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馬利北部戰亂 學童返校遙無期

立報/本報訊 2012.09.2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馬利的新學年即將開始,但是被伊斯蘭主義人士控制的北部地區,有數百所遭關閉的學校不太可能跟大家一起開學。據《衛報》報導,上學年該地區有數以千計兒童根本無法好好上課。先是學校教師因為延長罷工,讓課程無法進行;在2012年初,反抗軍圖阿雷格族(Tuareg)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MNLA)又占據了加奧(Gao)、基達爾(Kidal)和廷巴克圖(Timbuktu)等城鎮。接著,MNLA和來自北非伊斯蘭蓋達組織(AQMI)、信仰捍衛者(Ansar Dine) 和西方聖戰統一運動(MUJAO)等團體的伊斯蘭反抗軍發生衝突,學校被迫關閉,父母為了安全起見,根本不讓孩子出門。在衝突中獲得勝利的伊斯蘭主義人士宣布,他們將在整個馬利北部地區實施伊斯蘭律法,要求建立可蘭經學校,讓女孩無法和男孩在一起接受教育。難民竄逃 學習中斷雖然馬利總統任命的新政府已於今年8月上任,但該國教育部截至目前為止,仍無法採取太多行動,讓兒童重返校園。「這對兒童心理產生重大影響,對整個國家也是。我們要如何訓練下一個世代?」馬利教育部基礎教育處處長德拉曼(Maiga Dramane)表示,「但你們期待我們要怎樣說服他們重開學?他們可是拿著AK-47指著我們。」除學校被迫關閉外,數以千計民眾紛紛逃離北方,最新的數據顯示,境內難民的人數至少達到17萬4千人;而棲身布吉納法索、尼日和茅利塔尼亞等國難民營的難民有20萬人,他們也少有能獲得教育的機會。只有部分逃到首都巴馬科(Bamako)的兒童,有機會接受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馬利政府共同合作舉辦的補充課程。根據估計,目前約有1萬2千境內難民逃到巴馬科與親戚同住,這些治療課程希望能夠幫助原本要在7月底接受期末考的流離失所年輕人。馬利政府承諾,將為他們在10月份舉行補考。「當我聽到政府開始這些補充課程時,我人在茅利塔尼亞;但我告訴家人我要去巴馬科。」19歲的拉拉(Lala Zeinab Elmouany)表示,他的家鄉在廷巴克圖,「我一心一意只想著我的測驗。我這麼努力讀書,如果沒有讀書,我這輩子那都去不了。我想要讀大學。今年以來,我只有幾週可以讀書。我都快把學過的東西忘光光了,我會盡力通過考試。」教育體制瀕臨瓦解許多來自北部的教師也在伊斯蘭主義份子的威脅下,紛紛南逃,因為他們曾經被政府聘用,教授世俗化的教材。「他們憎恨公立學校體系,我還能做什麼?我不會教授《可蘭經》,我接受的是專業訓練。」過去在廷巴克圖教授物理和化學的教師麥加(Souleymane Maiga)表示,「我必須要離開,但所有老師都到這裡來了。我根本沒有指望,找到任何工作。」馬利辦學不彰由來已久。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該國的15至24歲男、女成人識字率分別為47%和31%。數以千計兒童,特別是女孩,根本無法讀完小學。大多數富有的父母會將子女送進私立學校,學費可能高達每年1千美元。「這些北部學校的關閉讓目前已艱難的情形更加惡化,對於整個體制造成更多壓力,特別是3月政變後,部分外國援助者已暫停援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巴馬科教育計畫主任哥比納(Euphrates Gobina)表示,「我們目前只能幫助一小部分兒童,但那些1到8年級的學生目前並無法得到任何幫助。」目前,遭伊斯蘭主義人士控制的北部地區,重回政府控制的時間遙遙無期。馬利總統已正式要求地區組織西非國家經濟聯盟(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出兵協助馬利軍隊征戰該地,但此舉在馬利國內仍在爭論,部分參與3月政變的軍人認為,他們絕不接受外國軍隊踏上馬利領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