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社論:保釣跨出第一步

立報/本報訊 2012.09.24 00:00
9月23日,台灣終於舉行保釣遊行。自從日本開始渲染購買釣魚台,圍繞在釣魚台的任何事件或爭議都引起世界媒體注目。日本政府不顧台灣與中國大陸政府強烈的反對,依然我行我素,激起了全世界華人共同的憤怒與譴責。到了9月間,憤怒與譴責轉為行動,全球華人聚集的城市幾乎都有保釣示威遊行。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台灣。諷刺的是,釣魚台直屬台灣;而在台灣領土被人侵佔之際,唯一沒有示威抗議的,竟然就是台灣!

這個諷刺的現象,終於在23日由人人保釣大聯盟發起的923民間保釣大遊行終止了,台灣的保釣運動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在慶幸台灣終於舉行保釣示威遊行之際,人們注意到,923保釣大遊行雖然有數千人走上街頭,但是年輕人以及社運人士不多。這兩類人通常是台灣街頭運動的主要參與者,為何對保釣運動反應如此冷淡?

如果我們考察台灣人民對保釣的態度,這個冷淡的反應就更值得擔憂。歷次民意調查都發現台灣民眾主張保衛釣魚台的人數都佔7成以上。年輕人與社運人士顯然與台灣民意有相當落差。對年輕人而言,這表明年輕世代不會繼承台灣的社會價值;對社運人士而言,這顯示社運與民眾的要求脫節。兩者都令人憂慮。

我們的年輕人生於安逸,並且在高度商品化的社會形成十分功利的態度。釣魚台主權事不關己,因此不會熱心參加保釣活動。這不僅發生在保釣運動上。許多社會評論家都注意到,台灣年輕人對國家大事或國際局勢興趣缺缺。

社運人士本來是社會批判與改革的啟動者,是社會良心的代表。台灣的社運人士也的確具備高度的理想性格,經常站在社會弱勢者的立場來進行社會運動。但是她/他們對弱勢者的定義似乎專注於國內的弱勢族群,卻很少注意到國際社會的弱勢者;她/他們勇於對抗國內的強勢者,如國家機器、資本家,等等,卻很少反對國際上的強勢者,如帝國主義、軍國主義等等。

我們過去曾經分析過,保釣的深層意義是反抗日本軍國主義,是國際反帝運動的組成部分。但是,台灣的社運人士長期對國際問題缺乏興趣,在此情況下,對保釣運動反應冷淡,也就不難理解。然而,這也反應台灣社運人士的一個重大盲點:她/他們弱勢者的立場是跛腳的,缺乏思想上的一貫性。

保釣大遊行暴露了這兩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我們期盼經由保釣運動未來的進一步發展,能夠有助於改進這兩個令人擔憂的問題。923大遊行跨出了保釣運動重要的一步,但是還有更多步等待跨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