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面對青年貧窮化:基本工資與勞資鬥爭

立報/本報訊 2012.09.27 00:00
■林柏儀基本工資是否調漲,一波三折。26日行政院新聞稿指出:「時薪部分同意勞委會所提建議自102年1月1日起調整為109元;月薪部分可採勞委會建議調整至19,047元,惟應俟連續二季GDP成長超過3%或連續二月失業率低於4%後施行。」表面上是調漲了。然而基本時薪與月薪若脫鉤,官方又缺乏有效的管制工具,資方把時薪工改以月薪制雇傭即可規避,加上明年經濟成長若有限,馬政府此舉等同於「沒有調漲」。基本工資是否緩漲僵局未解,勞委會主委王如玄9月26日在立法院表示,如果行政院未依照勞委會建議版本,「所有該負的責任我都會負責」。(圖文/中央社)這幾年來,基本工資和學費調漲與否,彷彿像是台灣青年經濟鬥爭的考古題。每年一次,我們複習著,這些變動和我們處境的相互關係。漲工資以反剝削筆者幾位共同執筆專欄的好友們,過去曾提出一個訊息:基本工資的調漲與否,不只是「邊緣勞工能否生存」的社會救助問題(例如以「貧窮線」或「平均工資的4成或5成」為基本工資的應然數額)。更重要的是,基本工資的調漲,應該至少要能反映整體勞工創造出來的經濟成長成果,來降低被資方剝削的程度。換句話說,基本工資調漲背後的「反資本剝削」與「階級鬥爭」的意涵,值得被強化。一個問題是,我們要批判,當前基本工資(和平均工資)調整的幅度,跟不上勞方創造出來的經濟成長果實;而是資方剝削勞方的程度持續上升,把經濟成果給端走了。這樣的說法是否說得通呢?藉這專欄的機會,筆者拋出一個簡單數據和各界分享,說明基本工資和平均工資的確落後於經濟成長的事實。經濟成長的果實,被誰拿走了?透過表一我們可以看到,台灣過去20年間,不但基本工資佔平均工資的比例,有下降的趨勢,從1991年的41.03%,到了2011年只剩下39.1%(其間於2006年更曾低至35.91%),這象徵著「領基本工資的人」已經在整體受雇者的收入中更趨貧窮。從社會救助的角度來看,這的確是該被改善的現象。表一:基本工資、平均工資與GDP的分配(資料來源:勞委會、行政院主計處)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這20年間,儘管我國GDP持續上升,但受雇者的總體工資報酬佔GDP的比例,竟然是從51.56%,大幅下降到44.55%。這意味著,台灣經濟20年間是有發展的,但發展的果實,勞工能夠分配到的是越來越少。那發展果實是誰拿走呢?這期間,企業盈餘佔GDP的比例,可是從29.99%躍昇到35.35%。勞資一來一往的剝削關係,歷歷在目。倘若把這兩個變動趨勢相乘來看(基本工資佔平均工資的比例×受雇者的總體工資報酬佔GDP的比例),代表著一個基本工資和經濟成長對比的指數。我們更會看到,為何勞方不斷主張當前基本工資太低,必須調升。我們發現,如果我們設定1991年時這一狀況的指數為100(21.15%),到了2011年,這個指數已經是下降到了82(17.41%)。這代表著,基本工資的漲幅,遠遠跟不上GDP的成長。就是勉強跟上物價漲幅,勞方參與創造出來的經濟發展果實(粗略地以GDP來代表),也沒有反映在勞工(以及領取基本工資勞工)自身的所得身上。換言之,今日不但總體平均工資已被資方壓低,而其中只能拿基本工資的人,又只剩平均工資的39.1%。是故,基本工資「太低」的原因,不只是因為「貧窮」,更重要的是,這代表的是「經濟成長但基層勞工未分享成長果實」的剝削現實。受基本工資影響的只是少數嗎?進一步說明,按照官方說法,「領取基本工資的人只是少數」,那我們真能把它的調漲與否,和總體勞工的剝削狀況連結上嗎?如前所述,一個很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普羅化」(無產階級化)過程中,基本工資已經日益成為了多數受雇者的薪資水準。至少這在台灣經驗中相當明確。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基層服務業勞工、派遣工、外包工、約聘工等,領取到的時薪就是103元到105元,月薪就是1萬8,780元到2萬元左右。儘管偶爾會多一點點(例如大學生畢業的22K),但在扣除掉投入到教育的費用後,實際上每個基層受雇者之間的待遇是差不多的。而基本工資的調漲與否,都會影響到這日益廣大的基層受雇者們的收入狀況,自然也連結上了資方的剝削程度。集體看穿資方的騙術有人或許又會質疑:調漲基本工資未必會改善勞工被剝削的程度,反而是根本讓邊緣勞工失業,連被剝削的機會都沒有了!這類說詞我們並不陌生。有趣的是,筆者這幾年也觀察到,從2007年要調整基本工資,特別是基本時薪要從66元大幅更改計算公式調為95元時,資方、親資方學者、政府官員一再放出的「再調,企業就要倒了!」、「企業倒閉,工作機會也會減少,勞工也遭殃」等恐嚇說詞,越來越沒說服力。青年們也從現實的經驗中摸索出了一套看穿恐嚇說詞的能力,而開始會相信,基本工資調漲是改善他們所得的合適措施。如同我的朋友在臉書上寫道:「看到那些自以為經濟學者的傢伙,一成不變只會靠腰基本工資提高失業然後害死勞工,我就想起當年基本時薪一口氣從66調到95時的事情,台灣有倒嗎?那種自以為是的新自由主義,從頭到尾只是假說而已,工資的形成最好只是供需平衡那麼簡單,實證數據拿出來嘛~~只會講供需,我阿嬤不識字都能當經濟學家。」說得逗趣,但倒是事實。在網路上的討論區我們也越來越能看到,反對調漲基本工資的青年在減少(這類聲音在2007年時還算不少),要求調漲,並求要求「落實」的青年則明顯在增加(例如,近來有個新興的青年學生團體,名稱就叫「說好的時薪103呢?」,實在很可愛)。這不啻是個從集體經驗中「看穿資方騙術」的過程。綜上所述,筆者想再次表明的是,基本工資的調漲,是整體勞工與資方鬥爭,要求搶回應有的經濟果實的其中一環。它不只是會幫助到少數的邊緣勞工,更是涉及整體勞動階級。從經驗中,它沒有立刻造成失業率的明顯上升,也沒造成明顯的通貨膨脹。要追回我們應有的經濟成長果實,基本工資還大有調漲的空間。但問題是,基本工資作為一項高度受政府控制的工具,而這不論藍或綠的政府,又是立場上甚為明確的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勞方能夠透過基本工資鬥爭而改良、拿回自身創造出來的價值的程度,必然無法達到明顯危及資方利潤率的程度。只單單在基本工資一戰鬥爭,並不足以拿回我們應有的,也不足以改變現狀。這次馬政府透過時薪與月薪脫鉤來拒絕調漲,表現了這樣的事實。過去扁政府執政8年來只調漲一次,也是如此。我們能期待的是,這廣大青年「看穿資方騙術」的眼光,是否也一併看穿了資本主義的勞資對立,以及資產階級政府的立場。而在看穿之後,採取必要的行動,來根本改變它!(英國倫敦大學Goldsmiths學院社會學博士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