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看守台灣:杉原灣的對話札記

立報/本報訊 2012.09.30 00:00
■林震洋「殺掉你一個人,換取我們的生存……」仲夏夜晚杉原沙灘的柴火邊,一群人聊天漫談從拆美麗灣到出草。酒精召喚起古老的記憶,那布說:「當部落遇到不祥之兆,例如瘟疫時,透過Makavaz(出草)來驅趕厄運;在kin tuh(獵首驚嘆)中,感激你的犧牲。」我想像這儀式源自某部落的創世神話,因為天災劇變後食物短缺,兄弟手足必須犧牲一人以換取更多人存活的情境。

「殺掉你一個人,換取我們的生存。」如果今天原住民要出草,要犧牲誰才能換得我們的生存呢?漢人、平地人依循西方社會的影子邁向「進步」;西方宗教、現代化生活從海外到了島上,上了山,進入部落。殖民統治源於資本主義的擴張、搜刮各地資源。出草的對象,該是資本主義無形的制度吧!抑止貨幣的數量,換取人與萬物的和諧共存。

「我們生活所需其實很簡單,我們可以跟資本主義社會進行交換,例如用獵物或野菜換取鹽巴這類維生物品。跟這個系統進行有限的交換,但不是被它宰制。」資本主義鋪天蓋地朝全球擴張,藉著科技魔法棒,將一切賦予價格納入市場。在傳統智慧的共生原則下,傳承部落的文化、並且保有自主獨立生活的同時,也限縮資本主義運作的範圍。這是一種抵抗,一種革命,或演化。

不完全推翻或否定它,而是與它共生。如果說社會運動只有一個:抵抗資本主義,那麼原住民運動捍衛傳統領域的努力,在這戰線中的位置,不僅牽制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腳步,更捍衛著尚未被商品化的永續生活。

「原住民在這裡生活了千萬年,中華民國政府只不過來了幾十年,就宣告這是國家的土地,接著說原住民侵佔國土,這說得通嗎?」跨越時間長河的正義感,挑戰國家主權的荒謬。當國家日益放任土地成為財團逐利的商品,遺忘「人屬於土地」的道理,國家制度消亡的日子也就越來越近了。

在同一堆營火旁,巴奈分享了自己的難過:「你看,南邊是淺山和海灣,東方是大海與天空,北方又是山與天空。西方,是龐然水泥怪物,那樣的入侵造成的傷害。」我感覺到了。雖然經常在水泥房屋中面對電腦敲鍵盤,身處在開發的陣營、文明的成果中,親生命的感覺已經鈍化;但在沙灘上的對話,確實觸動某種心靈的創傷。

在一片自然的環境中,山海雲天一氣相連,環視無際的四週,個人身心靈也與外界連結起來,而巨大無生命的人造建物矗立眼前,有如身體被斲斷一肢,靈魂之窗被怪手挖毀,靈魂缺了一角。在這感受下,拆除美麗灣的意義,不只是確保環評法的程序正義,也是對資本主義象徵物的出草儀式,更是保護我們身心靈的完整。(綠黨黨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