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滿意度低落 高教評鑑被死當

立報/本報訊 2012.09.25 00:00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高等教育評鑑施行以來,校園內部反對聲浪不斷;25日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公布7百名高教從業人員對於評鑑制度的問卷調查結果,滿分1百的問卷中,對現行評鑑制度的平均滿意程度僅有24.4分。高教工會直言,根本就是「死當」,連補考都沒機會。其中,7成5受訪者不認可評鑑成效,並認為評鑑制度的運作與當初希望提升教學品質、滿足學生需求等目標背道而馳。高教工會也呼籲教育部懸崖勒馬,暫停第二週期評鑑,並且重新檢視評鑑制度。▲高等教育產業工會25日公布高教人員對於評鑑制度的問卷調查結果,滿分100的問卷中,評鑑制度的平均滿意程度僅有24.4分。(圖文/楊萬雲)高教評鑑制度2006年正式上路,至2010年已完成第一階段79所學校、1,908個系所的評鑑工作。雖然評鑑制度期待能提升整體教學與研究品質,但根據高教工會調查發現,許多教師認為這套制度對於學術發展與提升教學品質毫無幫助,只是讓高等教育陷入「形式主義」的風氣。干擾教學與研究高教工會在今年8月進行的問卷調查中顯示,8成9的受訪者認為系所評鑑嚴重干擾教學與研究,而8成的受訪者不信任評鑑結果,另外高達7成8的教師認為委員實地進行評鑑,不一定能瞭解現場教學品質。在評鑑委員的專業能力部分,7成受訪者不認同委員具有專業能力、也不認為委員受過專業訓練,8成以上質疑委員帶有個人主觀意見。至於評鑑成效,約7成5受訪者認為評鑑並無法達到「讓學生學以致用」、「提升系所教學品質」、「提升教師素質」等目標。在評鑑總體表現上,僅有2成受訪者認為評鑑能提升教育品質、願意支持第二週期的評鑑繼續實施。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周平表示,高教評鑑制度僅僅加強了阿諛奉承的風氣,「校方在評鑑委員要來的當天,要求所有同仁在門口列隊歡迎,甚至還有鑼鼓隊在旁邊迎賓,就像皇帝出巡一般。」而校方為了應付系所評鑑中師生比的要求,企圖讓比例數字好看,不惜將通識中心所有老師解聘後安插至個系所充人數,「毫不考慮這些老師是否適合在該系任教,另外也嚴重破壞高等教育多年來累積的通識教育。」而問卷中開放問題的結果分析顯示,多數受訪者對於評鑑抱持負面看法,4成受訪者認為評鑑只是在做表面功夫、消耗預算和練習寫作文,1成2的受訪者認為評鑑強化了企業與政府管制大專院校。而另外1成2的受訪者則認為評鑑圖利了教育部和評鑑高官。破壞系所原先特色周平表示,由於當初評鑑的內容讓人無法瞭解究竟該怎麼做,為了應付評鑑,系上只得參考他校評鑑報告照抄一遍,「結果每個相關系所的評鑑內容都大同小異,也破壞了一個系所原有的特色。」周平更痛批,評鑑項目中有一項「目標特色」,「但所謂的特色並不一定是具體的東西,可能是教學過程中潛移默化的過程,如今評鑑制度卻要求寫下一個具體的目標特色,結果反而讓『特色』僵固化。」▲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周平痛批,整套評鑑制度真正受益的是那些藉由評鑑發財的學者。(圖文/楊萬雲)為了讓全校都能順利應付評鑑,系上更召開多次師生會談,訓練學生背誦目標特色,讓學生在面對評鑑委員詢問時能夠流利應答。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輔大社會系教授戴伯芬直言,學校為了擔心學生無法記下這些「特色」,在校內製作許多旗幟標語,讓學生隨處都可看見這些「小抄」。周平也痛批,整套評鑑制度真正受益的僅是那些藉由評鑑發財的學者,「這些學者受邀到各校演講,分享如何通過評鑑。我們學校也曾邀請某位過去在評鑑中心任職的私校教授來演講,內容淨是教學校如何造假通過評鑑。」評鑑制度引發教師反彈,問卷中1/3的受訪者主張應該廢除評鑑制度,27.2%受訪者認為應修正現行制度。16.1%的受訪者強調以自主、多元或自評方式進行取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長陳政亮也建議,各個學門應該根據自身需求,邀請在教學與研究上有良好聲望的學者針對系所的課程與教學現場給予建議,而不是一同樣一套標準去量化評分一個系所的內容。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