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房屋繼承 吳宗憲 募款

公主漫步雲端:承襲父權文化的孝服孝誌

立報/本報訊 2012.09.24 00:00
■卡蜜兒內政部今年出版了《現代國民喪禮》,將「性別平等」納為全書的重要觀念,對於過去喪葬禮俗「還存在許多以父權意識為導向和不符性別尊重觀念的儀節及做法」進行了一些觀念上的澄清與做法上的建議,尤其在尊重多元性別的部分,由官方明文進行說明與建議,是這本書最大的貢獻之一。不過,一個承襲已久的文化與制度的改變,會需要很多時間與思考。在這本書中,我覺得頗為可惜之處,是第二章流程篇裡,關於「喪服」的從舊。傳統的喪服,其親疏關係,是整個父權社會的縮影,書上提到「由親到疏依序用麻布、苧布、藍布、黃布、紅布來區分其遠近關係」,可是這種親疏關係,除了「血緣」外,影響更深的是「婚姻」這個社會制度。在孝誌參考表上,逝者的子女輩中,孝男、孝媳、未嫁孝女用的孝誌是「麻布」;而已嫁孝女,用的是「麻布內、苧布外」的孝誌。在這個分類中,可以看到社會制度凌駕血緣的區分。同樣是逝者的子女,兒子用「麻布」,已經結婚的女兒用「麻布內、苧布外」;反而與逝者沒有血緣關係的媳婦穿的孝是「麻布」。就是說,無論已婚未婚,逝者的兒子都穿一樣的孝,但是女兒則因為婚姻關係而穿不同的孝。當我在演講時提到,已婚的女兒,在父母的喪禮中,因為婚姻關係,而不能為父母穿麻布孝服時,有女性學員的眼淚就這樣流了出來。為什麼女性一但結了婚,和自己的父母之間就要多隔一層黃色苧布?反觀與逝者沒有血緣關係的媳婦,卻穿著比親生女兒還要更重的孝。這層麻,恐怕也是許多身為人媳,在婚姻生活中,所揹負的重擔!一樣是姻親關係,女婿這個身分完全不在孝誌參考表上,只有在孝服的最後四行提到「女婿雖名為半子,但因是異姓姻親,所以其孝服自古不重,若其妻為獨生子女或與岳父母同住者又另當別論」。因此女婿這個身分,在岳父母的喪禮中的確也如其孝服般不被強調。我看到的是,當媳婦、女兒、兒子及其他子孫行跪拜禮時,女婿真的一如他們的身分:「外人」,站在旁邊俯視跪成一片的太太、小孩。這些孝服、孝誌,不只區分了關係,甚至還把父權關係裡的權力/利、義務關係都標示了出來。把許多女性對父母的深情重義排除在外,又強勢地把許多女性對夫家內心感覺遙遠的疏離強行納入,再賜女婿一個「外人」名號,如同默認許多父權男性可以在婚姻關係裡逍遙。這般的喪服,怎算性別平等?(家庭合作事業協會總幹事)

社群留言