲辯駁的畫面,心中的悲哀感又沈重了一些。(家庭合作事業協會總幹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