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牠當他的眼睛 陪他勇敢走下去

中央廣播電台/劉品希 2012.09.27 00:00
導盲犬在台灣並不多見,但視障者與導盲犬間的動人故事卻在社會各個角落默默上演。導盲犬為人類奉獻一生,引導視障者走在安全的道路上,更帶領他們邁向人生的希望。因此,別忘了在給視障朋友們多一點幫助予鼓勵的同時,也要對導盲犬獻上最高的敬意。

◎默默守候 牠當他的眼睛

日本以導盲犬為主題所拍攝的電影「再見了,可魯」賺人熱淚,同樣感人的真實故事也發生在台灣。台灣研發盲用電腦先驅的張國瑞是位傑出視障人士,在他過去12年的生活中,只要外出,他的身影左方,必定會出現另一個影子。那個影子的腳步輕巧靈活,卻也異常堅定,每邁出一步,總穩穩落在最安全的地方,那是上帝賜給張國瑞的另一雙眼睛,他的導盲犬,Ohara

張國瑞表示,幼時因意外和疾病導致他的雙眼全盲,他的生命有太多不圓滿,然而,在遇見Ohara後,他的人生全然改觀。張國瑞說,Ohara以直接、純粹的愛,以及無條件的信賴,涓滴灌溉他的心田,守護他的每個步伐,一晃眼,就是12年。

◎訓練難度高 導盲犬養成不易

台灣導盲犬協會培育全台九成的導盲犬,協會公關Joyce表示,培育一隻導盲犬約須耗費2年半的時間,導盲犬的訓練分為寄養家庭、引導訓練、共同訓練3個階段。她說:『(原音)導盲犬從出生開始、2個月以後,到2歲半的這個期間,是整整的一個訓練的期間。那第一年會在寄養家庭學習一個好的生活習慣、養成一個好的習慣。那滿1歲之後到2歲半之前,牠會到導盲犬協會的訓練中心,來接受學習當一隻導盲犬應該要有的技能和指令。我們會去篩選出最適合這位視障朋友的導盲犬,然後讓他們先進行一段短時間的同居,然後確定彼此都能互相適應了、互相接受了,我們才會再進一步進行導盲犬的共同訓練。』

Joyce指出,根據國際導盲犬聯盟的評估,理想的視障者與導盲犬比率應為100:1;目前台灣的視障者約有6萬名,但是現役導盲犬卻只有30隻,落差相當懸殊。她說,導盲犬訓練難度高,在訓練過程中,約有近一半的狗兒因無法勝任而遭到淘汰;此外,培育過程所須投入的大量人力與經費,更是協會的沉重負擔,因此導盲犬在台灣還需要各界更多的支持。她說:『(原音)其實導盲犬是全世界所有工作犬中最難訓練的犬隻,因為一般的工作犬,他的訓練師就是他的使用者,比如說像警犬、軍犬、救難犬、緝毒犬,而且牠們工作的地方是一個特定的領域、特定的區域。可是導盲犬不是,牠是專業的訓練師訓練好之後,然後由仰賴牠的盲人倚靠著牠去做很多的事情,而且牠要主動地去幫助視障者排除障礙,甚至去幫他看有沒有危險的突發交通狀況,所以牠的訓練的難度會非常的高。』

◎耐心貼心 牠毫無怨言

張國瑞表示,Ohara真的會知道而且體諒主人是個盲人,在他要拿項圈圈住Ohara的時候,有時沒有注意到Ohara已經站在他的面前,這時Ohara就會用鼻子碰觸他拿項圈的手,甚至還會自己鑽進項圈和導盲鞍。張國瑞說,當Ohara第一次這樣做的時候,他的眼淚已經忍不住地在眼眶裡打轉。

Joyce表示,協會為導盲犬與使用者配對之後,仍會進行後續的追蹤輔導,並在導盲犬約10歲、屆齡退休後,為牠安排收養家庭、安享晚年。Joyce說,導盲犬為視障者辛苦工作,老了以後換明眼人服侍牠,這是公平、美好的回饋。她說:『(原音)牠老了啊,牠工作為人類花了大約8年多的時間,把牠幾乎大半輩子的生命都奉獻給人類,牠其實在牠的晚年,是需要被好好照顧的。』

◎再見了,Ohara

Ohara已經高齡14歲,牠在2年多前退休,從Ohara離開後,張國瑞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漸漸釋懷。他說,他去看過Ohara幾次,知道牠過得很好,所以很放心、也很高興,希望牠在新環境能夠過得快樂。Joyce也說,即使導盲犬卸下工作犬的職務,協會仍會定期訪視,這些導盲犬永遠都是協會的一份子。

◎遇見天使 重燃生命希望

在張國瑞的心中,Ohara不只是隻導盲犬、更是親人,在他的人生路途中做最重要的支柱。從張國瑞與Ohara身上,讓人看見人世間最無私的付出、最毫無保留的情感,以及最深刻的羈絆。

導盲犬是上天賜與人類的天使,牠搖著尾巴,將愛與信任的力量灌注到每一個孤獨絕望的靈魂裡,賦予視障者自由與希望,帶領他們跨越障礙黑暗、迎向幸福溫暖的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