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南方朔觀點-台灣更需要安哲秀奇蹟

中時電子報/南方朔 2012.09.25 00:00
  近十餘年來,我從不隱瞞對南韓的推崇。南韓從一九九二年起,基督教就已是人口最多的宗教,它正式脫離了「儒家文化圈」,整個思想文化已完全清洗了一次,它們關切抽象的原理原則的思考,不在行為互動層面上繼續糾纏。它正式走向「強社會、強企業、強政府、強國家」的新方向。我的這種「四強」概念,曾在《天下》寫過文章,在新加坡及北京都有了迴響。   而現在,韓國正在發生另一種可能的奇蹟,這個奇蹟如果真的能實現,對全世界的民主政黨政治必是一個重大的里程碑。那就是韓國安哲秀以個人身分出來角逐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總統選舉大位。   十九世紀政黨民主發展的初期,就已有許多傑出的思想家指出,政黨民主其實存在著一種極為致命的危機。那就是它會造成政黨及選民的僵固化。政黨會用一套意識形態及利益結構灌輸給它的選民,使這些選民喪失了自主的判斷能力,最後會黨大於國,黨大於人民,民主政治會被帶到反民主的方向。   今天全世界幾乎所有的政黨民主社會,差不多都陷入同樣的困境,政黨形同一個個特殊利益的幫派,選來選去都是同樣一批政客。他們綁架了選民和國家,形成了一個個的超穩定機制,如果國家運氣好,像南韓,還可能出個李明博,但李明博只是異數,李明博之後呢?   就以台灣為例,國民黨長期壟斷權力,它已是個龐大的利益共同體,也長期掌握了宣傳機器,早已教化出一兩個世代的服從型選民;它對別的政黨極盡醜化之能事,已造成了選民不論公是公非,只問政黨偏好的惡劣習性。這個黨如果是在民主早期的社會,其能力如此之差,可能早已被推翻。但在目前,它卻可以繼續苟存。現在的政治、政客之所以無感,乃是政黨政治已形成了一種利用政黨的惰性保障無能的機制。國民黨之所以敢於無能,乃是它相信它有龐大的死忠選民。   因此,政黨民主,其實是很容易造成無能貪腐的;政黨的僵固,會形成選民的僵化,會把民主帶到反民主的方向。而要打破這種民主的陷阱,一定要改變政黨民主的陋習,而現在南韓正在上演的就是齣民主的新戲。   今天的南韓有執政的「新世界黨」和在野的「民主統合黨」,兩黨已相當固定,選民也相當穩定。由於李明博自己很優秀而當選總統,但像他這麼優秀的領導人其實很難保證,在他之後,遂有了前獨裁者朴正熙之女朴槿惠的再起;由於南韓也是朝大野小,大選的結果極有可能是在野的「民主統合黨」候選人文在寅敗給朴槿惠。如果朴槿惠當選,韓國的保守勢力難免大幅上漲,把韓國帶向不確定的未來。   於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安哲秀出現了,他當過醫生,有美國名校賓州大學工程及企管碩士,自己創立南韓最大電腦防毒軟體製造公司,捐給慈善機構超過兩億美元。他後來從事學術研究,為首爾大學融合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他這種人是典型的夢想人物,他超越了南韓的藍綠之分。執政黨很容易抹黑文在寅,但藍綠的意識形態不可能用在安哲秀身上,因此如果現在投票,安哲秀會贏朴槿惠五個百分點,而朴則會贏文在寅五個百分點;安哲秀與文在寅將會在十月份協商,是否只推出一人參選。如果安哲秀出線,南韓的政黨僵局即可被打破,相信對全世界也會發揮示範作用。   政黨政治其實並不是個好制度,它很容易讓平庸政客藉著掌控政黨,然後利用政黨及選民的僵化而黨同伐異,掌控權力而誤國誤民,台灣就是個典型例證。台灣要打破國民黨的壟斷,靠民進黨其實是很難的,台灣比南韓還需要像安哲秀這樣的人物,這也是我對南韓的變化非常關心的原因。當南韓出現政治奇蹟,台灣才會有奇蹟!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