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桃客家局 墜樓 林聰賢

蘇格蘭民團倡議 保障兒童遊玩權

立報/本報訊 2012.10.02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理想童年應該無憂無慮,一直玩耍嗎?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蘇格蘭議會日前舉辦一場聽證會,倡議團體要求立法保障兒童遊玩的權利。從何時開始,遊玩這個概念變得如此重要呢?人們相信:「如果你一直工作,都沒有玩,會變成無趣的人。」然而,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遊玩這個概念變得如此重要?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葛萊斯哥大學(Glasgow University)教授戴維斯(Robert Davis)表示,雖然兒童都會玩;但是一直要到了18世紀晚期,人們對遊玩這件事的想法才有了很大的改變,18世紀末,越來越多人認為,童年的定義來自兒童是否有時間遊玩。孩童非工作機器戴維斯指出,「從那時起,我們開始讚頌童年,認為那是人類發展關鍵的時間,關乎未來是否成為健全成人的重要時刻。」這概念對當時正在發展的早期教育運動有極大影響,最有名的例子是在南蘭納克郡(South Lanarkshire)所進行的小型實驗。2百年前的新蘭納克(New Lanark)是個棉花磨坊和小村。現在,這裡是個聯合國世界遺產;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曾於此處實驗人們工作時應該得到何種待遇,以及合宜的童年應該包含那些元素;這些概念對後世影響極大。社會主義先驅歐文相信,每個人都有接受教育以及再創造的權利。在歐文的管理之下,住在該村的兒童必須到了10歲才能夠進磨坊工作,這與19世紀當時其他地方盛行的童工情形完全相反。新蘭納克信託(New Lanark Trust)執行長戴維森(Lorna Davidson)表示,歐文成立的團體認為兒童是幼小的人類,而非把他們當成「與其他機器無異」的所有物。她表示,人格養成協會(The Institute for the Formation of Character)的前院是全世界第一座兒童遊樂場,當時建造的目的是要讓兒童做運動及接受訓練。「想想看,要到了1870年代才通過法律,規定禁止聘用兒童擔任煙囪清掃工;你就了解到,羅伯特.歐文的思想比他的時代前進了半個世紀。」歐文非常看重在新鮮空氣下遊玩,還有兒童和自己相處的重要性。今日遊樂場和早期的遊樂場相比,當然有天壤之別。舉例而言,最早的沙丘要到了1880年代才出現在美國波士頓。然而,兒童應該擁有專屬於他們的遊玩空間這個概念,是否反映了兒童在歷史上是如何被看待?還有兒童會帶來的麻煩?諾丁罕大學(Nottingham University)的海伍德(Colin Heywood)表示,在19世紀晚期,成人一直擔心兒童會做出像是亂敲別人家門,或是用球打破窗戶等惡作劇行為。人們開始認為要把兒童送進學校,要讓兒童遠離工廠和作坊等辦正事的地方。人們希望兒童妥善使用時間,不要到處閒晃,開始為兒童設計專屬的空間。遊樂場的誕生,某部分原因在於想要讓兒童遠離街頭,讓他們做些有用的事,培養他們成為好公民。近代西方論述下的童年對住在蘇格蘭高地區的兒童來說,幫助家庭和社會是日常生活熟悉的一部分,在英國其他地區也是如此。從歷史上來看,這些兒童被期待能夠從事種植和收成等工作,這種期待反映在當地被稱為「馬鈴薯收成日」(tattie holidays)的傳統學校假期中。史特拉斯佩佛(Strathpeffer)的高地童年博物館(Highland Museum of Childhood)策展人麥斯威爾(Jennifer Maxwell)表示:「西方社會一直要到近50年才開始認為童年是生命中一段被抽離的階段,不應該受責任束縛。然而,這些兒童很早就開始學習長大成人後需要背負的技巧和責任。」在世界許多地方,兒童仍舊被視為應分擔工作的角色。葛萊斯哥大學的戴維斯教授表示:「我們的社會已延伸了兒童不需要工作的時間,這算是一種奢侈。在世界其他地區,一個人一生大多數時期都被視為社會的完整成員,必須主動貢獻財富生產、糧食生產和促進大眾生存。」然而,我們如何看待童年,有其重要性嗎?戴維斯認為是有的。他表示:「過去2百年來,我們對於童年的看法不僅只是童年這個概念的另一個理想典型,實際也反映了對於何謂健康、不可取代的童年的一種突破性看法;因此,為每個文明社會設下了必須遵從的里程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