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馬英九絶地大反攻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2.09.25 00:00
當台灣內部陷入經濟困頓、民生凋敝的時刻,馬英九卻是出手大幅調整外交、國安人事,民眾看得一頭霧水,民進黨則是誤解為「馬政府藉此化解陳冲倒閣危機」,完全沒發覺馬英九這次出牌,其實是具有內、外多層重大意義。 馬英九上任總統以來,接連遭遇國際整體情勢的大衰退,由於領導人的個人能力不足以因應眼前變局,導致台灣所受到的傷害,比起亞洲其它主要國家是更為嚴重,批判聲浪逐漸從在野黨擴及至社會大眾,乃至於連國民黨自家人都替馬英九貼上無感、跛腳的標籤。 當年陳水扁是因為「貪腐」而導致政權動盪;如今的馬英九,則是因為「無能」而幾乎要喪失統治正當性。儘管扁、馬兩人性格迥異,但在面對個人政治危機時的處理方式卻是殊途同歸,也就是視而不見、剛愎自用、不動如山。 問題是,當年國民黨面對貪污政權,還能義無反顧的號召百萬人民上街倒扁,讓民進黨政府的處境猶如風中殘燭,只能無力的等待任期到來,交棒換人。但現在的民進黨主席,卻是「吃碗內、看碗外」,一心只想著如何替自己鋪好總統之路,把重心全部都放在求取黨內的「人和」,自甘放棄扮演稱職的監督者角色,只會一昧的逢事必反,完全提不出實質對案;甚至還拋出一個幫內閣解套的「倒閣案」,讓陳冲得以安穩度過未來一年,堪稱是馬政府的最佳鼓掌部隊。 因此,即便國內政局及經濟情勢搞得天怒人怨,馬英九卻懂得如何利用民進黨的權力矛盾,偷偷將施政重心轉向外交,順著「美國重返亞洲」、「中國大陸崛起」兩大變局,東海和南海成為最具危險的火藥庫,在大國博弈的結構衝突中,利用常態化的緊張國際情勢,讓台灣扮演美、中、日三方之間的槓桿角色,期待透過外交利多來化解內政上的危機。 然而,行事作風一向保守的馬英九,如今為何能一反常態,大膽的「在象群中跳舞」?這種外交上的連串攻勢,即便馬英九沒明講,但不難想像背後其實就是金溥聰在背後操盤。 因此,在這樣的基礎上,就不難理解為何馬英九會對外交、國安人事做出如此安排。因為,既然整齣戲既然是由金溥聰一手主導,他當然就是最適當的駐美代表人選;而王郁琦接任陸委會主委,表面上看似明顯不適格,但這項佈局的目的,不是在於「由哪位兩岸專家來主導兩岸業務」,而是要清楚傳達出未來馬政府的任內,將以「一條鞭」的思考模式來處理美、中、台三邊關係。 把話講得更白,就是未來三年半,華府將成為台灣另一個決策中心;而王郁琦則可能直接受命於金溥聰的指揮。換言之,金溥聰除了是駐美代表,更是陸委會的「太上主委」。 相較於民進黨執政時台灣似乎成為美國的第五十一州,隨著美國、日本亦步亦趨,期待自己能成為「美日安保」中被保護一方。如今,當國際情勢轉變,台灣有機會在美、中、日等大國間扮演較為吃重的角色,內政上交不出成績單的馬英九,已經被逼得把焦點移往外交,打的算盤無非是希望透過「親美」態度爭取台美FTA,再搭配兩岸ECFA,以成為台灣脫困的「雙翼」。 不僅如此,從二OO八年以來,兩岸事務長期是由連戰、吳伯雄、江丙坤等大老把持,馬英九即便貴為總統,也只能扮演共治、合作的角色。但以「清廉」自居的馬英九最無法接受的是,一群國民黨大老竟利用兩岸交流大發其財,甚至是官商勾結,有關連、吳、江家屬涉及兩岸商業利益的傳聞層出不窮,所以馬英九撤換江丙坤的用意,當然也就是要藉此徹底剷除連、吳、江的政商系統。 所以,日前江丙坤罕見的召開「辭職記者會」,一席「歲華逼人,休致有日」的感嘆,就隱隱透露出身不由己的味道。 但「相對被剝奪感」最強烈的恐怕不是江丙坤,而是連家人。 因為,被視為二O一四指標選區的台北市長,馬英九原屬意由行政院副院長江宜樺接手;但當連戰之子連勝文傳出有意參選台北巿長後,媒體民調就始終強壓江宜樺,這番情勢若不改變,恐將打亂馬英九設下的接班節奏。 因此,馬英九在稀釋連戰影響力的同時,也等於是暗示連勝文要知難而退,趕快忘記台北市長的美夢。否則,現在就能斷言,爾後當國民黨舉行黨內初選時,「連勝文」這個名字,肯定會常常登上數字週刊的封面人物。 曾推著馬英九闖過最後一里路的「中美合作牌」,如今繼續成為馬英九鞏固政權的王牌。儘管過程必然伴隨極大風險,但至少到目前為止,北京選擇以「內部事務,予以尊重」回應,某種程度已經算是表態支持。 反觀民進黨,因領導人知識有限,導致無法及時看出馬政府的操作手法,只能跟著電視名嘴的基調隨波逐流,落得「親美不成、反中無力」,未來恐怕要等到蔡英文回鍋接手黨主席後,整個黨才有脫困的一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