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拒絕污名 讓愛滋藥回歸健保

立報/本報訊 2012.10.03 00:00
【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從2010年年底開始,因為公務預算不足,公部門在經費的壓力下,提出了感染者透過部分負擔藥費政策,以降低經費壓力,至今仍然爭議不斷。露德協會表示,部分負擔政策隱含標籤性,等於污名愛滋感染者,對愛滋防治更加不利。台灣露德協會、帕斯堤聯盟、小YG行動聯盟表示,如果政府真要實施愛滋藥費部分負擔,應該全部的疾病都被用同樣標準,而非僅是針對愛滋。如果僅針對愛滋有不同的付費標準,明顯就是歧視。露德協會等團體指出,衛生署副署長林奏延曾表示「不安全性行為者應負一些責任」,這樣的論點,等於將感染者與社會大眾劃清界線,不但不利於愛滋防疫,更是一種對疾病的定罪的行為。團體表示,台灣政府長期對愛滋防治的不重視,且將治療經費錯編在公務預算之下,造成其他疾病防疫經費的不足,也讓愛滋用藥者成為耗用公費的代罪羔羊。同時愛滋教育宣導預算過少,缺乏國家級的預算編列,愛滋教育也沒有全面落實。愛滋應該與其他疾病一視同仁,回歸健保,而非讓同樣繳健保費的愛滋感染者以其他的付費標準拿藥。如果愛滋藥費實施部分負擔,等於讓愛滋獨立於其他疾病之外,這也等於政府帶頭烙印愛滋感染者污名,這對於許多因為輸血,或認為信任固定性伴侶而沒有戴保險套的感染者實在情何以堪。同時,政府單位定罪特定年齡、族群的人是「高危險族群」,而其他非「高危險族群」的民眾就會認為這和自己無關,也不會篩檢,更不利於防治愛滋。另外,如果發生感染者因付不起錢無法接受治療,更可能造成更多防疫上的隱憂。露德等團體還表示,政府不應以「行為導因論」來看待疾病。如果疾病治療費用是否部分負擔,是以「行為」來定論,那肥胖、吸菸、吃太鹹的人,也要為將來的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疾病、肺癌、洗腎付費;而且,要如何判定疾病是否為故意行為造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世界衛生組織(WHO)曾表示,向愛滋病毒藥物的使用者收費,無論多少,都會阻撓病人良好藥物順從性以及阻礙女性獲得治療,效益極低。露德等團體也指出,愛滋醫療費用問題,事實上是長期政策錯誤所導致,政府現階段應該調整愛滋防疫預算,重新全盤審視跟檢討目前防疫策略的缺失,落實愛滋教育宣導,建立支持親近愛滋的環境,同時讓愛滋醫療回歸健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