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預算政策妥行 愛滋防疫更落實

立報/本報訊 2012.10.08 00:00
【記者史倩玲整理報導】愛滋藥費目前是由疾管局的預算支出,不過從2010年年底開始,因為公務預算不足,公部門在經費的壓力下,提出了感染者負擔部分藥費的政策。由愛滋感染者組成的帕斯堤連盟表示,愛滋藥費應回歸健保。癌症支出為愛滋21倍愛滋醫療費用在2005年被踢出健保,改由公務預算支應,帕斯堤聯盟表示,既然是公務預算,政府就有權責編列預期可能會發生的相關經費,而不是一味地刪減。另外,健保被拖垮和愛滋無關。以癌症為例,民國98年癌症的健保費用支出是420多億,愛滋的支出僅20多億;就洗腎患者為例,民國年台灣洗腎費用高達330億,另洗腎者常因合併症必須住院,所需高額花費都曾被特例對待。而愛滋感染者同樣繳交健保費用,而愛滋病也已被認定為慢性疾病,於理於法都應回歸健保體制之中。帕斯堤聯盟指出,感染者規律服藥,控制病毒量及提升免疫功能,也努力盡防疫之力。研究證實,有效的治療能降低96%的傳染率,而巴西政府於2012年提升治療標準到CD4細胞在5百以下就免費提供治療,該國政府配合國際治療趨勢,以一年約花175億台幣防治愛滋,而台灣政府卻一再限縮感染者治療費用。正當民間單位不遺餘力地宣導「去除愛滋污名、反愛滋歧視」,政府卻三番兩次帶頭烙印感染者。不供應低價學名藥另外,政府無法減少新增感染者以及編足逐年遞增的防治暨醫療費用,也無法有效與藥商議價及鼓勵醫師提供病患使用便宜的學名藥,同時許多專利藥物已紛紛去除專利,台灣卻一直在付高額藥費給藥商。帕斯堤聯盟指出,這都是愛滋政策的失敗,感染者不應背負造成政府嚴重負擔的罪名。而政府一方面鼓勵全民出來篩檢,另一方面卻又定罪陽性個案,告訴社會大眾這些人「要為不安全性行為」負責任。帕斯堤聯盟指出,如果篩檢為陽性就要被指責,更無人願意篩檢。而政府一直鼓勵特定族群篩檢,甚至訂定考核、獎勵機制,篩出一些特定年齡、族群的人,然後再說這特定年齡、族群的人是高危險族群,不是高危險族群的人認為這和我無關,就不會來篩檢,這樣的政策根本無法有效防治愛滋。帕斯堤聯盟指出,防疫不應再繼續鎖定高危險族群,而應該轉為重視高危險行為的著墨,而非標籤化特定族群。帕斯堤聯盟表示,愛滋治療目前在公務預算裡,政府突然要收費時,因疾病沒有工作、學生、中低收入戶等等付不起錢的人,也沒有配套措施或補助。即使有補助措施,感染者在申請的過程也可能讓身分曝光。另外,如果有些感染者因負擔不起費用而無法接受治療,造成更多防疫上的隱憂,衍生相關問題,社會更無法承擔。愛滋治療如果回歸健保,一切依健保的標準收費,就不會有相關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